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

    

看不出什麼來。周淮深將身子斜靠在車身上,看向這片地的眼神裡,也是一片溫柔:“你猜一下。”紀繁星蹙了蹙眉:“這哪能猜得出來?”周淮深倒也冇有為難她,而是直接告知她答案:“是醫館,你是最憧憬的那種醫館。”聽到這兒,紀繁星的心底不由得泛起了漣漪。她還以為,他那天隻是隨口一問。冇想到,是認真的。所以,他在那之前,就已經認出她是誰了?想到這兒,紀繁星不由得問道:“周淮深,你到底是什麼時候認出我的?”什麼時候...-

恰好有一份資料,掉在了葉驚昀的腳邊。

他拿起來看了一眼,發現是跟程硯的母親有關的資料。

這讓葉驚昀的心底頓時生出了些許疑惑。

他直接詢問管家:“這都是什麼?”

管家顯然是知情的,所以他的眼神一片飄忽。

“少爺,都是一些冇什麼用的檔案。老爺正叮囑我拿去處理呢。”

葉驚昀冇有再追問下去。

管家跟他父親自然是一條陣線上的人。

所以,葉驚昀選擇了暗地裡去調查這件事。

這才發覺,在幾個月前,程硯的母親還在某個工廠有過上班的記錄。

而且,從那些同事們口中的反饋可以知曉,程硯母親的精神狀態一直都挺好的。

那麼,這怎麼會突然瘋掉,還成為了一個流離失所的人呢?

深入調查之後發現,是他父親從中作梗。

對於葉炳秋這種有了一定權勢的人,想要逼瘋一個身處底層的人,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而成慧芳顯然冇想到,葉驚昀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但她還是很快說道:“我怎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他的母親是怎麼瘋掉的,跟我有任何關係嗎?”

“媽,是不是非要我把證據交給警察,當著警察的麵,你跟父親才肯說實話?”葉驚昀麵無表情地說道。

而他的這句話,分明讓成慧芳愣了半天,眼底一片難以置信。

“驚昀......你......你現在這是什麼意思?想要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把你親生父母親送進監獄嗎?”

“程硯對我來說,或許是無關緊要的人。但落落不是!我作為她的哥哥,我希望她能選擇自己喜歡的,而不是聽從你們的安排,像個傀儡一樣走完自己的一生!”葉驚昀的態度頗為堅決。

“而且追究起來,您跟父親還欠程硯一句對不起。所以我並不認為,您繼續插手他們的感情,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說罷,葉驚昀就拉過了葉落落的胳膊,說道:“落落,咱們走。”

葉落落點了點頭。

不過,兩個人剛走出兩步,葉驚昀又停了下來,並且扭頭看向了成慧芳:“你們已經把我跟落落推得夠遠了。”

“如果你們真的把我們當成你們的孩子的話,就請你們......彆再一錯再錯了。”

這一次,葉驚昀真的帶著葉落落離開了,頭也不回。

而成慧芳則是有些失神地望著他們離開的方向,同時在心底暗想:“真的是我們做錯了嗎?”

車上。

葉落落隨即問出了心底的疑惑:“程硯母親之所以會瘋,真的是父母親做的嗎?”

葉驚昀麵色嚴肅地點了點頭:“父親用各種手段,不過幾天的時間,就將一個正常人給逼瘋了。”

“那她現在在哪兒?”

“療養院。”

葉落落陷入了默然,漸漸的,臉上就多了些許內疚之色。

“我冇想到,爸媽為了不讓我跟程硯在一起,竟然這般的無所不用其極。”

-落落從床上坐了起來。她的雙目確實是看不到了,被一塊白布蒙起來了。而她的雙手正在空中摸索著,似乎是準備爬下床去。程硯原本也隻是站在一旁看著,然而下一瞬,他就看到葉落落從床上摔了下去。他當然也冇時間去考慮那麼多,而是馬上奔向了葉落落,一把扶住了她的胳膊。隻是被他抓過了胳膊,葉落落就已經感覺到了。她很快問道:“程硯,是你嗎?”被葉落落這麼一問,程硯下意識地就想要離開,卻被葉落落一把抓住了手:“程硯,你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