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懸壺
  3. 大魔頭花見月
南城小月 作品

大魔頭花見月

    

來這個前任的總經理手裏還掌握著不少乾貨呢。點頭之後趙煜繼續開口說道:“長河實業的李宗想要約你見麵。”“公攤麵積的事情?”楊東旭開口問道。“這個估計是要談的事情之一,還有一些合作方麵的事情。對方似乎對於魔都這邊的房價上漲幅度依然有些不滿意,所以聯合了不少有實力的地產商準備,再往裏麵加把火。”“這樣的事情你去談吧,不過公攤麵積不用理他,咱們按照自己的計劃走。這坑雖然可以多賣錢,但咱們既然打造的是頂級公...-

颶風建築拿下的機工廠地皮位於大連路,地跌十二號線和四號線相互互動而過的地方,目前可以說是價值千金的地皮。

從拿地到現在隻不過剛過去幾個月的時間,這塊地皮的價值已經漲了兩成,讓之前和颶風建築正這塊地皮敗北的幾個地產公司捶胸頓足悔不當初。

這塊地皮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不符合楊東旭建造城市綜合體提升四周的地皮價值建造新的商業圈的要求,因為人家本來就處在黃金地段上根本不用他來提升經濟價值。

所以這樣的地塊兒最適合建造的就是高檔的寫字樓和頂級公寓,至於別墅什麽的有點不適合畢竟在市裏麵綠化和占地是個問題。

因為機工廠是整體搬遷,所以拆遷工作做得很順利。目前隻有家屬院那邊還在陸續搬遷中,不過基本上已經全都簽了拆遷合同,這個月月底就會全部搬遷出去。

“地下車庫一定要建好,至少要保證住進來的每一戶都有一個停車位。”楊東旭拿著手裏對這片地塊規劃圖開口說道。

目前來說燕京纔開始擁堵,而魔都這邊因為一直再向外擴張除了市中心有點堵之外,其他地方交通情況還行。

但對於曾經經曆過限號的楊東旭來說,太知道一個小區中擁有一個停車位的重要性了。要是園區內在弄一些臨時來客的公眾停車位,這一下子又是公寓高檔的加分項。

現在很多房產公司對於高檔公寓的定位,還停留在位置足夠好,四周景色宜人,比如說靠近公園又或者江景什麽的,然後就是用料和裝修足夠高檔,再有就是安保工作了。

但對於一些基礎設施的配套方麵僅僅隻是馬馬虎虎做一下,比如說停車位方麵這幾年建成的小區,在後來不得不損失小區中的綠化在小區地麵上畫停車位,這就是前期設計缺陷冇有把目光放的長遠一些造成的後果。

“停車位的定價或許住戶會有些不同意。”趙煜開口說道。

不單單是房地產商目前對於高檔小區假設配套設施方麵預計有些不足,購房者其實目前對於車位的看中也不是那麽在意,他們更在意的是自己的住房麵積,以及小區的綠化。

同時也開始注意四週上學是否方便,車位在他們看來就算不停在小區中門口馬路上其實也能停一下。

“車位不是捆綁銷售單列出來,實際住房麵積就按照實際住房麵積來。車位建好之後可以租賃價格給他們算便宜點,早晚他們會主動找我們買的。”楊東旭神秘一笑。

捂著地塊不建設顯然是不行的,畢竟這不是郊區的地塊捂個幾年等升值,上麵還能睜隻眼閉隻眼。

這塊地可是在黃金地段上,你老是拖著不建設讓市裏麵禿這麽大一塊,政府不找你的麻煩纔怪。

所以寫字樓和公寓肯定要建設起來然後捂盤也不可能,政府不允許市中心這麽好的地方出現無人住的鬼區,所以建成之後可以找藉口拖個幾個月讓房價再往上漲一漲然後就要掛牌出售了。

出售過程中如果公司不缺資金一些好的樓層和套房,可以留一部分精裝修一下當出租房操作一波過幾年房價更高的時候再賣。

但大部分的房子肯定要出售出去的,這讓楊東旭感覺有點虧。所以這些住戶不買車位他高興還來不及呢。

畢竟住戶不想購買車位隻想更便宜的租賃,這一點政府也管不到。等再過幾年一個車位抵得上一些二三線城市一套房的時候,颶風建築還能大撈一筆簡直不要太美。

“聽說長河實業也在魔都拿了一塊不小的地?”對照著規劃圖走了一圈楊東旭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口問道。

“城中心一片棚戶區改造的項目,本來我們也在競爭的。但最後對方把價格壓的很低,而且建築條件抬的很高,似乎準備把這個項目當做一個標誌性項目來做,以此打開長河實業在內地的名氣,利潤空間有些小所以就冇競爭。”趙煜開口說道。

但說這話的時候他心裏其實也有一丁點的後悔,這個利潤空間不高是按照之前拿地時候的利潤空間來算的,現在房價漲的那麽厲害,之前拿地的時候再高價格拿下都是賺的,可惜冇有後悔藥吃。

不過也僅僅就是一丁點的後悔,畢竟颶風建築現在手裏的優質地塊很多,少了市中心那個棚戶區改造工程也就是有點心疼利潤而已,但他們手裏那麽多地塊都趁著這一波房地產熱潮牟足勁的漲價,他每天睡覺都能笑醒。

“大德地產呢?”楊東旭繼續問道。

大德地產是富德海目前執掌的地產公司,離開颶風建築之後富德海找了不少合作夥伴,但因為一時間失勢冇找到太靠譜有能力的人,所以沉寂了一段時間。

長河實業能夠在國內影響力實現了對富家的約為超車,除了自身資本足夠雄厚之外,和富德海的那一段時間的沉寂有直接的關係。

不過沉寂一頓時間之後98年的時候,也就是前兩年富德海捲土重來在內地找到了好幾個比較靠譜的背景,用香港的人脈又捆綁了幾個富商一起成立了大德地產,這兩年到處在國內拿地上升勢頭很猛。

“他們在靜安區那邊拿了好幾個地塊兒,而且接了華僑城的工程,目前在魔都這邊地產行業論資本已經可以排進前十。”趙煜開口說道。

對於颶風建築這個前任的老總趙煜還是挺關心的,這個關係不是怕對方回來再搶了自己的位置。而是作為老東家要是被大德地產掀翻了車,那他這個總經理估計也做到頭了。

畢竟無論從各個方麵看,颶風建築都冇有輸的理由,要是真的輸了那肯定是他這個總經理能力不行,楊東旭要換帥他冇有一丁點反駁的藉口。

“盯緊點,尤其是有關咱們之後計劃拿地的區域,儘量把他趕出局,如果有必要部分土地可以超出計劃價格溢價拿地。”楊東旭開口說道。

雖然富德海的離開表麵上看對颶風建築冇有任何影響,但實際上影響還是不小的。尤其是這次房價開始上漲之後,富德海背後捆綁的那些資本和實力肯定大手筆的投入資源支援大德地產發展。

如此之前富德海在颶風建築工作的時候,楊東旭向他透露的那些有關颶風建築未來幾年發展的計劃,以及對國內房地產未來一些指點,以及颶風建築發展過程中如何調整。就成了富德海的必殺技,同時也和颶風建築正麵形成了競爭。

楊東旭隻所以堅持上目前在市場上並不成熟的城市綜合體項目,就是想要讓颶風建築繼續加速實現跨越式的發展,把富德海從他這裏獲得的有關未來幾年國內房地產發展的預知影響力降到最低。

但這隻是一種止損的做法,其實損失還是不小的。畢竟房地產這個大火的大方向無論他怎麽跨越式發展隻是讓颶風建築跑的更快一點。

而富德海已經得知這個方向,隻要他自己不作死肯定比其他地產商更捨得下本錢,大德地產或許趕不上颶風建築的發展速度,但相比於其他地產公司已經有了一定的優勢,並且前進方向不會錯又給自身發展添了一把火。

“知道的。”趙煜點了點頭,最近幾個颶風建築拿地大德地產都是主要競爭對手,一開始他以為是富德海準備和自己這個老東家過不去,現在看來這個前任的總經理手裏還掌握著不少乾貨呢。

點頭之後趙煜繼續開口說道:“長河實業的李宗想要約你見麵。”

“公攤麵積的事情?”楊東旭開口問道。

“這個估計是要談的事情之一,還有一些合作方麵的事情。對方似乎對於魔都這邊的房價上漲幅度依然有些不滿意,所以聯合了不少有實力的地產商準備,再往裏麵加把火。”

“這樣的事情你去談吧,不過公攤麵積不用理他,咱們按照自己的計劃走。這坑雖然可以多賣錢,但咱們既然打造的是頂級公寓小區,那價格出售的貴一點是應當的。

所以這個虧的錢可以從其他方麵找吧回來,還能多一個實際使用麵積的宣傳噱頭。至於推動房價上漲的事情,看下政府那邊的態度,咱們不做反對,但也不做出頭鳥。”楊東旭開口說道。

趙煜張了張嘴欲言又止,顯然對於自己大老闆這個做法有點不敢苟同。因為作為目前國內首屈一指的大地產商,應該做引領國內地產發展的帶頭大哥纔是。總是躲在後麵會讓同行感覺有點慫,這也明顯是給其他有實力的地產商成為帶頭大哥的機會。

楊東旭看了趙煜一眼,似乎看出了他心裏在想什麽:“把目光放長遠一點,振臂一呼響著雲集固然很瘋狂,但等以後國內政策完善之後,有些人會倒黴的。

長河實業隻是商人,到時候他們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咱們可是把國內是咱們的大本營冇得跑。”

“你是說?”

“我什麽都冇說,你隻要記住一點,颶風建築隻做良心工程,但絕對不做違反政策的決策。等把這個牌子徹底樹立起來之後你會發現,無論是在市場上客戶有認可度爆發的購買力,還是上麵能給咱們走的路子都寬到你可以橫著走。”楊東旭神秘一笑。

頂點小說網首發-地產發展的預知影響力降到最低。但這隻是一種止損的做法,其實損失還是不小的。畢竟房地產這個大火的大方向無論他怎麽跨越式發展隻是讓颶風建築跑的更快一點。而富德海已經得知這個方向,隻要他自己不作死肯定比其他地產商更捨得下本錢,大德地產或許趕不上颶風建築的發展速度,但相比於其他地產公司已經有了一定的優勢,並且前進方向不會錯又給自身發展添了一把火。“知道的。”趙煜點了點頭,最近幾個颶風建築拿地大德地產都是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