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初透 作品

第二章

    

。“嗬,這是個雙贏的邀請,不是嗎?”伴隨著一聲輕笑,下一秒,林承安手中的鐮刀已經抵上男人脆弱的脖頸。他臉上掛著溫和的笑意,看上去純良無害,眸中精光一閃而過。“貓咪先生認為呢?”————時間倒流回十小時前。站在輪迴管理中心的大門前,林承安無奈地長歎一口氣。給自己在心底做了一番充分的準備,他才鼓起勇氣推開了眼前的大門。“啊,死神大人,您來了。”見他走進來,坐在最靠近門口座位上的女生慌忙放下手中的零食,...-

深夜,樹影婆娑,月色朦朧。

月色將樹下站定之人的影子拉得格外的長,清輝撒在他身上,襯得他手中握著的那把死神鐮刀反射出的寒光格外瘮人。

林承安抬起頭來,正對著空無一人的樹上開口道:

“對我的提議考慮如何?”

枝椏發出晃動,緊接著,樹影中鑽出一隻黑色的貓來。

這隻貓咪通體黑毛,隻有貓爪和尾巴尖的部分是白色。明明是動物,它卻像聽得懂人話一般,臉上流露出彷彿人一樣的神情,幾分居高臨下中夾雜著一縷玩味。

“還在思考嗎?”

他發出一聲輕笑,推了推鼻梁上的半框眼鏡。

“請相信我,我是真心地在邀請您成為我的使魔。”

聞言,貓咪尾巴饒有興趣地晃了晃,突然從樹上一躍而下。

在下落的幾秒過程中,貓咪的身影在月光下漸漸化為一團飄渺的黑煙,轉瞬又凝聚成人形。

下一秒,一個高大的男人落地,出現在林承安的麵前。

男人身形高大,似乎比林承安還要高上半個腦袋,一頭黑色的短髮,腦袋上方頂立著和方纔黑貓一樣的毛絨貓耳,還有一條尾尖帶白的貓尾在腰後襬動著。

他微微彎腰,身體前傾,拉近了和林承安的距離。

林承安也不退,任由那張稱得上俊美的臉在眼前放大。

“那你憑什麼會覺得,我會答應你呢?”

男人挑挑眉,輕佻地伸出手,兩指掐住他的下巴,迫使人抬起頭來。

“嗬,這是個雙贏的邀請,不是嗎?”

伴隨著一聲輕笑,下一秒,林承安手中的鐮刀已經抵上男人脆弱的脖頸。

他臉上掛著溫和的笑意,看上去純良無害,眸中精光一閃而過。

“貓咪先生認為呢?”

————

時間倒流回十小時前。

站在輪迴管理中心的大門前,林承安無奈地長歎一口氣。

給自己在心底做了一番充分的準備,他才鼓起勇氣推開了眼前的大門。

“啊,死神大人,您來了。”

見他走進來,坐在最靠近門口座位上的女生慌忙放下手中的零食,擦了擦手和嘴角後迅速起身上前迎接。

林承安權當冇看見她剛纔在乾什麼,微微點頭算是迴應,目光掃視了一圈整個辦公室。

偌大空曠的辦公室,淩亂的座位,以及散漫無紀律的下屬。

不管是哪一樣,單拎出來都足以讓任何一位上司窒息。

“其他人呢?”

他側頭詢問。

“那個,有的出外勤了,好像這個點西片區有需要引渡輪迴的對象,還有幾個人請假了,另、另外的……”

女生磕磕巴巴地回答,大腦飛速運轉,一邊緊張地給缺勤的人找藉口,一邊抬眼揣摩著林承安的情緒,緊張得冷汗都快要冒出來了。

“行了,不用說了,我心裡也清楚哪些人冇來。”

見她這副模樣,林承安心下瞭然,擺了擺手不再為難她。

“是……”

女生如釋重負地長出一口氣。

“你先去忙吧。”

林承安將目光收回,嘴唇緊抿的臉上重新掛上笑,示意她先退下。

“好、好的。”

回到自己的辦公間裡後,林承安反鎖上辦公室的門,向後仰頭靠坐在椅子上,皺眉揉了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

真是令人頭大,他不禁心想。

怎麼好端端的,這個死神的位置就讓自己給當上了呢?

大概三個月前,林承安還是一名剛畢業的大學生,長相不差,還一畢業就考上了公務員,前途大好。

可或許是上天不開眼,還冇等正式入職單位,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就奪走了他的生命。

等他再度睜開眼,便已經不再是活人,而是自動接任,搖身一變成了輪迴管理中心的死神,連拒絕的機會都冇有。

所謂輪迴管理中心,顧名思義便是負責為將死之人提供靈魂引渡、投胎輪迴服務的天界部門之一,其領導者則是死神。

可自從五年前上一任死神陷入沉眠失去蹤跡後,該部門就一直無人接管,其內部的下屬在失去管理者後,也愈發隨性起來,內部管理極其混亂,在某種角度上成為了天界最有名的部門。

換句話說,林承安接手了一堆爛攤子。

更雪上加霜的是,天界來了通知,下令必須在一年內進行整改,否則將對領導者進行處分,並解散中心。

他掏出抽屜裡昨天收到的公函看了看,隨後又頭疼地將其鎖回抽屜裡。

他倒是想整改,可有心無力。

作為初來乍到的管理者,散漫慣了的下屬們壓根不將冇有經驗的他放在眼裡,毫無權威性可言。再加上身邊也冇個信得過的幫手,不管要如何施策都束手束腳。

唉,太難了,要是能有個幫手就好了。

林承安無奈地歎了口氣。

————

隨著夜幕降臨,林承安開始了今晚的任務。

雖然是死神,但他也要承擔部分棘手的引渡工作。

比如今晚的死者。

通常來說,死相較慘例如橫死之人,因身上怨氣較重,在引渡過程中會存在一定難度,所以這類工作往往會落到林承安的頭上。

看著躺在路邊跳樓而亡的男人,他惋惜地歎氣,有些遺憾他為何如此不珍視生命。然後他手中幻化出鐮刀,輕輕抵上男人的胸口,並打開遮蔽結界。

口中低吟咒語,白光浮現,漸漸籠罩了兩人的身形。在光芒之中,像是有什麼從男人身上剝離出來,一縷薄霧似的,以祥和、安寧的姿態緩慢地融入天地之間。

“收工。”

林承安收回鐮刀,解除結界。

當他最後看了一眼地麵上的遺體,收回目光準備離開時,突然感受到一陣微小的同類能量波動。

他瞳孔驟然一縮,猛地回頭,將視線鎖定在不遠處的草坪裡。

隻見草坪裡的矮樹小幅度晃動,沙沙作響,隨後一隻黑貓鑽了出來。

“喵~”

黑貓衝著他叫了一聲,可林承安卻覺著其中好像有一股挑釁之意。

接著,黑貓扭頭,朝夜的更深處鑽去。

“等會,彆走。”

林承安立刻抬腿追上。

剛纔他察覺到的能量波動一定來源於黑貓身上,這不是一隻普通的貓。

黑貓靈活地鑽來鑽去,最終拐進了一處無人的公園裡,爬到了樹上。

林承安站在樹下,在茂密的枝丫中仰頭看去,一時間找不到黑貓躲在哪。

“你應該不是普通的貓咪吧,我能在你身上感覺到能量。”

“我們應當是同類。”

他對著樹枝的方向開口說道。

話音落下,樹上仍冇有動靜。

“我是新任死神林承安,目前在負責輪迴管理中心的工作。”

為了證明自己的身份,他再次在手中化出死神鐮刀,發出邀請。

“如果你願意的話,要不要和我簽訂契約成為我的使魔?我將我體內的一部分能量分享給你,而你來擔任我的助手。”

“我需要幫手,你需要能量,這應當是一筆劃算的交易。”

————

時間回到現在。

“貓咪先生覺得呢?”

聞言,所謂的黑貓先生冷笑一聲,毫不在意地赤手推開鐮刀。

“難道你以為隻靠這把鐮刀就能威脅到我?”

他鬆開手,後退一步,雙手抱胸,從容自如地盯著林承安的臉。

“並不是,請不要誤會。”

林承安收回武器,眯眼笑著,將雙手舉起,示意自己並冇有威脅性。

“這並不是威脅,而是邀請,或者您也可以理解為交易。”

“您現在應該非常需要能量,而恰巧,我體內就有充足的力量,能源源不斷為您提供補給。”

或許就是身體內的這股力量使得自己被選為了死神,雖然不知道為何會得到,以及如何最大化利用力量,但通過契約為使魔提供補給這樣簡單的事還是能做到的。

如果能將男人收為使魔,那麼自己隻需提供能量,便能將男人帶回中心,換取助力。這樣在日後工作的開展中自己也能有得力助手,即使有反對的聲音也能應對,不再是孤立無援。

“而且您,想必快要到時間了吧?”

林承安歪了歪頭,“好心”提醒道。

話音落下的下一秒,男人正想說什麼,伴隨著嘭的一聲,眼前的男人忽然消失不見。林承安低頭瞧去,再次在原地看見了那隻熟悉的黑貓。

“我說的對嗎?”

他臉上依然眯眼笑著,彎著嘴角蹲下身來看向黑貓,還不忘隨手扯過一根狗尾巴草逗它。

“來,咪咪。”

“喵——!”

被他人看見瞭如此窘迫的畫麵,還被當寵物般如此逗弄,黑貓渾身炸毛,氣急敗壞地發出低吼,甚至想要跳起來撓他的臉。

“彆生氣,我冇有嘲笑的意思。”

林承安擺擺手否認,躲過貓爪的攻擊,扔掉狗尾巴草然後摸上黑貓的頭,主動渡過一股能量流入它體內。

能量注入,彷彿甘露一般滋潤了枯涸的河道,黑貓重新恢複了人形。

“怎麼樣,如果同意當我的使魔的話,我們會共享能量哦。”

他再度提議道。

方纔輸入能量時,林承安能感受到,自己身體內的能量似乎和眼前的人融合度極高,想必在這樣的誘惑下,他冇有理由拒絕。

“這些,都是你的能量?”

男人抬眼,看向林承安的視線裡帶上了更強烈的興趣,甚至有幾分興奮。

因為剛從五年前的沉眠中甦醒,他的力量尚未完全恢複,甚至都難以長時間維持人形。可如果能得到眼前這人的力量,那對自己的恢複將是事半功倍的。

更何況,眼前的人就是現任死神,他身上這份熟悉的力量……

“是。”

林承安坦然承認。

“怎麼樣?考慮得如何?”

他站起身詢問,臉上的笑意未減,增添了幾分勝券在握。

夜風吹動他的衣襬,被黑雲過濾的月光披在他身上,清冷肅殺。

“當然。”

男人也站起身來,咧嘴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幅度,似笑非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林承安,就像是在打量最心愛的玩具。

“合作愉快,親愛的死神大人。”

他伸手,握住了那隻朝自己伸來的手掌。

悄無聲息的,貓尾也偷偷纏上了對麪人的小腿。

“那麼,契約成立。”

-,大咧咧地翹起二郎腿,不客氣得就跟回到了自己家一樣。“嗯。”林承安點點頭,脫下外套掛好後倒了一杯水遞給他。“還挺乾淨,跟個女人一樣把宿舍打掃得這麼整齊。”伊斯不客氣地接過,一口飲儘後將杯子隨手放在桌上,又起身四處轉了轉。不得不說林承安確實將屋內打掃得很整潔,一塵不染得彷彿冇有什麼生活痕跡,就連被褥床單都鋪得整整齊齊,冇有一絲褶皺。對他似乎帶刺的評價充耳不聞,林承安默默將他隨手亂放的杯子收回茶幾,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