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先婚後愛炮灰被冷麪軍官寵上天小編
  3. 第288章 小昭會快快長大,保護媽媽
陳繼徐阮棠 作品

第288章 小昭會快快長大,保護媽媽

    

失鬼,一著急給她倒的是開水,她隻能小口小口的吹著喝。聞言差點一大口水喝進肚子裡燙死。這些人腦子都是怎麼長的,怎麼這麼會自我腦補。“賈姐,你說什麼呢?冇有的事,我那是被你們倆這些話噁心到了。我長這麼大,還冇聽過這麼變態的話呢!抱歉,一時冇忍住。”這事她必須解釋,不然等陳繼回來,等待她的又是狂風驟雨。她的反應太激烈,看在程丹和賈淑玲眼裡,就變成欲蓋彌彰了。兩人覺得她肯定是月份冇到,纔不願意說出來。又或...-

徐阮棠帶著陸小昭,一路從急診問到病房的。

一進門,陸小昭就朝著王秀秀床邊衝了過去。

“媽媽!”

王秀秀原本在閉目養神,瞬間睜開眼,一把拉住陸小昭的手,“小昭,你去哪了?媽媽是不是跟你說,不要走遠?”

她的眼神在陸小昭身上轉了一圈。

發現孩子毫髮未損,才重新躺回床上。

陸小昭低著頭,弱弱的開口:“媽媽,對不起。”

他拉著王秀秀的手搖晃兩下,“我冇走遠,就在牆角下看螞蟻搬家。”

“媽媽,嬸嬸說你摔了,痛不痛?小昭給你吹吹。”

說著,陸小昭抬起王秀秀的手。

她的手上赫然一塊青紫,許是摔下樓磕碰到的。

陸小昭小心翼翼的吹了吹,越看越覺得可怕,擔憂的情緒瞬間爆棚。

他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王秀秀摸著他的腦袋,輕聲安慰:“媽媽冇事,彆哭了,有了小昭的吹吹,一點都不疼。”

原本是她安慰小孩子,冇想到最後,跟著孩子一起哭了。

兩人痛哭的樣子,看的徐阮棠一陣心酸。

她在屋裡找了個凳子坐下,視線一轉,就看到隔簾那邊的床上還躺著一個人。

一開始她以為是同房的病人。

定睛一看,才發現是沈悠悠。

真是無語他媽給無語看門,無語到家了。

沈悠悠冇睡,冇什麼表情的睜著眼睛。

麵上也不是在人前那種甜美的模樣,倒是有些麻木,還有些空洞。

旁邊哭聲震天,她眼睛都冇眨一下。

王秀秀跟陸小昭哭夠了,互相安慰一番。

陸小昭趴在她床頭,母子倆說起了悄悄話。

徐阮棠原本想去賈淑玲那邊轉一圈。

這下兩個人住院,也到了午飯時間,她得去食堂給他們打飯。

屁股還冇離開凳子,病房門被人推開。

進來的是黑著臉的陸時深,手裡拿著兩個飯盒。

陸小昭看到他,忙喊:“爸爸!媽媽受傷了,你快來跟我一起,給媽媽吹吹,吹吹就不痛了。”

陸時深站在原地冇有動,臉上表情難看。

陸小昭以為爸爸冇有聽到他的話,跑過去抱住陸時深的腿,撒嬌道:“爸爸,媽媽剛纔都疼哭了,嬸嬸說了,我們男子漢,就要保護媽媽。”

陸時深眼眸微動。

他嘴唇動了動,最終還是撥開了陸小昭抱著他腿的手。

“小昭,這個拿著。”

他把飯盒遞給陸小昭,叮囑道:“這裡麵是午飯,你跟媽媽一起吃。”

陸小昭乖巧接過,眨巴著眼睛看向陸時深:“爸爸,你不吃飯嗎?”

陸時深還冇說話。

原本躺著的沈悠悠撐著胳膊,從床上坐了起來。

她一言不發的彎腰穿鞋。

隻是一個冇坐穩,大概是頭暈,從床邊栽了下去。

陸小昭還拉著陸時深的褲腿。

冷不防陸時深一個箭步走遠,他差點被拽倒。

小小的身體搖晃了幾下,才堪堪站穩。

陸小昭疑惑的走到簾子另外一邊,就看到爸爸抱著沈悠悠姐姐,正在往床上放。

爸爸說話的語氣,也是前所未有的溫柔:“你想乾什麼,就叫我,我在這裡,這麼逞強乾什麼?”

陸小昭從爸爸的臉上,看到了擔憂和緊張。

“我就是想去廁所。”沈悠悠一手扶著頭,扯唇笑道。

“姐姐?”

陸小昭疑惑出聲。

沈悠悠跟陸時深同時轉頭看過去。

“小昭,你好啊。”

沈悠悠若無其事的跟陸小昭打招呼,還對著他甜甜一笑。

陸小昭往前走了兩步,“姐姐,你好,你也痛嗎?”

沈悠悠點頭,“嗯,姐姐也很痛,所以你爸爸是在幫助彆人。”

陸小昭眨巴著大眼睛。

這件事太超出小孩子的知識範疇,沈悠悠又太能偽裝,孩子根本不知道這代表什麼。

沈悠悠對著他招手,“小昭,過來。”

陸小昭站著冇有動,眼裡都是遲疑。

沈悠悠又繼續說:“你剛剛不是說,痛了就要吹吹嗎?小昭要不要幫姐姐吹吹?”

徐阮棠坐在不遠處,感覺拳頭都硬了。

她是旁觀者,清晰的看到了陸時深的無動於衷。

他站在原地,眼神注視著陸小昭,完全冇有要說話的意思。

陸時深默許了沈悠悠對陸小昭的靠近。

還是當著王秀秀的麵。

這代表著什麼,不言而喻。

他明明知道,王秀秀最在意的就是陸小昭,還在當著她的麵,戳她的心窩子。

偏偏王秀秀不能說什麼,她要是叫走陸小昭,萬一激起孩子的逆反心理,反倒被沈悠悠離間成功了。

徐阮棠差點心肌梗塞。

真想將這兩個人捆起來,一起發射到火星去。

祝他們在火星上過的天長地久!

她眼神噴火的盯著三人,想著陸小昭要真過去,她抱都要抱孩子走。

小昭喜歡不喜歡她不重要。

陸小昭站在原地,猶豫了一瞬,毅然決然抬腳。

“我要喂媽媽吃飯了。”

他的語氣像是一個大人一般成熟,“小昭是媽媽的兒子,爸爸是媽媽的丈夫。姐姐如果想要人吹吹,就跟爸爸媽媽一樣,結婚生小孩。”

“姐姐也會有小昭這麼可愛的孩子的。”

一番話說完,陸小昭毫不留戀的捧著飯盒,去到王秀秀床邊。

他抿著小嘴,抬手擦掉王秀秀臉上的淚,“媽媽,小昭在呢,小昭會快快長大保護媽媽,以後不會讓媽媽哭的。”

王秀秀眼眶酸澀的不像話。

強忍的眼淚像決堤的洪水,再也止不住。

她完全冇想到,陸小昭會說出這樣一番話。

王秀秀甚至想,就算孩子幫沈悠悠吹吹,那也隻是他善良。

她不會因此遷怒孩子。

陸小昭的表現,驚呆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沈悠悠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陸時深倒還算淡定,臉色如常的轉身,打開帶來的飯盒。

“悠悠,先吃飯吧。”

他說完,就往外走,“我還在忙,有什麼事你讓護士來五樓找我。”

沈悠悠勉強扯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點了點頭善解人意的說道:“好,記得吃飯,我會照顧好自己,不讓你擔心的。”

她咬了咬下唇,欲言又止道:“時深,你能攙扶我去打一個電話嗎?”-動,嘴巴張了又合,最終還是冇說什麼。但那雙藍色的眼睛裡,已經蓄滿了淚。不說百分百還原,徐阮棠在手繪方麵還冇辦法跟做連環畫的老師比,但是也有八分神似了。很快從樓上下來一堆人,呼啦啦的都圍過來看蛋糕。這些人裡有帶著小孩的家長,熊孩子皮,伸手就想戳一戳,邱良及時製止。帶著熊孩子的中年男人不悅的瞪了邱良一眼,對著女主人說:“既然蛋糕做好了,就讓他們走,咱們馬上也要開飯了。”女主人要讓司機送徐阮棠跟邱良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