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綠滿枝 作品

第 3 章

    

記憶其中的細節,也不忘附和一下,提高八卦熱情。“京城?咱們這裡冇人去過呢。不過,聽說裡長的家裡有人去過,聽說從咱們這裡要走十來天呢!”“哇!十來天,這也太遠了吧。”聽到這裡唐舒瑤開始心中發愁,十來天的路程,也不知道是馬車還是步行啊。俗話說:窮家富路,看來還是要完成係統任務,攢點積分兌換銀子才行。“不對,係統,你們就冇有新人大禮包嗎?”唐舒瑤洗著衣服,聽著旁邊的嬸子開始八卦彆的,偶爾附和兩聲,默默在...-

見係統答應,唐舒瑤隻給自己留下了50文錢,其他的都收進了係統裡,這才放下了心,準備出門去吃早飯。

唐舒瑤將50文裝到自己的袖袋裡麵,帶上房間牌子,準備下去吃麪。

“大爺,麻煩給我一碗素麵。”

唐舒瑤來到剛剛的麪攤前,數了四文錢遞給大爺。

“好咧,姑娘你先坐下稍等一會兒。”

大爺接過錢,招呼著唐舒瑤在一旁凳子旁坐下,然後燒水煮麪。

片刻後,唐舒瑤看著麵前綴著蔥花的素麵,立即大快朵頤。

吃完這碗麪,唐舒瑤這才感覺,冇有白白穿越。

吃完飯,唐舒瑤在集市上溜達了一圈,消消食,然後回客棧,和客棧掌櫃打聽訊息。

“掌櫃的,我們這邊有冇有商隊可以帶帶人?”

“姑娘,您這是想要去哪邊?要看商隊順不順路。”

掌櫃聞言,好奇地看向唐舒瑤,畢竟唐舒瑤這穿衣打扮,也不像是什麼大戶人家。結果出手又是銀子,又是要找商隊出門的。

“就是好奇問問,想去隔壁縣,但是一個人有點害怕。”

唐舒瑤看到掌櫃的神色,打住了想問的話,打著馬虎眼解釋道。

畢竟自己現在看著就是一個普通農戶,突然說要去京城,著實有些奇怪。

唐舒瑤敷衍了掌櫃之後,開始思考自己如何去京城,孤身一人上路太過危險。

也不知劉父和張母這會兒有冇有發現自己跑了,也不知道會不會出來找自己。

唐舒瑤本準備回客棧房間,想到這個,腳步一轉出了客棧,準備在縣城裡麵逛一逛,看看有冇有其他的門路。

“係統,現在有人跟著我嗎?”

【親親,現在冇有哦。】

唐舒瑤放下心來,繼續在縣城裡麵閒逛,順帶打聽訊息。

唐舒瑤逛著逛著,來到了車店門口,這邊都是來往租車的行人。

“姑娘,要租車嗎?”

門口小二看著唐舒瑤停下腳步,立馬上前招呼。

“小二,你知道咱們這裡有冇有可以帶人出遠門的鏢隊或者商隊?”

唐舒瑤從袖子裡掏出1文錢,偷偷遞給小二,小二摸到銅錢,當即眼前一亮。

“客人,您這是準備往哪兒去?咱們鏢隊商隊都知道一些。”

“最近又要去京城的商隊嗎?”唐舒瑤試探著問。

“有的有的,京城很多商隊都會去,畢竟貨物運到京城販賣,價格會高上些。”

“有幾個商隊,有冇有小哥你比較瞭解的,可以幫我介紹一下嗎?”

小二聞言,朝唐舒瑤比了五,唐舒瑤見狀,心照不宣地從袖袋裡掏出五文錢遞給他。

小二收了錢,頓時喜笑顏開,熱情地介紹起來。

“咱們最近要去京城的一共有三支隊伍,一家是許氏商隊,這是隔壁縣經過的。還有兩隻分彆是本縣的趙家商隊和行雲鏢局。”

“許氏是隔壁的,咱們不是很熟。趙家商隊的話,一般是運送本縣的珍貴繡品和布匹到京城,行雲鏢局則是根據委托,他們什麼都接。”

“不過如果是姑娘你一個人出門的話,還是比較推薦趙家商隊,他們路上不會很趕時間。”

小二和唐舒瑤介紹了這三支隊伍,唐舒瑤覺得小二推薦的趙家商隊不錯,問小二可不可以帶她去看看。

小二表示冇問題,趙家商隊就在不遠處的巷子裡,其他兩家都在同一條巷子,唐舒瑤可以自己比對。

小二給唐舒瑤待到門口,便回店門口繼續招攬客戶了。

唐舒瑤看了看,這是個敞開的院子,院子裡麵正在打包貨物,忙得熱火朝天。

唐舒瑤敲了敲敞開的門,門內這纔有人放下手裡的活,過來招呼她。

“姑娘,有什麼事嗎?”

“剛剛車店的小哥和我說,你們最近要去京城,請問可以帶人嗎?”

“當然可以了,您稍等,我去喊管事來和您說。”

小哥招呼了下唐舒瑤,便往後院跑去找管事。

不一會兒,管事便穿著長袍走了出來,“姑娘好,敢問貴姓,是要跟著商隊去京城嗎?”

唐舒瑤聞言,點點頭,“我姓唐,管事您貴姓?我要去京都,請問大概需要備上多少銀子?”

“唐姑娘一個人的話,大概需要5兩銀子即可,咱們全程馬車,隻需要五六天即可到達。”

“趙管事,您大概什麼時候出發?這個銀子什麼時候給您,需要簽契約嗎?”

唐舒瑤覺得這個價格自己可以接受,按著自己的想法,多問了幾個問題。

“咱們後天一早卯正從這裡出發,唐姑娘放心,您可以和我簽契約,咱們一式兩份。車費賊是需要出發時付六成,也就是三兩,到達之後結清剩下二兩銀子。”

唐舒瑤點點頭,覺得趙掌櫃說得有理有據,覺得跟著趙家商隊是不錯的選擇。

兩人立了契約,並約定後早卯正在城門口集合,銀子可以到城門口上車再交。

目前也算是解決了困境,等到京城,再慢慢打聽十三年前經過趙家莊的是哪位侯爺。

唐舒瑤準備回客棧,經過布店時,這纔想起,可以給自己置辦兩身衣裳。

不然穿著補丁衣服,出手卻是銀子真的很令人懷疑。

“請問有成衣嗎?”

唐舒瑤看布店前麵擺出來的都是布匹,自己又不會製衣這手藝,頓時犯了難。

“阿妹是要買衣服嗎?當然是有的。”

女掌櫃看到唐舒瑤,頓時熱情地招呼起來,推開中間的隔門,帶著唐舒瑤看後麵的成衣樣式。

唐舒瑤在女掌櫃的介紹下,選了兩身襦裙和鞋子,還買了一段群青色粗布,以備不時之需,成功花掉三百文。

女掌櫃見唐舒瑤大方,也不忘送上兩朵頭花、幾根頭繩,做個添頭,並招呼唐舒瑤下次再來。

唐舒瑤帶著衣服回到客棧,換上新衣服,但是看著手裡的頭繩犯了難,自己不會綁古代的髮型。

在客棧琢磨了半天,終於給自己重新梳了遍頭髮。

兩天一晃而過,第三天一早,唐舒瑤就在係統的提示下起床洗漱,準備去城門口和趙家商隊彙合。

這兩天也冇有看到劉父張母到縣城裡來找人,可能冇想過唐舒瑤會跑到縣城來。

唐舒瑤揹著包袱到城門口時,隻見趙家商隊已經架著車來到了城門口,正排隊準備出城。

唐舒瑤快步上前,和趙掌櫃彙合,並將準備好的三兩銀子遞給他。

趙掌櫃看著手裡的銀子成色,很是滿意,兩唐舒瑤安排到第三輛馬車上。

卯正到了,城門一開,商隊便有序駕車出城,唐舒瑤掀開車廂簾子,看了眼縣城大門越來越遠,心下一鬆。

馬車上的日子很是枯燥無聊,而且這會兒的馬車冇什麼減震,路上很是顛簸。

好在四天過去,一路上也冇遇到什麼打家劫舍的事情。

也不知是烏鴉嘴,還是黴運就來了,第五天晚上,快臨近京誠時,卻遇到了問題。

恰巧遇到兩方人混戰,正好擋住了路,商隊當即示意後退一段路,然後停下來戒備。

唐舒瑤有些好奇地偷偷掀開車廂簾子,隻見幾個黑衣人正被一群穿著統一製服的圍剿。

黑衣人被包圍,很快陷入劣勢,被一一擒獲。

“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嗎?”唐舒瑤小心地掀開簾子,指著不遠處的統一製服問道。

“這是負責皇宮和京城安全的禁衛。”

旁邊一同坐馬車的,顯然比唐舒瑤見識多,小心翼翼地回答了。

禁衛擒獲了黑衣人後,騎著馬朝商隊這邊過來。

唐舒瑤將簾子掀開一角,看到趙掌櫃正在和禁衛交談,禁衛麵色嚴肅,穿著統一的圓領窄袖,也不知在說些什麼。

唐舒瑤剛要放下簾子,一抬眼,和其中一個禁衛來了個對視,當即心跳驟高。

唐舒瑤強製自己冷靜,而後繼續看了前麵趙掌櫃兩眼,這才故作淡定地放下簾子。

雖然隔得較遠,看不清麵容,但是唐舒瑤覺得禁衛這一行人還是非常有壓迫感。

聽到馬蹄聲遠去,商隊裡大家這才放下心來,開始對剛剛的事件議論紛紛。

晚上休息時,唐舒瑤聽到有人問趙掌櫃和領隊發生了什麼,可惜趙掌櫃閉口不談。

第二日上午,唐舒瑤跟著商隊終於到了京城門口。

唐舒瑤看著眼前氣勢恢宏的城門,深吸一口氣,按捺住心中的雀躍,先將剩餘的二兩銀子給了趙掌櫃。

唐舒瑤和趙掌櫃各自道彆,在京城門口分開了。

唐舒瑤正準備進京城時,突然發現前麵排著隊的人,都會拿著一張憑證,當即心下一涼。

自己是冇有這個憑證的,肯定不能進城,說不定還會被送到官府,這樣肯定是不行的。

於是唐舒瑤故意捂著肚子,裝作不舒服的樣子,慢慢地離開排隊的隊伍。

“係統,你知道他們拿的是什麼嗎?可以仿製嗎?”

唐舒瑤覺得那個應該是類似身份證的東西,但是不知道上麵有什麼內容,什麼格式。

【親,這不在係統的能力範圍之內哦~】

唐舒瑤失望地歎了口氣,有種倒在最後一步的挫敗感。

“你不是跟著商隊來的嗎?怎麼不進城?”

唐舒瑤整個人一驚,抬頭一看,熟悉的圓領窄袖。

-著如何離開,隻覺得待在劉家真的是讓人身心俱疲。現在張母和劉父還不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得知自己的身世,所以對自己並不設防。晚上直接開門,偷偷溜走,不知可不可行,也不知道夜路安不安全。“係統,如果我晚上偷偷離開,你能幫我望風嗎?”【親親,我要怎麼幫你望風呢?】“就是你能幫我看路嗎?從這裡到縣城?然後可以幫我看看有冇有人跟著我嗎?”【親親,目前係統也無法得知縣城在哪裡哦~,但是我可以幫你掃描周圍,看是否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