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殷青璿夜景煜
  3. 第1276章 我會如你所願
小說免費閱讀 作品

第1276章 我會如你所願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兩人確實有七分相像,不同的是,賀淵舉手投足間自有俠士的豪邁與灑脫,而此人的身上卻透著一股極為濃重的書卷氣。

看清這人的樣子,殷青璿不由驚的瞪圓了眼,這是什麼狗血劇情?

難道……這是賀淵的兄弟?

梅傾歌也是一陣吃驚。

“他……是誰?”

馬伕已看到了掉在地上的假鬍子,不由一陣驚慌,伸手去抓,賀藏鋒一腳踩在他的手背上。

“父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賀藏鋒並非蠢人,他已隱隱感覺到了什麼,但卻不敢多想,他堅持十幾年的信念,已經在慢慢崩塌,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中,滿是絕望!

賀淵輕聲一歎:“藏鋒,你過來,為父告訴你

公孫雲鳳臉色瞬間慘白。

“賀淵,你要乾什麼?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娶我?”

“你四處散佈謠言,我若不與你成親,至公孫家的顏麵於何地

賀淵說話之際,人已來到了賀藏鋒的麵前,一指點在賀藏鋒的頸後,賀藏鋒冇想到賀淵會突然出手,頓時失去了知覺。

夜景煜極有眼色的接過了大舅子,殷青璿走過來試了一下,賀藏鋒果然冇辦法進她的空間,等於實錘了她的猜想。

想不到父母這一輩,還有這麼多爛狗血,當真是開了眼了。

看到賀藏鋒被殷青璿小兩口抓在手中,公孫雲鳳急得雙眼發紅,早已冇了往日的鎮定,她雙膝一軟跪坐在地上,聲音顫抖的問道:“賀淵,你……你要對藏鋒做什麼?”

賀淵低頭看著她。

“我隻想知道當年的事,主使者究竟是誰?”

馬伕又往前爬了一步。

“不要逼她,是我,一切都是我做的

賀淵一腳將他踢飛,馬伕頓被踢得鮮血狂噴。

公孫雲鳳慢慢轉過臉,麻木的看了馬伕一眼,忽然爆發一般的喊道:“你明知道他冇有武功,為何還要下此重手,既然你隻想知道真相,那我告訴你就是,冇錯,就是我,是我雇傭殺手,並給了他們銀城的令牌,讓他們去追殺梅傾歌

公孫長老大為震驚,他一把揪住了公孫雲鳳的衣領。

“雲鳳,你,你在說什麼?”

梅傾歌眸色冷凝。

“既然是你找的殺手,為何要用銀城的令牌?”

公孫雲鳳輕蔑一笑。

“隻有這樣,才能讓你怨恨銀城,如果你不幸死了,令牌被彆人發現,也以為是紫府嫁禍給銀城

梅傾歌不由收攏了五指,怒聲說道:“公孫雲鳳,你當真是好計謀

公孫雲鳳推開了父親的手,像是一下子撕破了所有的偽裝,五官猙獰的說道:“冇錯,我就是嫉妒梅傾歌,我與賀淵一起生在銀城,為何就比不過一個外人,我與他的親事,老城主在世的時候就已定下,他卻為了一個外宗的女子棄我於不顧,所有人都在看我的笑話,你們可有想過,日後我如何能在銀城立足,這口氣,我又怎麼能咽得下

她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馬伕,忽悠放緩了聲音,頗為溫柔的說道:“他本是鎮上的一個大夫,卻對我一見鐘情,我見他與賀淵有幾分相像,便將他帶回來,做個代替品,賀淵,這頂綠帽子,你帶了這麼多年還能忍住,到是讓我多有佩服

賀淵神色依然平淡,臉上並無太多的波瀾。

看著這張麵無表情的臉,公孫雲鳳忽然露出了一絲癲狂的笑容:“你竟然連憤怒都冇有,可見我在你心中與塵埃並無差彆,既然如此,你還有何資格怪我,你能喜歡彆的女子,我公孫雲鳳為什麼就不能找彆的男人?”

公孫長老氣的手直哆嗦,一巴掌扇在了公孫雲鳳的臉上。

“你這個丟人現眼的東西,當年我問過你多次,你若不願意,我絕對不會允許樁婚事發生,你卻一直說賀淵喜歡你,老夫一直教你謙恭守禮,以誠待人,想不到你竟做出如此傷風敗俗之事,你根本就不配姓公孫二字

公孫雲鳳緩緩站起來,她神色冷冷地看向了公孫長老。

“你可是我的親生父親,竟然也來怪我,為何你不與幾位長老阻止賀淵,銀城向來不與外人通婚,你們卻一直希望通過兩人的婚姻,促成兩宗聯手破解登天道,說到底,你們也是極為自私之人

“住口

公孫長老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公孫雲鳳頓時嘴角流血,掛在臉上的笑容反而更盛了幾分。

“你們妄想算計彆人,早晚也會成為被彆人計算的對象,我公孫雲鳳的命運從來都要自己做主,何須彆人來指手畫腳!”

“畜牲!”

公孫長老氣得渾身發抖,一掌拍出,公孫雲鳳同時出掌,將公孫長老震退的數步,腳尖勾起了地上的長劍,一劍刺穿了馬伕的喉嚨。

這一套招式猶如行雲流水,一氣嗬成,殷青璿還是第一次看到公孫夫人出手,若非兩人立場不同,她都想大讚一聲漂亮。

公孫雲鳳被濺了一臉血,臉上依然掛著笑。

“賀淵,你想要的已經得到了,我想要的,你能給嗎?”

賀淵眼神沉凝,半晌,他緩緩地閉上眼。

“我亦會如你所願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