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交車上聽到聲音重疊了。時光能洗刷很多記憶,除了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古得蓋已經快記不起救自己的那個少年的模樣,但是他的聲音幾乎每天都在夢裡一遍一遍被鐫刻,深深地印在了靈魂深處。他閉上眼就能回想到,炎熱的夏日,坐在環遊海島的公交車上,一個穿著白色乾淨校服的少年坐到他旁邊,身上清爽的氣息帶了一絲涼意。少年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帶著笑意和他打招呼:“哈嘍,你好啊,你怎麼在公交車上還戴著帽子呢?”古得蓋睜開眼,...-

第二天上午9點,薯片準時敲開了古得蓋辦公室大門。

“坐坐坐。”古得蓋熱情地指了指自己的豪華真皮椅子。

剛和新boss打交道,薯片還有些拘謹。

她老老實實地坐在老闆的真皮轉椅上,隨便瞅了一眼電腦螢幕,整個人瞳孔放大,震驚了。

這都啥啊?

打開的網頁十幾個標簽,“如何征服俊美少年”“霸道總裁追妻招式”“如何避免被人陷害”“論談情說愛的藝術”……

古得蓋這才意識到自己的網頁被人發現了!

作為霸總,他臨危不懼,很體麵地伸手拿過鼠標,把網頁關掉,再打開了抖音介麵,聰家粉絲群。

“我這個賬號,米妮,就交給你了。昨天讓你新買的手機呢?”

“噢噢,這裡。”薯片老老實實把新買的手機拿出來,還順帶從揹包裡拿了一個脹鼓鼓的信封,遞到古得蓋麵前:“老闆,手機買成9999,還剩下10001,都在這裡麵。”

古得蓋翻著手機,英氣的濃眉皺起。

薯片心裡更加忐忑,結巴問道:“老闆,是這手機有什麼問題嗎?”

“不是啊,你這咋是512G的呢,咋不買1T的容量呢,會不會影響你做視頻的速度啊?這效能還是很重要的。”

古得蓋很認真地研究,萬一到時視頻做起來不順手,影響救命恩人人氣咋整?

“不行不行,這手機你送朋友吧。”說完,給王叔打了個電話,不到20分鐘,一個嶄新的手機被人送到了辦公室。

古得蓋美滋滋地拆開,一顆心落地了:“你看看,這1T的手機,滑起來都格外順暢,不耽誤事兒。”

薯片內心已經無力吐槽,表麵還是禮貌地微笑。

古得蓋折騰了半天,終於把米妮的賬號登了上去,重新遞給薯片囑咐道:“這號,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交給你了!你就安安心心當管理,認認真真做二創。愛播準備排檔個播的時候,一定要及時給我打電話,我要是有事,你就記得給他刷票。”

“好的,老闆!”薯片雙手接過手機,點開米妮的賬號,就隨便瞅了一眼,多少?她在心裡數了一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位數鑽石?這就是霸道總裁的賬號嗎?

“哦,對了,你彆一次刷太多,每個檔過了任務就行了,晚上個播就一個華子吧!愛播這人,謹慎小心,彆讓他發現異常,萬一被拉黑了,你就等著天價賠償吧。”

古得蓋說完還是有些不放心,拿起自己的手機再次囑咐:“你可得認真上班啊,這賬號咱們倆同時登著的,不要輕舉妄動!”

這神情,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談了個多少億的項目。

薯片表麵嚇得連連表決心:“老闆您放心,我初中混韓娛,高中混內娛,大學混泰娛,畢業縱橫語音廳,當過廳管、男明星管理,二創大姐,經驗豐富,一定努力工作!”

內心卻在疑惑,咱家這Boss是不是有毛病,這麼有錢,直接付違約金把人簽過來,想怎麼捧就怎麼捧。

薯片剛在內心腹誹完,古得蓋第三次不放心的叮囑了:“記住,這件事很嚴肅,一定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這也是簽協議的要求,萬一,萬一我愛播出事了,咱們就得法院見了!”

薯片趕緊做了個封嘴的姿勢,怎麼自己懷疑啥,老闆就解釋啥。她開始覺得這項工作也不是很美麗,主要是霸道總裁的腦迴路似乎不太正常,好像會讀心術!

古得蓋經過一段時間觀察,把米妮交給薯片,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決定。

多數時候,他隻需要美滋滋地拿著手機,在群裡和救命恩人聊聊天,有空了就去陪檔陪播。

這日子,很瀟灑,隻需要等救命恩人放下戒心,自己再主動告知身份,說不定他感動於自己的付出,不計較當年的不辭而彆。

然而還冇瀟灑幾天,薯片就告訴他一個晴天霹靂。

“啥?你說對家公司準備組搭檔,我愛播呼聲很高,可能要跟那位奇米老師組?”

古得蓋接到訊息時,正在跟著父親參加自家新樓盤的開盤儀式。

“是的,老闆,這是我最新得到的訊息,也是廳管小句姐姐告訴我的,公司有這個方麵的意思。”薯片小心翼翼地彙報最新情況。

她見老闆沉默不語,大著膽子分析:“一定是因為咱們家組合多,人氣高,所以對家也想走這個路線。老闆咋辦啊,你的愛播馬上要成彆人的了!”

手裡握著的剪綵紅花突然就不香了。

救命恩人要組搭檔,從此和彆人一起玩,自己要這億萬身家有何用。

他惆悵地望著天。

此時開盤儀式已經結束,邀請來的明顯們正在熱歌勁舞助興。

一個天才的點子從他天才的大腦裡冒了出來。這麼關鍵的時刻,當然還是需要找美美姐了。

正在辦公室裡檢視當月財務報表的美美姐,接到太子的電話,一個深呼吸,笑著接通:“蓋蓋呀,咋了,有什麼事呀?”

“姐,你能幫我找個音樂老師嗎?我想速成一下,我覺得如果要發展壯大咱們廠牌,就要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決定以身試險,去對家公司埋伏!”古得蓋說的真情實感,催人淚下。

美美姐隻能被迫感動:“蓋蓋你真的,我哭死,為了咱們廠牌操碎了心。我剛好有個朋友漆漆,是咱們這邊特彆有名的音樂老師,我聯絡聯絡,幫你安排課程啊。”

“好嘞,不愧是咱美美姐。”古得蓋掛了電話,心裡安定下來。

漆漆是國內身價很高的聲樂老師,雖然和美美是好朋友,也不是隨便就答應授課的。

“你怎麼不問問誰來找你上課呢?”美美姐一點也不擔心被漆漆拒絕。

“誰啊?誰能在我這兒插隊?”漆漆翻著樂譜,皺著眉問。

“就是,古氏集團的老總的獨生子。”美美姐說得樸實無華。

“哎呀呀,美美你怎麼知道我最近特彆有空,啥時候來啊,我都能抽出時間,到時和他好好談下我音樂培訓中心入駐GDG商場的事情。”漆漆眉開眼笑,滿口答應。

於是漆漆準備好租賃合同,在培訓中心等候古得蓋到來。

-T……”聰寶急的想哭了。“哎,這事兒也確實頭一遭遇到。你先彆急,我給公司反饋下啊,彆急彆急。”廳管姐姐安撫完聰寶,直接聯絡社長報告情況。而被拉黑的古得蓋,卻百思不得其解,怎麼100個華子刷完,人被無情拉黑了。他不相信這是聰的個人意願,一定是對家公司的要求,難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他一個電話打給自家廠牌的社長美美姐。大半夜被吵醒的美美姐心情不太美麗,她正準備衝著手機叭叭發火,一看來電備註“太子”,趕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