秋羽毛 作品

第2章 茶館開張

    

“也不是阿孃叫我來找人的,是她喝醉了之後告訴了我這個秘密,但是酒醒她又不承認了,非說是我當時惹她生氣,她故意騙我想讓我傷心的。”赫連飛心裡很酸,眼淚掉了下來。他抬手用力擦去了淚水,“我怎麼問她都不說實話了,也不讓我再問那玉佩主人的事,說那玉佩其實是她在外麵撿到的,後來丟了。所以我就想自己出來找人,也許找到了玉佩的主人我就能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誰的兒子了。”傅老太爺推了推傅昭寧。“昭寧,他還是個孩子。....-

這幾日,葉婉英確實對喬瑜喬公子的財力有了個新的認知。她感覺自己才找塊滿意的石頭坐下一會兒,就有喬公子的人趕來了。她還冇記住那幾個人的臉呢,乾淨的房子已經被收拾出來了。

之後,第一日,房屋修繕完畢;第二日,桌椅及其他用具都搬了進來;第三日,在茶館前圍了個小院落,掛好了招牌;第四日,也就是今天,店小二和廚子都找好了。

麵容嬌俏的少女坐在二樓的欄杆上,手裡拿了個粉嫩的桃子,居高臨下地望著站在一樓的三個人。

喬公子一如既往地恬淡自如,正坐在櫃檯後麵看著賬本。而那另外兩個人呢?

一個胖胖高高的,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手裡一直耍著菜刀的花活,自通道:“葉姑娘,我姓高,家裡祖傳三代都是廚子。”

雖說茶館主要是賣茶的,但畢竟荒郊野嶺的,如果客人有需要,倒是可以提供一些簡單的吃食。

一個瘦瘦小小的,瞧著不過十幾歲,臉白白淨淨的,整個人還有些膽小:“我……我姓丁,多謝姑娘和公子的收留,我可以做好店小二的。”

葉婉英啃了口桃子,覺得這果肉鬆脆酸甜可口,待嚥下了,才慢悠悠評價:“這廚子看著是挺像回事,但這店小二……未免膽子太小了吧。”

喬瑜解釋了一句:“他是路上撿的,無家可歸。”

說完繼續計算這幾日花費的成本。倒不是他在意這點錢,而是葉婉英一直說要知道賺多少纔夠本,他這纔在這裡記賬打算盤。

就為這事兒,葉婉英還鄙夷了他一句,說他花錢大手大腳,連自己往外出了多少銀子都不知道。

“無家可歸?”她眨了眨眼,“也行吧,不過丁……你叫什麼?”

“丁纓。‘鮮冠組纓,絳衣博袍。’的那個纓。”那少年急忙道。

葉婉英雖知道些名詩,但並不是飽覽群書之人,她冇聽懂:“啊?”

“出自《墨子》,你還讀過書?”喬瑜停下了手中的算盤,抬頭看向少年。

丁纓撓了撓頭:“是……但現在不讀了。”

葉婉英眯著眼瞧了瞧對方那白嫩的肌膚,暗道這怕不是什麼離家出走的小少爺吧。又或者,是家中糟了變故,讀不起書了?

“行,丁小二,你隻記住一句話就行:來者皆是客。若是有不好應付的人,儘管找大老闆我就行。”葉婉英不在乎那麼多,隻要現在這人能用就行。

“是,大老闆。”少年立刻應道。

高坐欄杆上的少女擺了擺手,讓他們去忙自己的活兒去。待那兩人離開去了後廚,她就一下子從二樓躍到了一樓,那動作跟飛似的,幾下就到了櫃檯那裡。

喬瑜毫不驚訝她會有這樣的身手,繼續忙自己的。

葉婉英湊近瞧了瞧這些她也不太懂的賬,清脆開口:“喬公子?”

“怎麼了?”

“嗯……”她眨了眨眼,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那個丁纓的纓字究竟是哪個字啊,怎麼寫?”

她覺得自己好歹是店小二的老闆,卻連人家的名字都不會寫。

喬公子聞言倒是冇有笑話她,隻是取出一張乾淨的新紙,提筆在上麵寫下“纓,冠係也”。

“《說文解字》裡是這麼解釋這個字的,這下姑娘可想起來了?”他溫聲如舊,倒真是一副耐心好脾氣的樣子。

葉婉英點點頭,瞭然道:“想起來了,朱纓寶飾的那個纓嘛,這我還是知道的。”

“嗯。”喬瑜附和了一聲,便繼續算賬。

少女閒著冇事乾,便搬過來個凳子,坐在他旁邊繼續啃桃子,邊品那甜味,邊瞧著對方算賬的樣子。

說實話,雖然店麵大,但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平常冇那麼多人來,所以就招兩個人便夠了。

至於之前忽悠對方說這裡有商機的話,倒也不假,但不是這個時候。畢竟,最近江湖上還挺平靜的。

而這新開的茶館內,自然也是一派平和,就如那光滑靜謐的水麵,直到有人闖進來前,絲毫波瀾未起。

或許誰都冇想到,這裡剛開張,便迎來了那麼大動靜的生意。

“姑娘,三思啊姑娘。”外麵傳來一位青年慌張的勸阻聲。

“滾,少礙事。”另一道聲音偏中性,但聽得出是個女子的聲音。

支著腦袋趴在櫃檯旁睡了半天的葉婉英一下來了精神,她打了個哈欠,喊道:“小二,迎客。”

“哎。”丁纓應了一聲,便小跑著出去了,“二位裡麵請。”

待那女子進門,才葉婉英看清了她的模樣:柳眉鳳眼,紅唇皓齒,墨發肆意地披散在身後,紅衣豔豔,身姿高挑。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打量,那女子看了過來,對視的那一刻,葉婉英才知道什麼叫作風情萬種。

“真好看。”她喃喃低語。

旁邊早已算完賬的喬瑜聽了個真切,他抬頭看了那女子一眼,微微挑眉,不太感興趣地敲了敲櫃檯,提醒身側看傻的小姑娘:“回神。”

“啊?”葉婉英眨了眨眼,細柔的睫毛如羽翼般翩飛。

她再次看去,才發現那早已坐下的女子對麵還有一位青年。青年正喋喋不休地說著什麼,而女子則是滿臉的不耐煩。

丁纓當起店小二還挺稱職的,客人點好茶後就奔向後廚去了。

葉婉英瞅了幾眼,自顧自地上前在同一桌坐下了。

那位青年喋喋不休的話語一頓,看向突兀出現的少女。

“在下是這茶館的老闆之一——葉婉英,新開茶館,有什麼招待不週的地方,還望見諒。”她拱拱手道。

“葉老闆好,在下是醉雪山莊弟子,莊生白。”那端坐的青年有禮貌地回報了姓名來路。

醉雪山莊,是江湖上有名的四大門派之一,近幾年隱隱有穩坐第一的態勢。

而這位名叫莊生白的青年膚色如麥,看上去健康不說,整個人還有著一股莫名的浩然正氣。

莊少俠繼續介紹著:“我對麵這位姓姚,姚姑娘想要去往……”

“合歡宗。”姚姑娘接過話頭,美目流轉看向少女,“請問葉小老闆,合歡宗怎麼走?”

“合歡宗?”葉婉英挑了挑眉,興趣更濃了。

那是個曾經盛極一時的門派,位於喬家嶺以北的北域十三城之一。

自從十四年前它掀起正邪之爭後,元氣大傷,已經多年未曾走入各路人士的視野中。

莊生白則皺緊了眉頭。他已經為這事勸了對方好久了:“葉老闆也是女子,想必也知曉那合歡宗不是什麼好去處,可這位姑娘一心想加入進去,葉老闆不如也勸勸她?”

姚姑娘翻了個白眼,姿態慵懶:“本姑娘要去往哪裡,管你這小子什麼事?”

“我身為名門正派的弟子,自然是有責任阻攔民眾誤入邪道的。”莊生白說得一臉認真。

葉婉英左看看右看看,更好奇了:“二位瞧著並不相識?”

“半路相遇,也算是倒黴。”姚姑娘冇好氣地嘟囔一句。

莊少俠並不為此生氣,頗為善解人意道:“姑娘若是真的有難處,不妨告訴在下,在下一定鼎力相助。”

“是啊是啊,本姑娘肯定不會袖手旁觀。”葉婉英點了點頭,隨著附和。

話音落下,那好看的姚姑娘卻垂下眼眸沉默了許久。正巧丁纓上了茶,順便還給自家老闆倒了一杯。

姚姑娘喝了一口茶潤潤嗓子,隨後笑道:“二位倒是俠肝義膽,可我所做也不過一件小事,就不勞兩位了。”

合歡宗宗內弟子多為女子身,修得卻是陰陽相合之術,早年間江湖上的多數英豪莫不是人家的裙下之臣。

這些弟子表麵上風光無限,實則一入此道,邪心□□之風日盛,損耗本正之元氣,年紀輕輕便會容顏衰老,化作無言枯骨。

如今雖早已不在江湖上興風作浪,但其宗派尚在,不可輕視。尤其是姚姑娘這樣鮮妍靚麗的女子,更容易被她們盯上。隻要與合歡宗牽扯上,就絕不是什麼微不足道的小事。

莊生白多次勸阻,不無道理。

“那……我也想去看看這傳言中的合歡宗。”少女清脆的聲音響起,頓時引來了兩人驚愕的目光。

“姑娘你……”莊生白欲言又止,整個人都不好了。

姚姑娘錯愕了一瞬後便又恢複了之前那無所謂的樣子,並不打算勸這位看起來很柔弱的少女。

葉婉英笑了笑,那雙看起來可愛圓潤的眼睛裡藏著些難以察覺的深思:“畢竟這可是曾經挑起正邪之爭的合歡宗呢。”

話音剛落,便感覺肩上放了一隻手,她頓了一下,笑容不變。

也是,能同意來這種地方開店的喬公子,怎麼可能一點武功都不會呢,不過能夠在她未察覺的情況下靠這麼近……也不知是哪門哪派的身法。

喬瑜剛在後廚和高廚子交代了一些事情,再過來時便聽到小姑娘要去合歡宗的話。

“葉老闆,這麼大的店麵,你放心拋下?”他聲音和緩耐心,提醒了一句。

“額……似乎確實不太好。那我就不去了。”出乎意料的是,少女態度轉變地很快,似乎之前所言也不過是一時興起的開玩笑。

姚姑娘若有所思地看向那個站在葉婉英後麵的男人,正對視上對方那冰冷的視線,直覺這人也不太好對付。

“這位是?”她收回視線,又喝了一口茶水,問道。

葉婉英麵上絲毫不見被掃興的遺憾,依然笑嘻嘻的,聽姚姑娘這麼問,當即要鄭重介紹喬瑜。

而喬公子搶在她前麵開了口:“在下姓喬,是這茶館的另一位老闆。”

“哦?”姚姑娘打趣似的在兩人之間看了看,“原來二位是夫妻啊?”

莊生白剛剛結束自己的深思,聽到此言應和道:“確實很般配。”

喬瑜笑了笑:“二位誤會了,我們隻是合作關係。”

“是啊是啊。”葉婉英語氣活潑地應和著,絲毫不為這種打趣感到羞澀。

姚姑娘單手撐著下巴,微微眯了眯眼,略帶威脅地看了喬老闆一眼:“那喬老闆可知,男女授受不親?”意指對方落在葉姑娘肩上的手。

聽懂了他的話,喬瑜並冇有收回手,隻是略帶深意地感歎一句:“原來姚姑娘也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啊。”

“男”字格外讀了重音。聽得清清楚楚的葉婉英眸光閃爍,覺得事情更有趣了。

姚姑娘臉色一變,卻還是很快鎮定下來,又恢覆成之前那無所謂的樣子。

莊生白冇看到對麪人的臉色,隻看到了喬瑜落在葉老闆肩上的手。

他不明所以,疑惑地問:“那,喬老闆還是將手放下來更合適?”一直放著似乎不太好,顯得有些親密了,影響人家姑孃的聲譽。

“自然。”喬瑜收回了手,走到桌子的另一麵坐了下來,“我剛剛聽到兩位似乎有什麼難處?在下不才,說不定能提供些辦法。”

葉婉英瞧了瞧,坐在自己對麵的喬瑜還是那個儒雅隨和的君子,言語行事從容不迫。

她又看向紅衣女子,眨巴著大眼睛,語氣天真:“姚姑娘不妨說說,喬公子可厲害了。”

喬瑜瞥了一眼故意捧高他的小姑娘,冇有反駁,依然溫潤地微笑著。

莊生白高興地笑了笑,覺得果然江湖上還是好人多。

姚岸師來回看了看這三人——一隻微笑狐狸,一頭傻麅子,一朵嬌豔食人花。也真是絕了,他就不該今日來這裡。若是他不說出具體緣由,怕是出不了這茶館的門了。

他收斂了笑容,冷聲道:“此事至關緊要,要看三位能不能管住自己的嘴了。”

莊生白猛地一拍桌子,高聲道:“姚姑娘放心,我必然保守秘密。”

聽了這麼大聲的一句喊,葉婉英一腳就踹了過去,恨鐵不成鋼:“你這麼大聲,給誰保守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急忙壓低了聲音,臉都紅了。

喬瑜看了一眼周圍,安撫道:“冇事,茶館的兩個做事的都去休息了,這裡再無旁人。”

姚岸師冇有立刻開口,沉默了半晌,才一臉平靜道:“諸位也知曉合歡宗是什麼去處,我此行,是想從中找一個人,需要各位保守那個人的資訊。”

他垂下眼眸:“她是我的妹妹,我不希望救出她後,她會因為合歡宗而被人非議。”

-說出來,我真的怕姐姐把我丟在朝雲山裡不管。.”赫連飛看著她這樣子有點兒慌了,他挪動著身子就想從椅上下來,但是腿有傷,一下子撲通摔到了地上,痛得他嘶了一聲。傅老太爺急了,趕緊鬆開傅昭寧就要來扶他。“你這孩子,這麼著急做什麼?快,昭寧,快扶他起來。”傅昭寧看著赫連飛。“姐姐。.”赫連飛見她冇有來扶起自己的意思,心一沉,眼睛都紅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騙你的。”“玉佩的人跟你是什麼關係?”傅昭寧拉著傅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