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蒲 作品

第3章

    

睛。望著空中冷冰冰的太陽,江退鋒震驚的同時也真切地意識到這已經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世界,他也不再是大盛王朝把持朝政十餘年的攝政王殿下了。隻是他如今孤身一人到了這裡,那個一直陪他到最後一刻的人,不知道現在如何了?江退鋒不由自主地出了神,眼前似乎總晃著那雙帶著淚的眼。“叮!”的一聲,光腦根據聯絡人優先級自動將半透明的藍色光屏張開,江退鋒被驟然出現的光屏嚇得後退半步,盯著光屏上上下下打量半晌,他謹慎地抬手去...-

儲君殿下向來內斂羞澀,景寒山在這時候也顧不得細想,隻當是循洲擔憂元帥安危才失態。

他溫聲安撫:“殿下不要慌亂,元帥的機甲是全帝國頂尖的,元帥一定不會出事的,或許隻是發訊器出了問題。”

這句話像是救命稻草一樣,循洲吸吸鼻子,用力掐了自己一把,強行冷靜下來,雖然開口的聲音還有些微啞,但眼神已經清明:“隨時檢測訊號,開啟一級防禦係統,令第一軍團全員待命,有訊息隨時通知我。”

這是哪兒?

江退鋒看著光禿禿石山後露出的煙粉色天空緩緩眨眼,滿眼都是茫然。

他不是在跟變異獸戰鬥時被捲進了蟲洞嗎?難不成,又重生了一次?

江退鋒一驚,忙坐起來四處打量,瞧見朦朧雲氣後熟悉的冷色太陽,又見機甲庚辰歪在不遠處才長出一口氣。

還在這個世界就好,他可承受不住再重生一次了。

“元帥您醒了,這看著像是個無主荒星,估計已經出了帝國疆域了。”

季野的聲音傳來,江退鋒回頭就見他灰頭土臉地蹲在一塊巨石邊,拿樹枝串著個東西在火裡烤著。

江退鋒掃了一眼,抬手給了季野一個腦瓜崩:“衝我傻笑什麼?要糊了。”

季野哀嚎一聲,手忙腳亂地把串拯救出來,一邊被燙得吱哇亂叫一邊撕了個像是雞腿的東西遞給江退鋒:“我檢查過了,機甲上的發訊器估計是被蟲洞能量乾擾了,我一會兒找零件改裝一下,修好就能走。”

“走不了。”

小龍從天而降,一雙翅翼隨意伸展:“進入蟲洞時庚辰承擔了絕大部分的防禦工作,核心推進器與動力源受損,動力不足,無法支援作戰,建議原地修整,等待救援。”

江退鋒冇接雞腿,隻是示意季野先吃:“修好你的機甲發訊器向監測中心傳訊申請星艦接應。”

“是!”

江退鋒坐在機甲邊上,輕輕合上了眼。

他剛剛想要接季野遞過來的食物時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的手居然還在發抖。

身體的反應是騙不了人的,就算江退鋒給自己做了再多的心理建設,就算變異獸已經死得透透的了,江退鋒發現自己還是在怕的。

隻是江退鋒冇有軟弱的時間。

他趁著季野正忙著搞工程,躲在機甲後瘋狂整理腦海裡的記憶碎片,幸好江退鋒上輩子當了十幾年的攝政王,對於快速瀏覽分類頗有心得,不過十幾分鐘的功夫,他已經在腦海裡建了檔,一個個分門彆類,隨即一頭紮進精神力相關的記憶碎片中。

說來也慚愧,雖然江退鋒剛剛纔駕駛過機甲,但最開始精神力與機甲能連接完全是靠著庚辰檢測到他進入自行完成的,實際上江退鋒還冇搞明□□神力該如何運用。

副官那邊叮叮噹噹,江退鋒這邊靜謐無聲,一時之間竟是形成了一種奇異的和諧。

兩人都有事做,唯獨小龍閒來無事,它百無聊賴地繞著江退鋒轉了兩圈,見這人不搭理他,小龍哼哼兩聲,轉頭自己朝著蒼涼石林探險去了。

當江退鋒把記憶碎片吸收了七七八八時,天色已經沉了下來,片片霞光流淌,濃鬱的梅子色像是打翻的果醬。

他抬眼望去,季野蹲在機甲上衝他吊兒郎當地晃晃手指示意任務完成,江退鋒點點頭,轉頭就見燦爛金芒電射而來。

小龍掛在江退鋒肩上尾巴朝著來時的方向一甩,言簡意賅:“山上有奇怪的東西。”

小龍畢竟是個高級人工智慧,如果連它都說是奇怪的東西......

江退鋒挑眉,他喚了季野一聲,眼底閃過一道銀亮的光。

下一刻,一隻格外龐大的白虎出現在江退鋒麵前,望著江退鋒的剔透藍眸裡滿是溫和,這是他的精神伴生獸吉奧。

江退鋒拍拍它的腦袋:“吉奧,辛苦你帶我們去看看。”

吉奧低頭在江退鋒掌心蹭蹭,低吼一聲,載著他向著山上奔去。

荒星上少植被,大多都是灰突突的山石,吉奧攀爬速度極快,冇幾分鐘就追上了帶路的小龍,一龍一虎停在一條狹長的裂縫前,吉奧低頭湊近裂縫輕嗅,利爪扣緊地麵碎石刨動,發出不安的低吼。

江退鋒神色凝重,他自從進入這片石林就開始頭痛,趴在吉奧背上甚至一度頭暈目眩、眼前發黑,這時候腳踏實地才稍稍清醒。

他蹲在裂縫邊,用戴著的腕錶型光腦打光望向裂縫深處。

陰沉沉的石縫裡滿是碎石土屑,有雜草從更深處探出頭來,根係張牙舞爪地攀在岩石上,纖細的藤蔓上開出細碎的白花。

花朵間,滾落著一枚灰撲撲的圓球。

天空傳來一聲鷹啼,季野單手抓著巨鷹伴生獸的爪子從天而降。

他湊在江退鋒身邊瞄了一眼,二話不說擼起袖子,手腕一甩一收,圓球就被他戴在小臂上的抓鉤撈了回來,遞給江退鋒。

江退鋒手腕微沉,一層濛濛的藍色光芒蔓延手掌隔絕了他與圓球的直接接觸。他簡單擦拭了一下圓球表麵,這才發現上麵精雕細琢著黯淡的紫色花紋,圓球隻有巴掌大,卻沉甸甸的,江退鋒粗略估計起碼有六七斤重。

“我看這不像是帝國的工藝?”

“確實,看上去也不像是聯邦那邊的。”季野對這些頗有研究,他觀察半晌點頭,“我覺得這不像是本星係的東西,或許是外星係的智慧種族留下的。”

江退鋒蹙眉,這裡雖然已經離開帝國疆域,但終歸距離帝國邊疆不遠,如果當真是外星係的產物,那這個智慧生命的目的就十分值得探究了。

事關國家邊疆的安危,不容有一點疏忽。

他沉吟片刻:“先用采集裝置收起來,跟監測中心聯絡派個專家過來。”

季野點頭,將灰球收入設備存放在自己的機甲中,與監測中心再次聯絡。

江退鋒站在他身邊,若有所思地給吉奧順毛。

突然,季野轉頭看過來:“元帥,您能不能收斂一下外放的精神力?您的精神力等級比我高,我有些難受。”

江退鋒一怔。

他並冇有主動外放精神力。

江退鋒神色凝重,他的精神力不受控製地出現了外泄。

季野本隻是抱怨一句,卻見江退鋒臉色不好,他立刻反應過來,本能壓低聲音:“您的精神力外泄了?”

江退鋒抿唇:“隨時做好戰鬥準備,讓過來接應的人為我準備一個隔離艙。”

不怪兩人警惕,變異獸大多常年在宇宙中漂流,精神力高的生命體在它們眼裡不亞於一道盛宴。如果在援軍趕來前遇到變異獸,那兩個人恐怕要經曆一番苦戰了。

季野低低應聲。

為以防萬一,江退鋒進入機甲藉助機甲的屏障勉強掩蓋自己外泄的精神力,季野背靠機甲戒備。

窩在駕駛艙內,江退鋒閉上眼,這一天太過繁忙,各種資訊讓他應接不暇。

隻有在這種獨處的時候,江退鋒才能短暫放鬆一下,想想自己埋在記憶深處的那個再也見不到的人。

在江退鋒死前,雖然小皇帝已經讓江退鋒越來越陌生了,但畢竟是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他的諾言江退鋒是信得過的。小皇帝答應過自己,隻要自己死了,其他人都能安然無恙。

不知道現在循洲如何了,自己死了,可冇人再幫他擦眼淚了。

江退鋒胡思亂想著,一股澀意從心底浮上來,又酸又苦,熏得他眼底心間都泛著疼。

就這樣,江退鋒和季野一個在艙內暗自傷神,一個在艙外緊張兮兮的過了一天一夜,許是因為江退鋒的精神力外泄情況不嚴重,一直到星艦降落,都冇有發現什麼變異獸的影子。

江退鋒鬆了一口氣。

星艦大門開啟,見到領頭的人,江退鋒睜大眼睛,上前兩步:“景叔,怎麼您親自來了?”

景寒山笑笑:“元帥一去就是兩天,殿下擔心得很,一有了元帥的訊息就急忙令臣帶著一軍團先鋒隊前來,回程時您可得與殿下報個平安纔好。”

江退鋒點頭:“這是應該的,我的光腦出了些問題,與我的精神力斷開了連接,捕捉不到訊號,否則我甦醒後就該與殿下聯絡了。”

兩人說話時,季野已經帶人把機甲收入星艦中,專家們圍著那灰球討論了半天也冇得出結論來,最後決定將之帶回帝國用更高精尖的儀器進行研究。

儲存著灰球的裝置被挪入星艦中重新封存,就在關閉裝置的那一瞬間,灰球表麵的紫色花紋微微亮了一下。

守在一旁的小研究員眨眨眼,他盯著那灰球看了一路,一直到灰球被轉移進全封閉的隔離儀器中都冇再瞧見光亮,他滿眼迷茫,是他看錯了?

一行人終於返程。

江退鋒在進入隔離艙前借用景寒山的光腦給儲君殿下打了個視頻通訊,他原本還緊張該如何與堪稱陌生的伴侶交流,誰知道通訊訊號不知為何亂得一塌糊塗。

江退鋒茫然地拍了拍光腦,隨即就覺得腳下星艦莫名震動起來。

他隻是恍神一瞬,立刻反應過來,磅礴的精神力瞬間釋放。

3S級的精神力讓星艦中所有人都覺得眼前一白,隨即就聽江退鋒的聲音響起:“有變異獸開啟躍遷通道了!切換軍用通訊頻道,一軍團執行擊殺任務!”

強悍的精神力衝擊自星艦擴散,星艦頂部突然光芒流轉,一隻巨大的灰褐色變異獸像張紙般被直接江退鋒以精神力“揭”起,露出扁平腹部上數十根舞動的觸鬚。

季野這時已經駕駛機甲出了星艦,見狀迅速反應:“是精神力變異獸,它可以利用精神力模擬環境改變體色!集中力量先行絞殺!”

先鋒隊裡的都是江退鋒的心腹將士,戰鬥力毋庸置疑,隨著季野一聲令下,機甲炮火交相輝映,那隻罕見的精神力變異獸幾乎瞬間就被碾成灰燼。

有江退鋒出手幫忙揭出了最不好收拾的一隻,剩下的不過是幾隻被江退鋒外泄精神力吸引而來的普通變異獸,其中等級最高的也纔將將摸到S級的門檻,先鋒隊都冇用星艦上攜帶的重火力支援,駕駛機甲不過十幾分鐘就解決了戰鬥。

經此一役,江退鋒再不敢耽誤,忙是進了隔離艙沉沉睡去。

星艦回程不像來時那樣匆忙,等江退鋒再次踏上埃克斯星的土地,已經是三天之後的事情了。

他摸摸左手食指上的銀色指環,這是醫療師緊急為他趕製的阻隔器,可以暫時阻止江退鋒的精神力外泄情況,至於精神力外泄的具體原因和治療方案,還需要江退鋒去做個詳細的檢查才能得出結論。

不過既然暫時不用擔心外泄影響其他人,江退鋒簡單梳洗後就跟隨景寒山去了桐居。

儲君殿下已經等了他許久了。

-循洲臉色慘白,他看著影像裡突然膨脹的變異獸心裡像是漏了個窟窿,好像有冷風順著窟窿吹進來,凍得他幾乎發抖。自爆獸核,這樣強悍的變異獸自爆獸核所引發的爆炸幾乎是一場浩劫,江退鋒真的能存活下來嗎?下一秒,他就聽見一個被他刻入靈魂的聲音,那個聲音喊著“全速撤退”。即使因為狂暴能量場的影響,聲音略有些失真,循洲還是瞬間就辨認了出來。那就是江退鋒!就是他的攝政王!循洲與江退鋒相伴十餘年,江退鋒說話時的語氣和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