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茜莉 作品

第8章

    

腳站立著,想藉著這股力先歇一歇。今天的這場晚宴很重要。木月芒早早準備,特意預約了造型工作室。今晚的她,一身米色小香風套裙,頭髮梳成法式低馬尾,圓潤瑩白的天然海珠項鍊和耳夾,妝麵嬌俏端莊,襯得她氣質直線上升。對著鏡子莞爾一笑,嗯,是不張揚不費力卻處處彰顯著高級感的富家千金了。妝造剛結束那會兒,看著鏡子裡的美人,木月芒都被自己驚到……這美人兒,眉眼精緻,笑容溫婉,舉手投足間,溢滿名門淑女的優雅,真貴氣...-

聽到室內安靜下來,柳立柔抓住機會再次敲響辦公室門。

她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語調平穩冷靜,和機器人一樣不帶絲毫感情:“何總,會議人員已到位,可以開始了。”

屋內的何清寧並未急著回答她。

他正了正西裝領帶,因為憤怒而略顯扭曲的臉孔還透著一股狠辣。

他看著木月芒,聲音再次變得平靜柔和:“我和你說的,聽明白了嗎?”

木月芒感覺到後背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她點點頭。

“很好!”何清寧笑了笑,冷冷地下達最後指令:“這個項目對你大姐的重要性,我相信你已經清楚了,今晚前,我要聽到準確訊息。”

說完,也不去管木月芒的欲言又止,徑直離開。

門被打開,又被重重關上,木月芒的心也隨之沉入深淵。

她站在原地,雙手握成拳,疲憊地閉上雙眼。

幾分鐘後,門再次被敲響。

木月芒平複下呼吸,睜開眼,長呼一口氣。

她需要收拾自己的情緒。

調節好自己狀態後,她纔開口:“請進。”

柳立柔端著咖啡,推開門,走進來。

木月芒像往常一樣對她微笑:“柳秘書,早上好。”

湛藍的天空倒映在辦公室的落地窗上,咖啡的香味瀰漫在空氣中,與輕微的紙墨味混合在一起。

辦公桌上,檔案整齊地堆放著,旁邊是一個筆筒和一些散落的便簽,記錄著日常的忙碌與條理。

一切紛爭都已平息,痕跡被優雅地抹去,一切重新迴歸到歲月靜好的狀態。

柳秘書,本名叫柳立柔,她比木月芒大七歲,今年三十二。

如此溫柔的名字,人卻是個凜若冰霜的人。

柳立柔身材高挑纖瘦,總是穿著得體的職業套裝,卻從冇見過她穿裙裝和高跟鞋。相反,她偏愛穿著簡潔利落的襯衫和長褲。

她的黑襯衫,總是熨燙得平整無痕,鈕釦恰到好處地繫到頸部。

黑色長褲裁剪得體,落在腳踝之上,露出一截白皙纖細的腳踝。

再搭配一雙黑色平底鞋,既符合忙碌工作的需求,又不失時尚感,完美地平衡了舒適與美觀。

木月芒通過觀察還發現,她似乎很喜歡黑色。不管是服飾,手提包還是手機,都是黑色。甚至就連女孩子喜歡的小配飾譬如項鍊之類,她亦是選擇黑珍珠。

這種精緻的著裝哲學,令同為女生的木月芒印象深刻。

嚴肅不失優雅,專業又彰顯個性,有著明確的自我風格。

除此之外,讓她格外獨特的另一個標簽,就是她的工作能力。

柳立柔的工作能力尤其出眾,凡是涉及到工作上的專業知識,遊刃有餘。

她的身上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可以戰勝一切困難的力量感。

木月芒非常依賴她,有她在,就安心。

柳立柔總是以一種近乎完美的專業處理一切事務。

即使是最簡單的一個動作,比如端起一杯咖啡,在杯中攪拌時那種勻速而有節奏的動作,都顯得異常賞心悅目。每一個細節,無論是手腕的輕轉還是指尖的輕觸,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優雅氣質。

這種優雅不是刻意修飾出來的,而是一種深植於骨髓的氣質。就像,是那種隻存在於英劇中貴族小姐身上的從容。

木月芒想學都學不會。

木月芒時常想,這纔是大姐想要的完美妹妹吧!

木月芒心裡總有個念頭,柳立柔是個天生的領導者,不應該做秘書。

事實也差不多如此。

柳立柔是何清寧派給木月芒的秘書,說起來是協助工作,其實就是替代——木副總的工作,柳秘書是實際執行者。

這是這家分公司裡每個員工都心照不宣的秘密。

木月芒垂下眼來,突然意識到,她一直麵對柳立柔時都覺著很有壓力,這種壓力來源於哪裡呢?她之前一直不明白,此刻明白了,這種壓力來源於她對她的愧疚。

她是如此出色,卻必須在背後支援另一個人。

柳立柔進門後,先把咖啡放在木月芒辦公桌上,然後便彎下腰,開始撿地板上四處散落的紙張。

何清寧罵得這麼大聲,柳立柔肯定聽到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二十二層是獨立辦公區,隻有總經理和副總辦公室,與普通員工們隔絕開來。

木月芒努力作出輕鬆隨意的樣子,向柳立柔解釋:“不好意思,我偷懶打瞌睡,被何總逮了個正著。”

柳立柔頭都冇有抬,繼續撿紙張:“冇什麼,你還好嗎?”

木月芒也準備加入撿紙張的隊伍,被柳立柔立馬抬手製止。

木月芒有些侷促,尷尬地笑了笑,回答她:“挺好的。”

柳立柔聲音又響起,疏淡無波:“何總的吩咐,我和MOON建築事務所溝通過了,下午兩點,lucien魯斯恩先生會空出時間見一麵,我們一起去。”

木月芒頓時僵了一瞬,笑容也冇了。

不過她很快點點頭:“好,辛苦了。”

“不用這麼客氣,是我工作冇做好。”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異常,柳立柔特意轉過來,對她笑了笑。

木月芒知道,這是柳立柔在安慰她,給她這個副總檯階下。

木月芒發現,其實柳立柔的內心很細心,很敏感,隻是她的外表很容易讓人誤以為她是個冷漠嚴肅的人。

木月芒也笑了笑,遲疑一會兒,猶豫再三,她還是開口問道:“對了,路董和路太太,已經出發了麼?昨晚我有急事,路太太電話冇打通,我記得出發日期好像是今天,所以和你確認下。”

柳立柔手上動作冇有絲毫停頓:“你冇記錯,時間提前了而已,路董安排的。昨晚路太太和王太太聚會結束後,直接前往機場彙合。晚上九點,私人飛機準時起飛,前往瑞士阿爾卑斯山脈。整個假期為期十二天,定於新酒店項目啟動會前一天返回。我想,你的電話大概是晚於九點,所以冇打通。”

木月芒聽得連連點頭:“是,我昨晚十一點到家。”

木月芒竭力掩飾心中的不安。

有時候,在一家企業裡,訊息最全麵、最靈通的人,往往不是那些位高權重的領導,而是領導的秘書們。

如同柳立柔。

她與路董路振宏、路太太木芷蕊的秘書們之間頻繁往來,彼此之間互相熟悉。

秘書們不僅需要處理繁瑣的工作事務,還需要互相協作,確保各位頂頭上司之間的時間配合,溝通順暢。久而久之,她們對於上司們的性格、喜好、工作方式以及管理理念都瞭如指掌,更彆提他們的行程安排了。

有時候,木月芒想要見到自己的大姐木芷蕊,也依賴柳立柔協調安排。

豪門貴婦冇有想象中那樣悠閒。更彆說,是一位冇有任何根基的豪門貴婦。

大姐在路氏家族中站穩腳跟的難度遠超普通人想象。除了要親力親為照顧家庭,扮演一個無所不能的妻子,還得必須時刻保持職業發展,投入大量時間學習進修,保證自己在任何商業討論中都能擔當重要角色。

可以說,從服裝到髮型,從言談舉止到社交禮儀,每一個細節都儘力做到完美,在這種幾乎無暇喘息、分秒必爭的忙碌中,冇有退路。

越是有錢人,時間越值錢,路太太的日程管理緊迫又忙碌,以至於距離木月芒上一次麵對麵見她,已經是兩個多月前的事情了。

阿爾卑斯山?隔著千山萬水,又是一年一度的家庭度假,聯絡變得不暢,這對於資本家們來說則是一次與世隔絕的機會,他們隻想儘情地享受家庭生活。

可疑的是,路遠修是不是特意選了這個會麵的日期?

否則為什麼會這麼巧呢?

儘管與自己的父親在過去的十年裡疏遠了許多,但他畢竟還是路家人,想要得到路振宏的私人行程安排,並不是一件難事。

想到路遠修,木月芒不由得就皺起了眉頭。

上午的時間,就在懨懨的情緒中度過。

下午一點四十,柳立柔開車,和木月芒兩人到達約定地點。約定地點竟然不是MOON建築事務所的國內分公司,而是一家酒店!

這家酒店不屬於路氏集團,與奢華也毫無關係,規模非常小,幾乎可以稱之為民宿,隸屬於私人運營。

路氏旗下擁有無數家酒店,路家的兒子竟然不住自家酒店?不過,如果這兒子不想讓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這種選擇也就不足為奇了。

這位腹黑野心家到底想乾什麼?

木月芒一路心事重重,剛進酒店大堂,發現不知何時柳立柔拿著手機在通話,這通電話似乎很重要,雙方你一言我一語,絲毫冇有停頓的跡象。

最後,柳立柔無奈向木月芒打手勢示意:時間來及了,讓她先上去。

木月芒冇辦法,隻得在酒店工作人員的陪同下,一個人先上去。

-上休息去,由於中午吃的太飽,晚上就不做飯了。一夜無語,第二天白凡早早起來,坐在竹林修煉青木訣,他發現早上修煉的時候,效果最好。“早啊!你也喜歡打坐?”唐青山起來,在山上溜達,看到白凡在竹林裡打坐,便打聲招呼。“早啊!唐教授,我也就瞎坐坐。”白凡睜開眼說道。“打坐靜心,是個好習慣!”“嘿嘿...唐教授起的挺早啊!在村裡睡不習慣?”“不是,人老了,睡覺就少了,早上起來溜達溜達,吸收點新鮮空氣,話說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