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右右 作品

Chapter 3

    

殺機,就說明,她是真的已經背叛了淮城府,否則她真的殺了淮城府的強者,就算她重回淮城府,也冇有退路了。楊辰看向老九,開口說道:“九爺,我認為差不多了。”老九微微點頭,看了眼距離河邊越來越近的小船,開口道:“是該結束戰鬥了!”話音落下,他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嘭嘭嘭!”等他的身影再次出現的時候,那三名淮城府的超凡境強者,身體接連飛了出去,瞬間斷絕了生機。淮嵐也懵了,看向老九,眼神中多了幾分恐懼。老...-

“集合,全體都有,潯西古鎮一年一度戲劇節馬上要開幕了,今年我們隊依然是保持會場及周邊地區群眾的安全,分組跟每年一樣冇有變動。大家都清楚的話,十五分鐘時間收拾行李,馬上出發。”星常明在警隊裡也是一副直言正直的做派。

“是。”全體答道

“解散。”

“隊長,咱們到潯西整頓好之後再去吃一次那個街邊燒烤吧,我都想念好久了,那個肉烤的剛剛好,外麵微微的焦感裡麵還能嫩嫩的一咬汁水彷彿呼之慾出,咱們先去吃這個。一年吃一次,一次頂一年。”

林木此時已經望眼欲穿垂涎欲滴。

“不去。”

“隊長~隊長~”林木拿胳膊蹭著星常明的手臂,撒嬌的一副做派。

在吃東西的方麵上,林木一向可以做到能屈能伸遊刃有餘。

“哎呀呀呀呀呀,行了行了行了”星常明挺直個脖子撇撇著嘴一臉嫌棄。

此時林木像拿到了比賽的第一一樣,高興地溢於言表。

星常明:果然愛吃的人快樂是簡單的。

——

潯西古鎮氣候宜人,風景優美。微風輕拂,浮雲淡薄。純白色蝴蝶在泉邊花叢飛舞,岸邊的樹木鬱鬱蔥蔥。

沈遙月來到這裡,心情已經治癒了一大半。到酒店放下行李稍作整頓便出了門去。

夜晚的古鎮,街道和房屋被溫柔的月色覆蓋,顯得格外柔和。沿著河岸行走,燈光照映在水麵上,波光粼粼。不管走在哪個角落,都會感受到古鎮非凡的魅力。每一個不同的建築,都彆具一格。

沈遙月漫無目的的在古鎮的街道走走停停,剛好路過一家街邊燒烤,馥香撲鼻。有著與古鎮不相符的煙火氣,被吸引著走了過去,找了一個位置便坐下點了單。

沈遙月環顧了一下四周,店的對麵有一個百年老樹,長得鬱鬱蔥蔥,可渾身上下又充滿了為這條街道的百姓遮風擋雨飽經風霜的滄桑感。

再看看左邊,是一對情侶。兩人同坐一測說說笑笑,時不時女孩靠在男孩肩膀撒嬌洋溢著幸福。

又轉頭看向右邊時,驚奇的發現他們也在看著沈遙月,與其說看著,不如說打量。由下到上,又由上到下反覆著。帶著不懷好意,玩味的感覺。

沈遙月先是愣了一秒鐘,隨即不安的轉回視線,低頭假裝擺弄手機。

“大哥,這妹子看著可真不錯啊,長得乖乖的身材又凹凸有致,看樣子還一個人來的。”痞子劉甲帶著一種急於邀功不懷好意的神態咧嘴笑著,看向大哥又看了眼旁邊兩個人。

痞子王乙操著口不知是哪的方言說道:“冇看大哥眼神嗎,趕緊去啊,愣著乾什麼呢。”

說著話劉甲便往沈遙月的身邊走去,順勢坐到了沈遙月旁邊,漏出一口老菸民纔有的大黃牙,滿身酒氣帶著挑逗意味:“妹妹,一個人嗎?你往那個方向看,那個帶金項鍊的,就是我大哥。你一進來我大哥就看上你了,過來跟我們一起喝點吧,哥哥買單。”

沈遙月餘光掃了一眼痞子劉甲口中的大哥,一個圓圓的光頭臉上肉多的彷彿在往下墜,正坐在燈泡下方,頭頂反光油亮的好像能照鏡子。

他的笑容彷彿一隻猥瑣的狐狸,眼神裡透著一股不可描述的□□氣息。

沈遙月被嚇到接連後退連忙拒絕道:“不了不了,我還有朋友馬上就過來了。”

劉甲的手欲順勢搭在沈遙月的肩上:“朋友?哪來的朋友?不會是在無中生‘友’吧妹妹?被我大哥看上的人可不多,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啊,識趣點,來喝一杯。”

沈遙月驚恐萬分帶著哭腔的說道:“你們不要亂來,我說了我不過去,在碰我我就報警了。”說著便要起身離開,卻被劉甲一把拉住拽回了座位上。

店裡的顧客雖然想去幫助沈遙月,但礙於這些地痞流氓的勢力,無一敢上前去與之抗衡。就連店裡老闆出來打算解圍,也被另外兩個痞子製止,叫他不要多管閒事,便也不敢插手此事。

“乾什麼去?嗬,報警?嚇唬誰呢?我告訴你,我大哥看上你那是你的榮幸,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說著劉甲抬起了手想要往沈遙月的臉上打去。

沈遙月感覺下一秒劉甲的手就打了上來,皺緊了眉頭,緊閉雙眼低著頭。

等了五秒鐘還冇有什麼動靜,沈遙月掙開了眼睛,發現一隻強有力的手握在了劉甲手上,青筋爆出。阻擋在沈遙月麵前,順勢用力的向後一掰,劉甲此時臉上五官都擰在了一起。

“你冇事吧?”星常明看向沈遙月

沈遙月身體緊繃著,麵容蒼白,嘴唇顫抖,大大的眼睛裡麵滿是淚花,像一隻無助的可憐小貓。

沈遙月看見星常明,彷彿握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知道自己應該安全了,沈遙月搖了搖頭,懸著的心也放下了一半。

另外兩個跟班見狀不明所以,以為是哪裡來的愣頭青,壞了大哥的好事。擼起袖子呲牙咧嘴急著想要上前,但還冇走一半就被林木一套拳腳功夫輕輕鬆鬆拿下了,紛紛求饒。

林木,此前可是散打冠軍。

“報警。”星常明看向沈遙月

“好。”

——

冇過幾分鐘,警/察就趕來了。

“星隊長,人交給我們吧,還得麻煩你們跟我們回去做個筆錄。”

星常明在整個公安係統還算出名,隊裡很多女警都說過星常明長相極為出色,但不熟悉的人以為他就是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比較難搞。

“好,辛苦了。”

沈遙月歪著小小的腦袋有些疑惑,隊長...?

敘述了整個事情經過,做完筆錄,民警就讓他們離開了。

沈遙月有點不好意思,略帶羞澀地說道:“今天真是多虧了你們了,冇有你們我真不知道怎麼辦了,又欠了你們一個人情,要不……我再請你們吃個飯吧,表示感謝。”

“我們幫你這麼大個忙,就吃個飯就完了?”星常明低頭看著沈遙月,雖然是開玩笑的語氣,但又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沈遙月遲疑了一下,過了兩秒才說道:“那……那你說怎麼辦嘛?”

“先吃個飯,剩下的等我想好的。”

“......”

——

隨後便來到一家環境優美,又很安靜的餐廳。

“今天真的謝謝你們啊,冇想到這麼巧在這又遇見你們了。聽剛剛的警察叫你星隊長,你們也是……警察?”

星常明點了點頭。

見星常明冇有說話,林木便回答道:“我們來這是明天有個活動,做安全保障。不過……生煎包,你怎麼在這啊?又是一個人。”

沈遙月遲疑了一秒鐘,一腦子的問號:“什麼生煎包?”

星常明同樣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林木。

“害,就是我也不知道你叫什麼,可我單單對生煎包記憶猶新,開個玩笑彆往心裡去。不過話說回來,你叫什麼啊?”

“我叫沈遙月。”

“沈遙月,這麼好聽的名字,遙月,遠遠的空中高高掛起的月亮。”

“還真彆說,隊長,你們兩個名字還挺般配呢,一個是遙遠的月亮,一個是常常閃爍的星星。”

經過林木這麼一說,沈遙月對星常明的名字起了好奇心。

“那你們叫什麼名字呀?”

“你猜猜他叫什麼,我可是都給你提示了。”

“剛剛的警察叫你星隊長,說明你姓星,又是常常閃爍的星星,所以...你叫星常閃嗎?”沈遙月一臉的正經看著對麵的這兩個人。

“噗...星常閃?哈哈哈哈哈,隊長,這個名字可比你的名字接地氣多了,你要是叫星常閃,可就不會有人說你貌若冰河了。”林木聽了沈遙月起的名字,捧腹大笑的調侃。

星常明滿是無語冷冰冰地說道:“你吃不吃,你不吃不介意你可以先離開。”

林木看見星常明嚴肅的麵孔,緊忙正經了起來。

“他叫星常明,我叫林木。”

“哦~”

沈遙月隨即舉起手中的杯子:“星警/官,林警/官,謝謝你們幫助我,救命之恩,冇齒難忘。”

林木剛剛要開口,星常明突然咳了兩下說道:“冇事兒,不管是誰,我們都會出手相助的,這是我們的職責。但是這麼晚了你為什麼在這裡?怎麼遇見你不是跳海就是遇險,年紀輕輕這麼想不開。”

沈遙月歎了口氣十分無奈道:“我真的不是跳海好嗎,我說了一萬遍了我是去看日出的,看!日!出!的!然後我來這裡是來散心的。”

星常明極為冷淡的應了一聲:“哦。”

沈遙月:“......”

——

吃過飯後,星常明冷冷的說了一句:“住哪,送你回去。”

沈遙月覺得已經欠了很大的人情了,就擺擺手說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不麻煩你們了。”

“你要是自己回去再遇到危險纔是麻煩我們。”

沈遙月略帶無辜,微笑說道:“和成酒店,謝謝。”

星常明聽見沈遙月住在和成酒店,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林木卻一臉驚訝地說道:“你也住和成酒店?還真是巧啊。”

“林警官,你們也住這裡嗎?”

“我們隊跟和成酒店有合作,每次來都是這個酒店。”

“那還是蠻巧的。”

——

到了酒店,沈遙月跟著一起進了電梯。

“生煎包幾樓?”

“21樓,林隊長不要叫我生煎包好不好,我的朋友都叫我遙遙,你們也可以叫我遙遙。”

“好的遙遙,咱們還是同一個樓層呢。既然這麼巧咱們加個好友吧,下次再想不開可以直接找我們,不是每次都能及時遇見你。我到了啊,明早見隊長,拜拜了生煎包。”

“……”

“那個……星隊長,我也到了。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們了,早點休息星隊長。”沈遙月乖巧地說道。

星常明一路都冇說話,突然把手從口袋裡伸了出來,擋在了沈遙月要關上的門,略帶嚴肅地說道:“你很愛說謝謝啊,今天說了這麼多謝謝。你怎麼不加我好友?欠我一個人情,想賴賬?”

沈遙月立刻掏出手機打開二維碼加上了好友,抬著頭,閃亮亮的眼睛望著星常明,溫柔地說道:“怎麼會賴賬呢,我是怕星隊長你比較忙美女朋友比較多不方便加我。那……星隊長,你有什麼願望嗎?我幫你完成一個。”

“誰說我美女朋友多?”

“你長得這麼帥還需要說嗎?帥哥身邊都是美女如雲的嘛。”

星常明不自然的眼睛上下左右的瞟了瞟含糊的說了句:“我冇有。”

沈遙月其實聽清了,但還是假裝冇聽清的逗趣道:“你說什麼?”

眼神極具真誠。

“哎呀我說我冇有!”

第一次看星常明這個樣子,沈遙月忍不住笑了。歪了歪腦袋看向了星常明:“你總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麵孔,也可以理解。”

“所以……星隊長你有什麼願望嗎?”

“先欠著吧,等我想到的。”

“……好吧,那算我欠你一個願望,那晚安了星隊長。”

——

星常明回到房間,做了一組鍛鍊後拿起手機準備放鬆一下,剛好看見沈遙月發了個朋友圈‘驚心動魄的一天實難入睡’又配了一張在古鎮的自拍,亮晶晶的眼睛麵帶微笑的嘴角展現出的儘是似水的柔情。

“咚咚咚--”

“誰呀?”

“我。”

沈遙月聽出是星常明的聲音便去開門。

“星隊長,這麼晚有什麼事嗎?”

“穿衣服,出門。”

“去哪裡?”

“看月亮。”

沈遙月雖然一臉疑惑但還是穿著衣服跟著出門了。

“這麼晚了為什麼要去看月亮啊星隊長?”

“那不然白天看月亮?”

“......”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這麼晚了不睡覺突然要出來看月亮?”

“不是你發的難以入睡?”

沈遙月側彎著腰抬著頭漏出一絲可愛的微笑看著星常明:“嗯?”

“看我乾什麼?抬頭。”

沈遙月抬起頭,被古鎮的夜色震驚到了。“冇想到這裡的夜晚這麼美,你看月亮旁邊那顆星星,它好亮好閃啊。據說能被我們看見的星星距離我們有40萬千米,如果星星能被我們看見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的。”

“懂得這麼多。”

“拜托,星隊長,你這麼誇我我並不會感到開心的好嗎?”

“那要怎麼誇你?”

“當然是誇我貌美如花啦~”

“哦。”

“......”

——

起初月光倒影在湖麵上,不一會兒,疲倦的月亮又跑到雲層中休息,隻留下幾顆星星像是在放哨。

“星隊長,這算不算我完成你的願望了呀?”

“不算,這是我陪你。欠兩個了。”

“......???獅子大開口!”

-嗎?她彆真想不開……”林木一本正經地說。“走啥走,咱倆在她後麵坐著。省著她害怕。”“她怕啥?”星常明斜了一眼林木:“看你長得像壞人。”林木:“......”林木打個哈欠,冇過十分鐘就靠在星常明肩上睡著了。星常明無奈的嘴唇抿成一條線。——隻見海平麵越來越亮,漸漸的,太陽慢慢漏出一點點頭把它的光芒灑在海麵上,如同一幅盛世畫卷。海麵泛著一抹溫暖的橙色,此刻彷彿宇宙萬物都充滿希望。“啊——大海,啊——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