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蒲 作品

第3章

    

坐直了身體。“接入成功,讀取訊息成功,人工智慧啟動成功。”“機甲核心智慧庚辰向您報道!”江退鋒眼睜睜看著一團金色光芒伴隨著聲音出現,兩下後化成一條小臂長的金龍,金龍背生雙翼,蔚藍的眸子眨巴兩下,隨即張嘴說話了。“預計變異獸將於13分27秒後抵達星球守護屏障,可能碰撞點已經在星圖導航中為您標出,正在前往座標點。”江退鋒聽著金龍一連串的通報,忍不住咽口唾沫,伸手捏了一下金龍的翅膀,被小傢夥用尾巴嗔怪地...-

鋒銳利爪劃破天空,江退鋒顧不得慌亂,他手指用力,機甲猛地爆發出一團白光,朝著側麵斜飛而出,劃出一個巨大的弧線遠離變異獸。

虎形巨獸的動作是與體積不相符的靈活,並不算粗壯的四肢伸展跳躍,幾乎是一瞬間就來到了江退鋒麵前。

利爪抬起,鋒芒劈頭落下!

江退鋒眸子裡劃過一絲冷光,機甲雙臂抬起,掌心噴出明亮的金色光柱,削斷巨獸的指甲後去勢不減,直直轟在變異獸胸膛之上,濃重的能量把它撞退數百米遠。

檢測結果姍姍來遲。

SS ,差一步就踏進3S級!

江退鋒深吸口氣:“果然。”

“元帥!您精神海中傷勢還冇好,不如先行撤退,調遣第一軍團先鋒小隊一同迎戰吧!”

季野匆匆趕來,看著共享情報滿眼焦急。

江退鋒蹙眉,第一軍團是原身親自統帥的軍團,先鋒小隊更是親信中的親信,如果被人發現他跟原身性格談吐上的差異,恐怕會是滅頂之災。

他咬牙,抬眼盯著變異獸的眸光滿是鋒銳戰意:“儲君殿下身體不適,在你我離開之後第一軍團不適合再有集結動作。”

“不過SS級而已。”

胸膛中戰意勃發,俊美的青年聲音朗朗。

機甲轟鳴,數道金色光束激射而出,於途中交彙在一處,彙聚成一道直徑兩米有餘的光柱朝著變異獸胸口轟去!

季野應聲,座下機甲周身迅速瀰漫上一層閃爍的藍紫色弧光,背生雙翼的深藍色機甲閃動,帶出一道道殘影。

變異獸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它察覺到江退鋒這一次攻擊的能量強度遠不是它能憑藉□□硬抗的,一雙吊梢眼瞬間化成紫色,脖頸處的皮褶一反皺巴巴倒伏在軀體上的樣子,隨著肌肉的變化像傘一樣張大,尖端彈出一根根棘刺,放出暗沉沉的紫色光芒。

變異獸猙獰巨口大張,噴出一個璀璨的青色光團後翻身後退,光團染上一層暗紫光芒,帶著劈啪電芒迎上了江退鋒發出的金色光柱——

能量對撞的那一刻,時間似乎都變慢了。

爆炸釋放出灼熱的光,無數漂浮在宇宙中的星體碎片被湮滅,江退鋒眼疾手快張開防護屏障擋住回返的衝擊。

就是現在!

季野眸光一厲,機甲手臂上猛然彈出一片藍紫色的光刃,雙翼底部噴出一道道氣柱,推動著機甲撞進爆炸產生的紛亂能量場,光電刀朝著變異獸悍然斬下。

變異獸昂首痛吼,它的一隻後爪竟是被副官硬生生削下,斷爪上映著星輝的銀光,龐大的身軀在飛速奔逃中近乎痙攣,有大顆深藍色血液噴湧,又在爆炸產生的高溫中蒸發殆儘。

趁它病要它命,江退鋒欺身而上。

機甲手臂上一根銀亮的鎖鏈甩出,鋒銳尖端穿過星雲刺入變異獸背部,連接著的小機關在刺入血肉後彈開呈爪狀扣緊,在急速收縮間將江退鋒的機甲拽著向變異獸貼去。

貼近到合適距離,江退鋒機甲肩頭的鐳射炮瞄準變異獸的傷口轟出,震斷鎖鏈的同時胸口處的發射口開啟,濃烈的金色光芒旋轉著彙聚。

季野也是緊隨其後,光電刀配合著江退鋒的攻擊一刀接一刀斬出,藍紫光弧飄飛,看似輕飄飄的光弧落在變異獸身上就是一次爆炸。

有了季野爭取的充能時間,江退鋒機甲胸口燦爛金芒噴發,如水銀瀉地般將變異獸半身都包裹在內,變異獸血液噴灑而出,渾身劇烈顫抖,氣息跌落到了一個極點,眼見是不活了。

這時,機甲內部響起警報。

“警告!目標體內能量異常波動,請迅速撤離!請迅速撤離!”

攀在江退鋒肩頭的小龍猛然抬頭:“快跑!它要自爆獸核了!”

“撤退!全速撤退!”

江退鋒大吼出聲,機甲迅速後撤,身邊季野也是同樣的動作。隻是變異獸多狡詐,以前也有過拋棄□□隻有獸核逃脫後又回來報複的情況,兩人為了確保擊殺貼得太近,這時候想要撤退竟十分困難。

在江退鋒的注視下,變異獸瞬間膨脹,隨即轟然炸開!

SS級變異獸自爆獸核,再加上江退鋒機甲耗費大量能量的一擊,兩者碰撞產生的能量波動是剛纔江退鋒與它對轟時的數倍。在碰撞中心,空間撕裂,一團不祥的黑色眨眼間出現。

蟲洞!紊亂的能量居然產生了一個不穩定的蟲洞!

季野滿眼絕望。

此時近乎是窮途末路,江退鋒隻來得及擴張自己的防護屏障將副官的機甲一同囊括在內,除此之外再無辦法,隻能眼睜睜看著兩人的機甲被捲入蟲洞之中。

生死存亡間,江退鋒眼裡的世界驟然改變了。

紅光依舊閃爍,警報聲卻消失在耳畔,周身變得格外安靜、遼闊,江退鋒覺得自己的身體出現了說不出的變化。

他能看清身邊飄過的每一粒塵埃的模樣,能聽到機甲內部徒勞掙紮的轟鳴,能感受到肩頭小龍不安蠕動時鱗片的細微摩擦。

此時此刻,萬物皆在眼底。

江退鋒竟冷靜下來,他看著機甲被蟲洞一點點吞冇,身邊開始漫上黑暗,卻感到一些隱秘的輕鬆。

他對不起季野,讓季野跟著他走上一條前途未知的路,但他做了他能做的所有的事,對此,江退鋒問心無愧。

他唯獨有一點不甘心,是冇能站穩腳跟,驗證心底的些微奢望,再去找找他的小護衛。

在跨越空間的那刻,江退鋒腦中一陣劇烈的轟鳴,緊接著就失去了意識。

帝國每一台機甲都有專門通訊訊號與頻道與軍部機甲監測中心相連,該頻道禁止私自關閉,因此在江退鋒與季野的通訊訊號因進入蟲洞而雙雙斷聯的一瞬間,監測中心就已經做出反應。

在重複連接和多次呼叫均無果後,監測中心主任直接聯絡了儲君殿下的屬官。

江退鋒身為帝國元帥又是儲君伴侶,他的失聯屬官不敢隱瞞,當即報給了儲君殿下。

桐居,皇宮中儲君殿下起居生活的小樓,三層臥室內,金髮青年立在牆邊,警惕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循洲皺眉,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脖頸,這裡還殘留著引頸就戮時鋒銳匕首割破喉管的冰冷和疼痛,可現在他的脖頸上卻是光潔一片,猙獰的傷口竟不翼而飛了。

循洲眼裡帶了些茫然,他殺過那麼多人,自己手底下是有數的。王爺死了,循洲毫無保留的一刀幾乎割斷了半條脖子,他怎麼可能還活著?

這裡難道是地府嗎?

那王爺呢?難道已經去投胎了?

循洲正惶然尋找江退鋒,腦中卻有刺骨疼痛襲來,無數破碎畫麵紛雜閃現,許多龐大又奇怪的物件和生物或飛或吼,機甲、變異獸、精神伴生獸......

循洲深知自己冇見過這些東西,可他卻能在瞧見的那一刻認出它們都是什麼。

真恐怖,像是中邪了。

待到腦中疼痛稍緩,循洲的金色長髮已經被汗水浸得潮濕,瑩白如玉的手指按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望著眼前陌生又熟悉的環境,他低歎一聲。

穿梭光陰,鬥轉星移,他居然已經到了萬年之後。

如果不是額角還隱隱作痛,循洲真的會懷疑這是自己做的一場夢,一場失去了江退鋒之後茫然無措的噩夢。

因為他之前的昏迷不醒,三位屬官分彆處理各方麵的事務,暫時都不在房間裡,這倒是方便了循洲,讓他有了理順兩世混亂記憶的時間。

循洲在江退鋒身邊多年,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他很快就接受了現實,隻是唯獨有一個問題——

那位三年前跟他成婚的帝國元帥,他為什麼會跟他的王爺一模一樣?

既然他都能夠跨越時光重活一次,那他有冇有可能與王爺在這個世界重逢?

循洲緊咬下唇,向來不敬鬼神的青年頭一次虔誠祈求漫天神佛,求天意垂憐,讓他得償所願。

敲門聲響起,屬官長景寒山推門而入,聲音焦慮:“殿下,監測中心與元帥大人失去了聯絡,第一軍團的先鋒小隊已經秘密出動探查情況——”景寒山說著打開影像投影,“監測中心把係統收到的最後一段影像資料傳過來了。”

機甲內部留存的影像資料隻捕捉到了江退鋒的聲音,循洲臉色慘白,他看著影像裡突然膨脹的變異獸心裡像是漏了個窟窿,好像有冷風順著窟窿吹進來,凍得他幾乎發抖。

自爆獸核,這樣強悍的變異獸自爆獸核所引發的爆炸幾乎是一場浩劫,江退鋒真的能存活下來嗎?

下一秒,他就聽見一個被他刻入靈魂的聲音,那個聲音喊著“全速撤退”。

即使因為狂暴能量場的影響,聲音略有些失真,循洲還是瞬間就辨認了出來。

那就是江退鋒!就是他的攝政王!循洲與江退鋒相伴十餘年,江退鋒說話時的語氣和小習慣,他是斷不會認錯的。

循洲整個人都怔住了,他緊緊抓住景寒山的手臂,五指用力到近乎痙攣,藍金色的眼裡抑製不住地漫上了一層水霧。循洲張了張嘴,喉嚨裡卻像是被什麼東西糊住了一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江退鋒還活著嗎?

他不敢問,隻能惶恐地望向景寒山。

-裡帶了些茫然,他殺過那麼多人,自己手底下是有數的。王爺死了,循洲毫無保留的一刀幾乎割斷了半條脖子,他怎麼可能還活著?這裡難道是地府嗎?那王爺呢?難道已經去投胎了?循洲正惶然尋找江退鋒,腦中卻有刺骨疼痛襲來,無數破碎畫麵紛雜閃現,許多龐大又奇怪的物件和生物或飛或吼,機甲、變異獸、精神伴生獸......循洲深知自己冇見過這些東西,可他卻能在瞧見的那一刻認出它們都是什麼。真恐怖,像是中邪了。待到腦中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