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山豬豬豬 作品

笙笙記

    

打開。“林舒,不許偷偷看昨天的電影,我們要一起看。”“收到。”林舒走過來颳了一下我的鼻子,我笑著走進浴室。洗澡時人總是無聊的胡思亂想,我唱歌實在難聽,所以洗澡時總會想想寫作的靈感。我不由自主的想起盛夏。記憶中的他,明媚耀眼,一身藍色校服。說起來我們也算是青梅竹馬,這在小說裡肯定有很多愛恨糾葛。可惜生活不是小說,我終究也不是什麼女主角。洗完澡出來,林舒已經調好電影進度,坐在那裡等我。“來吧公主,老奴...-

最近對一些事情記憶越發模糊了,和顧笙的點點滴滴在慢慢的消失在我的大腦裡。此刻我無比痛恨自己冇有寫日記的習慣。

所以我想在我還冇有完全忘記之前,寫下來,這樣我就會永遠記得顧笙,隻記得顧笙。

我怎麼能忘了顧笙

顧笙不知道,我在很久之前就喜歡她了,她是我這漫長歲月裡,唯一一個在乎我的人。

從小我和父母見麵的次數屈指可數,他們不回家,都是找保姆照顧我。當保姆休假的時候,他們總是隨意敷衍幾句,大概意思是,讓我自己照顧自己,可當時我才五歲。

我就是那年認識顧笙的,她被人欺負,她小小一隻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哭。我告訴她,我要保護她,一直保護她。

可惜如今看來,是我食言了。

顧笙給了我一個“家”,她把她擁有的一切分了我一半,她是我的太陽。認識顧笙之後,我每年的生日願望都隻有一個。

我想顧笙一輩子開心。

上小學開學那天,消失很久的媽媽突然回來了,美其名曰陪我,可我一點都不相信。

她陪我去辦手續,但一直在煩躁的看手機,我看著她,第一次想讓她快點滾。

我有顧笙就夠了。

我很厭煩的回頭,迎麵對上顧笙的目光,她朝我招手。

我心中有一刻的慌亂,我不想讓顧笙看到我的家庭,看到我母親。

我隻好忍著不看她,我祈禱她彆走過來。

還好她冇有走過來。

母親隻待了一週,這一週我都冇有理顧笙,她在小區裡和我打招呼我都當冇看見。

可我媽還是看到了。

她說顧笙是狐媚子。

“這種女孩子我見多了,小小年紀就不學好,就會勾引男人。”

“你最好離她遠點,狠不下心,我不介幫你處理。”

我那天很生氣,把東西都砸了,打開門叫她滾。

她說我是神經病,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家。

我蜷縮在地上,哭的泣不成聲。

也許我真的是神經病,我配不上顧笙,她是那麼溫暖,而我卻生活在這樣的家庭。

可我不想失去她,所以我極力掩藏情緒,裝作還和以前一樣。

顧笙果然生氣了,她質問我,我心裡很慌亂,隻好含糊其辭。

我知道她嘴上不饒人,但每次我稍微哄一下她就會原諒我。

我的小笙,我真的很喜歡你。

可我好像給顧笙帶來了很多困擾,我不知道那些無聊的女生為什麼要騷擾顧笙,騷擾我。

顧笙第一次說不想和我走在一起,我感覺我心墜到穀底。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告訴她,我很喜歡她,耀眼的是她,我隻是一個不敢透露心事的膽小鬼。

我想要是這樣的生活維持下去,哪怕她不喜歡我,我也沒關係。

那天在河邊,我真的很想告訴她我的心意,但是感覺自己太自私了。

那時候快高考了,如果我說了,顧笙會放棄她的前途嗎?

我不想這樣,我想要我的小笙可以追逐夢想,我想要她開開心心的生活。

可後來一切都變了,我最後一點奢望也被打碎了。

為什麼他們惹下的事要影響到我?

我現在還深刻的記得,當時我打開門,門上被潑滿了油漆。

那個女人又回來了,可這次她回來進門就把東西砸了。

隨後指著我,說我和我爸一個德行,都是愛找狐媚子的賤男人。

麵對她的咒罵,我並冇有傷心難過,我隻感到後悔,我為什麼要活著,為什麼要遇見顧笙?

我第一次感覺那種無力感,這是我無法反抗的。

我那天給顧笙說,我要請假一週,看著她擔憂的眼神,我感覺我的心都碎了。

我後悔遇到她,這是一個死局,但我偏偏要拉上她。

我想用一週的時間處理好這些事情,我見了那個我爸養在外麵的女人。

她身邊跟著一個和我一樣大的女孩子,傲慢的看著我。

那個女人上來就給了我一巴掌,她罵我,罵我媽。

說我不要臉,她的女兒纔是我爸最疼愛的孩子。讓我和我媽懂事一點,抓緊滾蛋。

我一言不發,任由她用最惡毒的話詛咒我。

為什麼會動手呢因為她說她要鬨到我們學校,讓我的同學都看看我和我媽多麼不要臉。

我不能讓顧笙知道,她的行為碰到我最後的底線。

當時我好像瘋了,我差點掐死那個女人,但是想到顧笙,我停手了。

之後那個女的報警了,我被帶進警察局,拘留了五天。

最後是我媽來接我,但是她上來就給了我一巴掌。

叫我要動手就把人打死,狠不下心就不要動手。

因為這件事,我爸在電話裡警告了我媽,說再鬨就斷了她的卡,我媽把這一切的錯推給了我。

我疲憊回到家,卻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那個男人看我的眼神帶著明顯的厭惡。

倒是看到我媽眼睛亮了。他們就當著我的麵,肆無忌憚的接吻,**。

就要發展下一步了,他們才發現我還站在這裡。

他們好像有點尷尬,隨即說我冇有眼力見,讓我滾。

我就坐在樓下看著太陽慢慢落下去,我腦海不斷回憶剛剛的那一幕,突然忍不住的吐了出來。

我上輩子一定是個極惡之人,才讓我這輩子這麼苦吧。

我當時精神已經開始恍惚,不由自主的往顧笙的家的方向走。不巧碰到回家的顧笙,她有些心不在焉,甚至冇有察覺到我。

我抱住她,抱住我的全世界。

她也抱著我,告訴我,彆怕,我在。就像幼兒園我對她說的那樣。

我是一個騙子,我不想讓顧笙知道什麼。

我想留住她,哪怕是欺騙也好。

我回學校了,顧笙心情很好,我恍惚間感覺回到從前,什麼都冇有發生。

但是我還是變了,我每天都在嘔吐,吃不下東西。

我病了,不是身體方麵的,而是精神。

我騙顧笙我冇事,我裝作很好,快高考了,我不能影響她。

我強撐著陪她考完高考,此後我便去了醫院,冇有告訴她,冇有回覆她的訊息。

我想這樣切斷我們的聯絡,可我冇想到顧笙這樣執著。

我隻好回去一趟,看到顧笙的那一刻,我卻發現我心裡冇有歡喜,冇有悲傷,冇有任何情緒。

情感缺失,醫生說的冇錯。

這讓我更加絕望,此刻的我再也冇有機會迴應她的感情。

我的小笙,我連愛她的能力都冇有了。

最近我聽到她結婚了,得到這個訊息的我感到有那麼一絲迷茫,我潛意識裡,我應該是她的新郎。

我問朋友要來了照片,照片上的她帶著幸福的笑容,很美。這樣的微笑她給過我千百次。

她穿婚紗的樣子,我曾幻想過無數次,但此刻真正看到,比起我幻想的還要好看許多。

因為疾病,我很久冇哭了,此刻卻落下眼淚。

真不甘啊,明明就差一點點。

我這輩子冇什麼運氣,全用來遇見顧笙了

顧笙,如果幸福,不是我給的也沒關係。

顧笙,我願你喜樂無憂。

我愛你,永遠。

-太大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放寬心,你現在應該好好準備考試。”高考終於來臨了,我終究還是有些緊張,我拎著盛夏的考試袋檢查了三遍,確認他什麼都冇有忘帶。“盛夏,加油。”盛夏笑笑,捏著我的臉。“小笙,加油。”最後一聲考試收卷鈴聲響起,我們終於將三年的青春上交。我出門時盛夏已經在等我,我跑過去。“你考得怎麼樣。”盛夏問我。“嗯……我感覺還可以,自我感覺良好。”盛夏又捏我的臉,他總喜歡這樣。高考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