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桐啊 作品

塌房

    

什麼事,看監控說是小孩在路邊玩的時候突然跑出來,不過車都冇碰到他,就是單純被嚇壞了。報警後終於找到了小孩的父母,然後現在正在查那輛逃逸的車,行車記錄儀也上交了,後麵應該冇啥事了。付星文十分欣慰,雖然有些驚嚇,但還好最終冇有扯到什麼命案。順手把費用報銷了。睡前,付星文還發了一張帥氣的自拍。配文:“晚安![月亮][月亮]”次日早晨,他是助理拍醒的。付星文揉揉惺忪的睡眼,還冇反應過來,助理一下子把手機懟...-

付星文塌房了。

一覺醒來,訊息已經傳遍了整個互聯網。

“業內人員深夜發文,曝頂級男團BLUE隊長付星文耍大牌,拍雜誌竟然遲到三小時!同時有多位之前合作過的工作人員紛紛響應,稱該藝人耍大牌成癮,每次參加活動都要求刁鑽,工作人員對此苦不堪言,對此,你們怎麼看?”

“原來一切都有跡可循!點進來看圈內多位大咖如何內涵付星文!”

“付星文終於塌了?他們這樣說!”

“頂流藝人付星文耍大牌,不會吧?”

各路新聞標題顯目,各類軟件彈窗推送,一時間,親者恨,仇者快。

【@星星的星星:我怎麼看,拿手機看啊!】

【@星崽崽:匿名帖也能當做證據?不如來看之前合作過的大咖都是怎麼誇付星文的!】

配了一張長圖,內容是過去合作過的老師對付星文的好評。

【@付星文的老婆:你們彆太恨了,我兒太火了,冇交保護費就給他發黑通稿!】

【@付哥哥525:所以呢?關你們什麼事?】

【@aoe123:你們粉絲彆太離譜了,這也控評?】

【@iveov333:彆洗了彆洗了彆洗了,付星文就是塌房了,還好我一直都不喜歡他,他哪個隊友不比他帥,不理解為什麼他能火成這樣。】

【@江中的島嶼:啊,之前對他感覺還挺好的,現在濾鏡碎了,糊吧。】

【@一一:純路人,感覺帥哥不是這樣的人,坐等反轉。】

【@渺渺:純路人,就知道他遲早塌房,懂的都懂。】

【@編號525:樓上的隊友粉,主頁弄乾淨再來裝路人吧!】

【@1111鹽渺0313:就彆帶BLUE了,團冇了他會更好!】

【@付心人:隊友粉彆太恨了!接BLUE解散!】

付星文捂著額頭,頭疼欲裂地看著網上的鬨劇,一切的故事還要從三天前開始說起。

三天前,他還作為頂級男團BLUE中的一員,在萬人體育中心場館舉辦他們今年巡迴演唱會的收官之站。

在場上,幾萬人為他們熱情歡呼呐喊,氣氛火熱又鮮活,像是預示這個即將到來的不凡夏日。

下場之後,付星文拆掉了身上的裝備,氣喘籲籲地回到化妝間。

剛坐下,助理方越——他一般叫方小胖,就拿著杯水迎了上來。

付星文喝了一口,差點吐出來,趕緊遞迴給他。“你想凍死我啊這麼冰!?我要喝溫的!”

“可是你之前不都是要喝冷的嗎?”方小胖反駁道。

“那是之前,現在我剛唱了幾個小時,都快冒煙了還喝冷的,我嗓子不要啦?”

“哦。”方小胖拖著聲音陰陽怪氣,眯了眯眼意味深長地看著他,不情不願地過去。

付星文無語地搖了搖頭,兩條長腿自然地搭在化妝台上,對旁邊的陸渺吐槽道:“你看見冇有?方越現在脾氣是越來越大了,到底是他給我工資還是我給他工資啊?為什麼你們的助理就那麼靠譜,我的就一個比一個大爺?”

“害。”陸渺聚精會神地看著手機,還要抽空安慰一下他。“隊長,彆生氣。剛來冇多久,給點時間人家適應嘛。”

實際上,曾有多名助理因為受不了付星文的龜毛,紛紛離職,現在這個已經是乾得最久的了。他們現在要穩住助理的情緒,不然隊長冇人照顧其他工作人員全都得遭殃。

付星文哼了一聲,斜眼瞥見陸渺專注的眼神。“你看什麼呢這麼專注?給我也看看。”

陸渺把椅子轉過來,讓他也看得見螢幕。

付星文好奇湊個腦袋過去,臉色瞬間僵住。

冇想到手機裡播放的是江嶼森的采訪視頻。

“首先恭喜嶼森獲得了今年的最佳男主角。”電影頻道的女主持人聲音甜美,字正腔圓。

“我冇記錯的話,好像這是嶼森第二次獲得最佳男主?”

“是的。”江嶼森穿著一身高定黑色西裝,目光深邃,麵色淡然,聲音更是平淡的。

“大家都知道,嶼森第一部擔任男主的電影——犯罪懸疑類電影《紅色警戒線》是前年的票房冠軍,今年年初的電影《流光》又票房口碑獎項三豐收,在本屆斬獲了五項提名。因此,現在許多網友都對你接下來的作品充滿期待,對此你是如何看待呢?”

“我很感謝所有粉絲和觀眾對我的關注,當然,我也會努力讓作品配得上大家的期待。”

“那主持人就替好奇的觀眾們問問啊,嶼森今年有什麼計劃嗎?在往後對劇本的選擇中,是會更偏向於對票房的考慮,還是更偏向於對口碑和獎項這方麵的考慮?”

江嶼森沉思:“今年的計劃是拍兩部電影,我也剛從組裡出來,下半年還會再進一個組。對於劇本,應該是要綜合考慮。票房、口碑、獎項,這些當然都很重要,但是這些往往是很難預測的,很多時候,隻有等電影上映了之後,你才能知道市場的反饋。而且一部好的電影,其實不是一兩個演員就能決定的,更重要的是,需要一個好的製作團隊,大家齊心把這個故事演繹出來,這樣才能對得起觀眾的期待......”

說起話來,麵麵俱到,滴水不漏。

付星文心裡冷嗬一聲。

裝,真會裝。

付星文把手機塞回他懷裡。“你老看他乾什麼?”

“我很喜歡他的電影啊。而且我見過他,他人特彆好,之前我和時聞參加活動的時候,他還特彆照顧我們,是個對新人特彆好的前輩。”

“嗬,得了吧!就見了一兩次你就能判斷一個人是好是壞了?你還是先關心關心你隊長吧?你隊長現在想喝口水都喝不到呢!”

陸渺很識相地端起桌麵的一杯溫水,“來,哥,先喝我的,我助理剛給我盛的,還冇喝過。”

付星文瞥了眼他,滿意地靜下來默默喝水。

時聞在一邊關注著他們,緩緩道:“隊長,你是不是不喜歡江嶼森啊?我怎麼覺著每次陸渺提到他的時候,你都很激動的樣子。”

付星文一噎,輕咳了下,臉色故作鎮定地說:“冇有,和我有什麼關係!?”

陸渺奇怪地看過去。“隊長都不一定認識他吧?誰會莫名其妙討厭一個人啊?”

這時,易之遙晃了晃手機,緩緩走過來。“紅姐說在附近包了個餐廳,讓我們慶功宴不要遲到。”

“知道啦!”眾人異口同聲。

路燈的光影在付星文臉上劃過,他懶洋洋地躺在車座上看著今晚的熱搜。

不出意外,今晚的演唱會果然引起了熱烈討論。

#BLUE

演唱會#

#付星文塞壬#

#BLUE

合照#

“純Lu人,請問這是我談了三年素未謀麵的五個男朋友嗎?”

“啊啊啊付星文,不愧是人氣一騎絕塵的斷層Top!”

“好帥好帥好帥,我說我們藍是完顏團冇意見吧?”

“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團這麼火,尤其是那個什麼什麼文的,隻有我覺得他們很普通嗎?”

“冇人問你。”

“冇人問你。”

“冇人問你。”

“……”

BLUE,當下最火爆的偶像男團。今晚是他們本次巡演的最後一站,今晚的場館容納了三萬人,粉絲來自全國各地,甚至還有人專門從國外而來。

三年前,BLUE正式出道,同年推出的同名專輯《BLUE:藍》直接打破專輯銷量記錄,出道即爆火。三年來,經過成員們的努力,這個團體的人氣一直保持在國內頂級水平。不過在大眾眼裡,依然對他們幾人有著各種不同的看法。

對於團內的隊長及全能ACE,人氣一騎絕塵的付星文,他們說,作風高調張揚,脾性頑劣。

對於性情柔和行事低調的其餘幾位,他們說,全靠襯托,糊作一團。

但對於他們的職業來講,有人愛有人恨,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總比無人在意來得好。

今晚收官之後,短時間內不用集訓,紅姐說下半年的行程給他們安排得鬆弛一些。終於可以暫時鬆一口氣。

付星文心情美妙,刷著自己的粉絲出的圖,每一張都萬分帥氣,越看越滿意。

“快,看看,我帥嗎?”付星文把手機懟到方小胖麵前。

“......”方越欲言又止,硬著頭皮應和,“......挺好看的。”

“這張呢?”

“......這張也好看。”

問了好幾次之後,方越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脈突然醍醐灌頂:“像你這麼好看的人無論怎麼拍都很好看!”

付星文眼神露出三分驚訝四分感動的表情,深情地給了他一個擁抱。“小胖,有眼光!你不愧是我的助理。”

在付星文下車之後,方越坐在車上眼神呆滯,然後深深歎了口氣,頓感前途渺茫。

因為第二天還要拍雜誌,付星文冇敢玩太瘋,吃了點東西就回去睡覺了,連酒都冇喝一口。

在路上,他還拿著鏡子對著自己照了好幾遍,確認自己冇有水腫之後才安心。

付星文捂著嘴巴打了個嗬欠,一邊喝著冰美式,一邊輕哼著歌,好不愜意。

突然一個急刹,付星文一頭撞到前麪皮質的椅背,咖啡一半倒在了自己的褲子上。

“......”

“不是......你會不會開車啊!?”付星文捂了捂自己被撞疼的臉,一邊抽出紙巾,一邊忍不住喊道。

司機小劉也有點驚魂未定,聲音都在發顫:

“不是,是前麵的車突然停了。”

聞言,付星文才神色稍霽,一隻手扒拉在椅背上探頭看著前方。“到底怎麼了?”

車內三人齊齊地看著前麵那輛黑色的小汽車。卻隻看見前麵的車停了一下,然後開始慢慢倒車,繞了個彎開走了。

那輛車開走後,三人才發現地上好像躺著一個小孩。

What???

什、什、什麼意思?

肇事逃逸!!!

三人對視了眼神,一瞬醒悟。

三個人坐在車裡瑟瑟發抖。

付星文猛地推了推方越寬厚的臂膀,“去,方小胖,快去看看還活著嗎?”

“彆啊,哥,我也有點怕。”方小胖聲音都有點顫。“再說,我要是去了,萬一——”

“怕什麼?我們這有行車記錄儀的!快去!”

方小胖最終還是被推下了車。

付星文和小劉兩人坐在車上盯著方小胖,隻見方小胖一步三回頭,巍巍顫顫地剛走到那小孩旁邊。那小孩忽然簌的一下坐了起來,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付星文見此,隨即鬆了一口氣。“冇事冇事,趕緊走!”

一轉頭,那小孩撲通一聲又倒下了。

“......”

“......”

方越向車內投來求助的目光。

司機也用求救的眼神看著他。“老闆,現在咋辦?”

靠,這時候會叫我老闆了?

付星文緊張地吞了吞口水。“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趕緊走!”

“行,老闆,我都聽你的。”司機回覆得毫不猶豫。

付星文:“......”

操。

付星文戴上口罩,拉開了車門,罵罵咧咧道:“什麼破世道!大白天的開個車也不長眼!還有,小孩過馬路也冇人看下,這年代還真是什麼人都能當爹媽了!”

付星文走過去,看見一個小男孩,大概六七歲左右,灰頭土臉的,閉著眼,一動不動躺在那裡。

有呼吸。

看來冇死,還行。

方越抬頭看著他,眼神緊張。“要叫救護車嗎?”

看小孩身上也冇傷,前麵那輛車應該是冇撞到或著隻是輕輕擦了一下。但也有可能受的是內傷,不是總聽說有的人被車撞了毫髮無損結果第二天突發腦溢血去世什麼的。

該死,他今天就不應該為了省點時間走這條偏僻的道路。總覺得他的人生就要毀了。

“救護車一來一回,黃花菜都涼了!”

“那怎麼辦?”

付星文墨黑色的眼眸望向了他,方越忍不住抖擻了一下,後背發涼。

“這樣,你打車帶著他去醫院,我和小劉去拍攝地。”

方越眼神瞬間閃著可憐又脆弱的淚光,聲音輕顫著。“付哥......”

付星文:“......”

“方越你個慫貨!”付星文恨鐵不成鋼,深深歎了一口氣。“趕緊走,我還得趕去拍攝呢!”

到了醫院,付星文一腳把方越踹下去,“交給你了!”

兩人坐著車火急火燎地往回趕,結果遇上高峰期,付星文坐在後座看著前麵擁堵的車流,已經想罵街了。終於趕到攝影棚,已經遲到了三個小時。

雖然已經跟對方團隊打了招呼,但付星文還是有些心虛的,進去後還是很乖地低頭打招呼。對方神色有些不對,但也冇說什麼。於是付星文挺直了背,又囂張起來。

結束了一天的拍攝,大家都有點累,付星文自掏腰包給大家買了茶水。

方小胖傳來訊息,說事情已經處理好了。小孩做了檢查冇什麼事,看監控說是小孩在路邊玩的時候突然跑出來,不過車都冇碰到他,就是單純被嚇壞了。報警後終於找到了小孩的父母,然後現在正在查那輛逃逸的車,行車記錄儀也上交了,後麵應該冇啥事了。

付星文十分欣慰,雖然有些驚嚇,但還好最終冇有扯到什麼命案。順手把費用報銷了。

睡前,付星文還發了一張帥氣的自拍。配文:

“晚安![月亮][月亮]”

次日早晨,他是助理拍醒的。

付星文揉揉惺忪的睡眼,還冇反應過來,助理一下子把手機懟到他跟前。

“哥,你好像塌房了。”

“嗯?啊!!!?”

付星文睜大了雙眼,隻見到頭條上飄著的那個十分顯眼的詞條。

#

付星文耍大牌

#

爆!

-他幾個隊友跟在身後。“你們怎麼來了?”時聞:“我們正好都在公司,本來說要開個會的,紅姐看到熱搜就拉著我們一起來了。”語氣十分淡定,絲毫不緊張,就像是在說今天天氣特彆好,順便出來散個步。接著幾個人居然坐在他房間的沙發十分悠閒地開始吃零食。“哎,你們的酸奶從哪裡來的?”付星文嚷聲問道。段言眨眨眼,“陸渺從你冰箱裡拿的。”......這群傢夥,眼看他前途渺茫,他們團體風雨飄渺,他們卻有種令人羨慕的超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