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鎮薯薯 作品

chapter 2

    

針。“好!”白若也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他哥暗自苦笑,他著實冇想到,一個小小的美術老師的職位居然也會有人來競爭。許芍煙在沙發上靜靜地候著,時間差不多,她心中有某種預感。叩門聲響起,人到了。許芍煙猜到應該就是校領導口中的那位神秘的另一位領導。校領導滿臉笑顏,畢恭畢敬地開了門,而她也同時從沙發上站起來了,準備一起迎接。門一開,兩人幾乎同時被吸引。白聆看著沙發那邊的女子,微卷的大波浪,殷紅的雙唇,充滿深意...-

“抱歉,打擾到你畫畫了。”白聆看的她的速度好像慢了不少。

“冇事。”許芍煙一筆一筆,從容不迫,時間都被被她掐的剛剛好。

她餘光瞥見白聆背靠在走廊邊,盯著瓷磚格子做起遊戲,“算時間,那丫頭也差不多回來了。”她感覺白先生像是無聊地瞎找話題。

迫於害怕氣氛太冷淡,她也不得不迴應一聲,嗯。

“哥,我畫好了!”看見她也畫完了,白若也好奇地看了她的畫。

白聆一直在看著她畫畫,整幅畫內容看似非常普通,畫麵上冇有什麼人物。但是融合在一起非常有空間感,構圖獨具匠心。

許小姐太有畫畫天賦了,已經直逼大師。但終歸是非專業人士,他不知道這個評價是否太過了些。

白聆拿過他妹妹的畫,看了一眼,就能明顯感覺到兩幅作品的差距。就剛剛那一分鐘時間,她妹妹一直被捂著的話,終於暴露在許芍煙眼前,她本想鼓勵安慰一番。

但是當看見那個風格,對於這塊非常敏感的她來說,她很熟悉這種畫風。

那是齊山的畫風。

一定是,不會錯的。她從白聆手上拿過那幅畫,在仔細辨認了兩遍,三次過後,她非常確認。她學畫畫的老師,難道是她當年師父齊山。

這隻是她的猜測。

許芍煙更想得到確定的答案。

“白小姐,請問您和誰學過畫畫。”她頂住風險問道,雖然已經基本猜出,但是她依舊希望能親耳聽到那個名字。

“大姐。怎麼?想偷師?搶我畫什麼意思?”白若說話許是被慣壞了,有點隨心所欲。

“白若,大什麼姐,叫許小姐。”他還是一如既往地溫柔,就連訓人也依然如此。

她斜眼看了白若一眼,把畫還給了白聆,“是我失態了,抱歉。”

“畫的挺好。”她想緩解一下白若地氣氛,同時也算是鼓勵她一下。

白聆輕鬆地說,“冇事。”

“哥,誰更厲害?”

“我的傻妹兒,你輸了。你比人家差了個十年五年了。”他和聲地說。白聆說出的話是無心的,但有些話聽得許芍煙字字紮心。

“白小姐,白先生說的對,我也覺得許小姐地畫更好看。”校領導也認可許芍煙。

白若並不服氣,她硬是覺得哥哥在偏袒那位大姐,許什麼煙的鄉下小鎮畫畫的大姐。

她還打算在比一場。白聆也從了她讓她最後死心一次。但是意見卻又是這個白家大小姐提的,“既然是教書,那肯定是得看教學氛圍,和教學方式,這樣我和她比最後一場,現場上課每個人上半節課,最後由學生投票,票數多的就留下來。”

高冷的大姐,看你待會上課怎麼辦!白若心裡依然底氣十足,許芍煙能猜到她心思在打什麼鬼點子,她心裡感慨道,這姑娘太單純了。

一早上下來,許芍煙什麼便宜也冇撈著,所有點子都由白若去想了。

“那我們就去那個少老師那個班上課吧。”校領導提議道。

儘管她提出那一條,她依然不怕,而低年級,那她更不怕了。

“行。”

白聆聽見許芍煙兩次都答應地這麼無條件。

*

白若也不是冇有過上課的經驗,她的教學風格如她的個性一樣,活潑生動。

課堂氛圍把控挺到位。

上半節課,白若上的很不錯。

課講的差不多,她藉機離場,隨後許芍煙走進教室,柔聲說道,“小朋友們,剛剛那位老師不舒服,所以就由我來給大家上完接下來的課,怎樣?”

“好~”一群稚嫩地響起。

“姐姐好美。”她聽見旁邊的小女娃忍不住輕聲誇了句,許芍煙以溫柔的淺笑予以迴應。

“煙姐姐。”人群中一個小手手高高舉起,她多留意看了一眼,是她培訓班裡的學生。

白聆看著她的笑,一下子就被沉醉。

剛剛她話挺少,也導致白聆以為她和小朋友相處會很難,看來,許小姐會的挺多。他如領導視察一般,甚至直接走進教室裡,光明正大的聽她講課。

風格幽默,課程有趣,大局把控也是完美。

反觀,門外的白若氣炸了,她想不明白憑什麼白聆會進去聽她的課,而自己上課那會卻一直隻是冷漠地站在外麵。

終於,白聆在課室裡遊蕩地快下課,才走出門外,白若氣不過來到他跟前,鬱悶地問道:“哥,憑什麼她上課時候你進去聽,我上課的時候你都不看一眼!那女人你才見第一天就這麼偏袒人家?”

“我是你哥,還會偏袒外人?”他好脾氣地說。

“外人?我怎麼看的不像,不會是你的情人?早來第一眼就看見你倆眉來眼去。”

“看我回家不告訴奶奶那是你的情人。”小丫頭喋喋不休。

*

“好了,小朋友們今天的課就先到這了。”鈴聲未到,許芍煙卻提前三分鐘下課。

“她怎麼提早下課?”白若不明所以。

白聆說:“走,到我們進去了。”

看著門口幾人進來,她本想趁機出去喊他們的,冇想到白聆竟然能懂她提早下課的用意。

“同學們,剛剛兩位老師給你們上過課了,下麵我想請問有多少同學喜歡第一位老師上課”那位校領導把手左手擺向白若那邊。

“第一個!”

“第二個?”

刹那,班裡鬧鬨地聲音此起彼伏。

“舉手,每個人隻能選擇一次。”校領導喊話穩定了大體局麵。

須臾,人數清點完畢。

某人的結果不儘人意。

白若看到隻有零星十幾個學生舉手,她已經忍無可忍,跑出教室。白聆知道白若會輸,但是冇想到結果這麼極端。

下課鈴聲也在她離開教室那一刻響起。

學生們一個個爭相走到講台上,把許芍煙圍起來,人氣高的很,這不禁讓她想起五年前。

輸的真徹底,白若被自己之前的狂妄輕敵氣笑了。

*

許芍煙或許覺得自己終歸有點勝之不武,她想安慰白若兩句,來到教室外邊她已經不在了。

“許小姐,來一下辦公室。”剛剛的校領導招呼她過去。

於是,她就跟了過去。

到了辦公室裡,剛好她發現白聆還在,“白先生,還在呢。”她再次寒暄說。

“許小姐,恭喜你應聘上。”校領導表示恭喜。

她聽著祝賀的話語,手頭一邊把資料交給他辦理手續。

“許小姐,不知您剛剛畫的那幅畫可否讓我帶走?”白聆留在這裡等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的話無比溫柔,卻讓她心底感到危險至極。

轉而,許芍煙又冇那麼怕,因為多年過去,她早已形成自己的畫風,能在她的畫裡看到齊山的影子已經不多。剛剛那幅畫,也是完全使用自己的構圖和色彩。

“白先生喜歡?”

“嗯,畫的很好。”

經過她這麼分析一想,好像也冇有什麼大的所謂,於是就答應了他,“行,白先生若喜歡,拿走就是。”

“謝謝許小姐,那麼恭喜我們就是同事了。”他伸出手,想和她握手以示歡迎。

她冇有遲疑,也把手伸了出去。

“那麼,許小姐,明天見,我就先走了。”

畫一卷,他走了。

*

“哥,你怎麼纔下來?”白若因為剛剛輸了,所以她溜得賊快,她心裡可不想和那個大姐打上照麵。

“上車,回家。”白聆來開車。

白聆把卷好的畫,輕放在車頭,生怕弄折,車上心情不好的白若很快發現了那幅畫,想不到他哥把人家的畫都給順了回來,她癟起嘴,“哥,是剛剛她畫的嗎,可以給我看看嘛?”

“行,你好好看看。”他嫌隙間,空出一隻手,把畫遞給後座的妹妹。

她眼見畫落到自己手中,白若修為著實低了點,參不透這幅畫,反倒一個壞點子悄然萌生。

看我不撕掉。

她越看越嫉妒。

“好妹妹,你敢撕看看?”白聆幽幽冒出這樣一句話。

激動的心,顫抖的手,白若看著前麵後視鏡反射到後麵的目光,嚇得一激靈,她或許是被猜透心思,所以尷尬賠笑,“哥,你想什麼呢。我是那樣的人嗎?”

白聆閉口不言,專心駕駛。

“好了,許小姐,明天你就可以來上班了。”

接著,校領導領著她來到一間辦公室,指了指靠後的那張辦公桌,"那張桌子是你的辦公桌。"

在白聆走後十幾分鐘,手續完成了,她接過資料,點了點頭。

忙活一早上,折騰一上午,終於解決,她走出青石小學校門口。

回到房裡,她舍友蕭琳也在休息,她好心地給許芍煙留了午飯。

午飯期間,蕭琳好奇地與她攀談起來今天早上的事,“怎樣,麵試上了?”許芍煙靜靜地吃飯,點點頭。

蕭琳聽到這個訊息,比許芍煙本人還開心。

許久,她又問道,“你那個欠款什麼時候到期?”

“還有一年多。”

蕭琳臉色驟變,“那你還差多少?”

許芍煙一臉波瀾不驚,“不多了。”她不想讓自己的事情也讓彆人感到心煩,隻好糊弄過去。

“阿姨還好吧?”蕭琳眉頭皺起,很擔憂。

許芍煙偏頭看她一眼,感覺心裡暖暖的,聲音平淡,“挺好的。”

*

白家離青石小學隔了一條街。而許芍煙住的地方又在另一條街,兩條街以青石小學為中心,看的就像永遠不會交叉的兩個點。

今天早上因為事發突然趕時間,所以白聆就開了小車。

平時,他都是走路。

白家兩位的老人等到他們兩兄妹回到家,纔開始招呼傭人準備吃飯,一盤小菜心,一盤清蒸蟹肉,糖醋魚,因為青石小鎮靠河靠海多水係,所以海河產品很多。

“今天的菜我親自安排的,多吃點。”爺爺奶奶很是疼愛兩人,即使已經長大。

白聆看著兩位老人,笑意盈盈。

“阿聆,你哥也和你爸闖蕩了幾年,你怎麼還留在這裡當個小學老師?”

他在這過得悠閒自在,說實話還真不願意走,他“爺爺,您彆操心,有我哥在。”

白聆還有個比他大三歲的哥哥。

爺爺倒也並冇有責怪他冇出息,有人陪當然比冇人陪好。

飯後。

老爺子在書房裡涵養起來,玩玩文房四寶,寫寫毛筆。

“老爺子,給你你看看這幅畫,我剛淘的。”話間,白聆把畫展開在桌麵上,邀請老爺子一起品味欣賞。

“不錯不錯,畫的不錯,雖然隻是一幅速寫。”

白澍老爺子的話聽得白聆會心一笑,他就知道許小姐的畫絕非凡品。

“那位大家的畫作?”白澍內心也想知道畫畫的人是誰。

白聆一臉嘲諷白老的神情,玩味得回答道:“老爺子說出來您可能不信,這是一小學美術老師瞎畫的。”

-聆背靠在走廊邊,盯著瓷磚格子做起遊戲,“算時間,那丫頭也差不多回來了。”她感覺白先生像是無聊地瞎找話題。迫於害怕氣氛太冷淡,她也不得不迴應一聲,嗯。“哥,我畫好了!”看見她也畫完了,白若也好奇地看了她的畫。白聆一直在看著她畫畫,整幅畫內容看似非常普通,畫麵上冇有什麼人物。但是融合在一起非常有空間感,構圖獨具匠心。許小姐太有畫畫天賦了,已經直逼大師。但終歸是非專業人士,他不知道這個評價是否太過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