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耀京華熱文

煙火耀京華熱文

分類:其他
作者:瑞臨恒來
狀態:連載中
更新:(2024-06-12 01:21:09)

太太見張媽媽似乎有話要說,揚了揚下巴,張媽媽立即上前幾步,低聲道:“太太,恒哥兒上學怎麼也得等到開春,隻是這事卻是得年前去辦,若有定數,咱們也好早早籌備。”太太忍著不哭出來,眼眶卻紅彤彤的,道:“恒兒是我親生,於我腹中懷了十月,是我在鬼門關上走了一遭才求來的,叫我如何捨得下呢?枉我也是父母養大的,叫人親生骨肉分離,實在是過於自私了。”,太太絕望地閉上雙眼,啜泣出聲,兩行掛在紅腫的眼眶上的清淚順勢而下。張媽媽知道太太終究還是舍不下,連忙遞上帕子,勸道:“有道是兒行千裡母擔憂,恒哥兒打從那麼小與太太貼著肉長到這麼大的,如今母子一下子隔開看不著了,哪有不掛心的理兒呢,莫說是太太做母親的,就連我也不適應,人心都是血肉造就的,豈有總也不能打動的道理?但恒哥兒長大了總得出門,真要養成個紙兒做的反倒不好。太太輕省些罷,眼下要緊的是從丫頭裡尋三兩個老實安分的照顧恒哥兒去唸書。”,謝楚恒正拿著筆伏在案上描紅,老先生盤腿坐在另一邊,不飲茶,不說話,就這麼看著謝楚恒寫字。謝楚恒坐成一團被老先生看得有些手足無措,平日裡最能靜下心來的描紅硬是寫的歪七扭八,叫那視線逼的手指僵硬腕子虛浮,外頭下人掃雪的聲音落在耳中似乎都格外清晰,掌心不覺汗津津的,一筆一劃總要曲折些。老先生冇比謝楚恒舒坦到哪裡去,從小祖宗剛一落筆,這位老祖宗就默默吸了口氣,生忍著到謝楚恒寫完了這一頁才忍不住開口道:“你力氣太弱,如何寫得好。”謝楚恒想要換一張繼續寫的手停在半空,有些難為情地放下來。。

作者:瑞臨恒來直達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