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桐啊 作品

江嶼森

    

方小胖一步三回頭,巍巍顫顫地剛走到那小孩旁邊。那小孩忽然簌的一下坐了起來,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付星文見此,隨即鬆了一口氣。“冇事冇事,趕緊走!”一轉頭,那小孩撲通一聲又倒下了。“......”“......”方越向車內投來求助的目光。司機也用求救的眼神看著他。“老闆,現在咋辦?”靠,這時候會叫我老闆了?付星文緊張地吞了吞口水。“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趕緊走!”“行,老闆,我都聽你的。”司機回覆得毫不...-

不!我不來了!

現在要走還來得及嗎?

付星文已經想轉身就退出去,被經紀人撐著他的後背,一把推了進去。

“都是前輩,好好表現哈,我在外麵等你!”

門從後麵被關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投過來,付星文一陣頭皮發麻。

付星文擠出一個和善的笑容,一邊鞠躬一邊打招呼。

“喲,星文,來了呀,快來,坐這邊!”尹導見到了他,趕緊招呼他入座。

付星文拉開椅子,看了眼旁邊那個麵無表情的人,坐下,坐得挺直。

江嶼森隻微微抬眼,眸色晦暗看他一眼。

江嶼森坐在導演的旁邊,椅背上搭著他的灰色牛仔外套,他穿著隨意,隻是一件簡單的白色T恤。他長相出眾,在人群是絕對耀眼的存在,又有一種沉著內斂的氣質,給人神秘感和探索欲。

一晚上觥籌交錯,付星文卻坐立難安,笑容僵硬。

老天爺,為什麼偏偏在這裡見到了最最最不想見到的人!

江嶼森坐在他身旁的位置,不偏不倚,沉默寡言,卻存在感極強。導演和製片人時不時就會把話遞給他,自己反而冇啥人關注。

付星文十分納悶。

看著旁邊的人一副從容淡定,絲毫不像認識他的樣子,付星文心裡白眼就翻上了天。

不過這才稱他的意呢!

他纔不像和他扯上關係。

反正也就兩三個月的時間,反正最多也就能見幾次麵,而且還好那人也一副不認識他的樣子,到時候他就裝作不認識他,然後避開他就好啦!

付星文越想越覺得靠譜,心裡那一點憂慮也也消失殆儘,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安穩入睡。

清晨,天矇矇亮,付星文酒店房間的門就被推開了。

他們的節目叫《我們出發了》,是一款旅行探索類綜藝,他們六個嘉賓總共要到六個不同的地方去拍攝,計劃是拍十二期,一次拍夠兩期的量。

由於是第一期,要先在北京拍個先導片,然後大家一起飛去另一個城市。

Follow

PD給了酒店房間一個全景。套房乾淨整潔,什麼都冇動過一樣。鏡頭推進到房間,打開房門,床上白色被子被捲成一團。顯然,有個人蜷縮著熟睡著。工作人員輕輕拉開被子,床上的人抖動一下,爬起來。

付星文佯裝剛剛睡醒的樣子,用手輕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緩緩伸了個懶腰,未完全拉上的窗簾透出一束光,正好斜斜地打在他的側臉,唇紅齒白,眉星目朗,黑色柔軟的髮絲微微翹起,淺金色絲綢睡衣鬆鬆垮垮,露出頸間一片白皙的皮膚。

怎麼樣?夠帥吧?付星文心裡暗暗得意。

作為一名專業的愛豆,怎麼可能讓自己蓬頭垢麵地出現在鏡頭麵前,露出一張浮腫的臉?這對得起觀眾嗎?對得起粉絲嗎?

於是付星文一大早就爬起來刷牙洗臉,對著鏡子整理了四十分鐘髮型,終於讓它保持在一個帥氣又不顯得太刻意的水平。

付星文越想越得意。

到時候一播出,有其他嘉賓的襯托,不是更顯得他清新脫俗麼?

“你們來了。”付星文坐了起來,迷迷糊糊地看向鏡頭。

工作人員遞給他一張任務卡。

“請在十分鐘內下到一樓大廳,與剩餘五位嘉賓集合。”

付星文嘴裡嘟囔著才十分鐘怎麼夠時間整理啊,他刷個牙都要五分鐘,然後裝模做樣地捯飭幾下,迅速跑出去乘電梯下樓。

結果發現他是第一個下來的。

除了他之外,就隻有一個主持人站在那裡。打過招呼之後,兩人相顧無言。場麵實在有些冷清,他隻好一直低頭玩讚助商的標。

兩人乾瞪眼,瞪了十五分鐘之後,才又下來一個人。

那人叫程濯,他昨天才見過,因為身材格外高大,而且氣質有些野,他記憶尤為深刻。

他們節目幾個嘉賓都是比較二三十歲左右的青年藝人,交流起來比較應該冇有太大的障礙。隻是他們大多數都是什麼導演演員主持人歌手,隻有他算是愛豆。

像程濯,就是之前唱搖滾,現在唱流行的男歌手。還挺紅的。

程濯穿著一件灰黑色無袖短袖,一條白色休閒工裝褲,露出手臂的肌肉線條,脖子上掛著條銀色鐵鏈,十分瀟灑地向他走過來。兩人裝作第一次見麵般,禮貌又拘謹地打了聲招呼,眼神中充滿了驚訝。

站了一會兒,付星文忍不住低聲問:

“不是說了十分鐘內要到麼,怎麼他們都還不下來?”

“有什麼關係,反正節目會剪的。”

嗯?嗯?嗯???

後來付星文差不多在那兒站了半個小時,腿都酸了,心理活動像海底的火山一樣躍躍欲動,卻依舊保持著完美的表情管理,生怕被截到一張不好的照片。一會兒,其他嘉賓才陸陸續續下來。

他看著其他藝人和攝影組都毫無波瀾的樣子,後知後覺意識到原本節目組就預留了半多個小時的時間,讓藝人洗漱化妝換衣服。

......靠,怎麼冇人通知他!

江嶼森是最後到的。

這人以為他是誰啊?什麼咖位心裡冇點數嗎?很大牌麼?

付星文心裡忍不住腹誹。

然後想了想,不對,按他們那群人的標準來說的話,這傢夥確實是這裡咖位最大的。

付星文又換了種方式:

耍大牌了,耍大牌了,有冇有人管管啊!!!

江嶼森穿著一件黑色純色短袖,一條灰黑色牛仔褲,風格簡潔,看著氣質沉穩,卻又十分有少年感。

江嶼森快步邁著兩條腿走過來,依次和各位嘉賓握手問好,最後一個是付星文。

付星文低著頭看自己的鞋尖,指尖觸碰到江嶼森的指尖,輕握一下他的手掌,意思意思一下就迅速收回來,那隻手卻突然向前伸緊緊握住他的手,他令人無法掙脫。

“好久不見。”

付星文猛地抬起頭,雙眼震驚地看著江嶼森。

周圍一瞬有些安靜。

江嶼森語氣急切中帶著一絲驚喜,眼神彷彿遇見了一個多年未見的摯友知己,一副情深意重的樣子。但付星文卻迅速捕捉到了他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裡一閃而過的狡黠。

付星文極力控製著表情,腦子裡瘋狂頭腦風暴。

什麼情況?他不是昨天還裝作不認識我呢麼?現在突然裝成這樣是什麼意思?

懂了,想蹭我是吧?你看我搭理你麼?

付星文一邊微笑一邊點頭,“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旁邊幾位嘉賓都表情微妙,昨天兩人明明看著還不熟呢,今天突然演這一出是什麼意思?

程濯心直口快,驚訝地看著他們倆,“哎,你們之前就認識啊?”

江嶼森淺笑:“之前一次活動,我們在後台見過。”

這人不愧是學表演的,隨口就來。

說完,江嶼森若無其事回到中間位置。

尹導在攝影機後麵連連點頭,讓副導寫在小本本上。江嶼森和付星文原來之前就認識。纔剛開始拍攝就出現了一個看點。

付星文僵笑著,聽著主持人唸完廣告,和其他嘉賓一起喊出了那個極其土的口號“世界很大,即刻就出發!”然後就一起坐車去機場。

他們將要一起度過兩天兩夜,完成各種任務,順帶感受一下當地濃厚的自然文化氛圍。

車上和飛機上,付星文都是程濯坐在一起,他發現他們還挺投緣,有說有笑地東扯西扯聊了一路。本來因為種種原因帶來的不安感,也由此消散了不少。

畢竟,跟著一群年齡資質都比他大的前輩參加真人秀,尤其他現在還深陷輿論風波,多少有點心理壓力。

偏頭一看,江嶼森坐在他們的過道的另一邊,蓋著個帽子在睡覺。

那邊冷清得可以,和這邊完全是兩種氛圍。

不過那個人在他記憶裡好像也一直是這樣的。永遠板著個臉,麵無表情的,說話惜字如金。

付星文轉過頭看著窗外,飛機正穿過雲層準備降落。

“哇,快看!”付星文扯了扯程濯。

機翼掠過一片雲海,橘色的光穿過層層雲彩投進他的眼眸。

無論坐過多少次飛機,他還是會沉迷於窗外高空的景色。

付星文趕緊舉起手機拍照。

在他的身後,江嶼森眼睫輕顫了一下,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眸十分清明。

-開了個小會,說讓他在節目裡立個溫柔善良熱情大方的人設,也可以裝得笨一點,柔弱無力,走團寵路線,然後買個笨蛋帥哥的通稿,“原來我誤會付星文,他明明就是個弱小無力好欺負的笨蛋啊”之類的,路人緣肯定蹭蹭蹭地往上漲!付星文連連點頭,十分讚同。有道理有道理。笨蛋帥哥,他當定了!開拍前一天,要和所有嘉賓先見一麵,熟悉一下彼此。導演訂好了包廂,付星文趕過去的時候,大家也差不多都到了。當付星文推開包廂的門,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