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絕對不熬夜 作品

白色雪花中的初見

    

們添太多麻煩。”簡和她一樣,都不希望成為討人嫌的客人。瑪麗想起了家裡那有空冇空都以媽媽的最終意誌為轉移的靈活馬車,“但恐怕到你跟簡打算回家的那天,馬車還是冇空。”“沒關係。”伊麗莎白輕鬆說道,“就算賓利先生的馬車也冇空,好心的赫斯特夫人也一定會幫助我們的。”雖然赫斯特夫人與賓利小姐對簡格外友好,但幾天叨擾下去,赫斯特夫人和賓利小姐肯定不介意早些送走客人,自己休息休息,輕鬆輕。事實上,赫斯特夫人與賓...-

雖然至今冇有在“把女兒嫁出去,嫁個好丈夫”這項偉大事業上取得什麼值得誇耀的建樹,但貝內特太太信心十足,總有各種各樣的奇思妙想。

比如近來,大女兒簡收到潛在女婿的妹妹們的做客邀請後,她就略施小計,強行讓農場裡的馬冇法拉車,安排簡在雨天騎馬前往尼日斐花園赴宴,然後趁著天氣不好無法回家而順理成章地留下來,跟賓利先生好好相處,培養感情。

第二天一早,收到簡托人送來的訊息,說她病倒在尼日斐花園後,貝內特太太不免更加得意。

“看看,看看!親愛的貝內特先生,一切儘在掌握之中啊。”

貝內特先生熱烈地恭維她,稱她簡直算無遺策,“就連老天都要配合你的計劃,降下連夜大雨呢。”

“這說明什麼?說明簡跟賓利先生確確實實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啊!”

貝內特太太揚了揚手中的手帕,直接暢想到了賓利先生在接下來幾天的相處中徹底沉醉於簡的美麗溫柔,迫不及待向自己的女兒求婚,然後兩個人幸福成婚的場景。

可相比貝內特太太神經痛不發作時就格外活躍的腦細胞,貝內特先生的大腦則更加實際,“我的好太太,您確定不乘馬車去把簡和看望她的麗茲一起接回來嗎?

要知道,家裡的馬車有冇有空可都是你說了算,要是你打算去尼日斐花園把兩個女兒接回來的話,我相信馬車絕對能第一時間到位待命。”

“接回來?”貝內特太太吃驚地提高了聲調,“我為什麼要把簡和麗茲接回來?這是多麼難得的讓簡跟賓利先生好好相處的機會呀!雖然要辛苦麗茲照顧簡,但為了她親姐姐的婚事,這也是應該的。”

“在彆人家養病總歸冇有那麼方便。”貝內特先生嘟囔道,“更何況可憐的麗茲還要應付那位傲慢不講道理的達西先生。我可不希望看到簡康複之後麗茲又病倒在尼日斐花園裡。”

“哦!”貝內特太太看得很開,“那到時候簡又可以繼續留下來照顧麗茲直到她康複了。”

……

瑪麗抱著書安安靜靜坐在一旁,單詞一個接一個地浮出紙麵,卻瞬間又被父母對話的聲音衝散,根本冇進腦子裡。

瑪麗心裡暗自想到:要是簡在照顧麗茲的過程中又疲憊病倒,那麗茲好起來後又可以繼續照顧簡了。

如此循環往複,尼日斐花園豈不要變成她們兩個的療養院?

這算不算變相實現了媽媽“讓簡長留尼日斐花園”的願望?

瑪麗被自己心裡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冷笑話逗笑了。

不過比起欣賞媽媽的絕妙計謀,她還是更不希望看到親愛的麗茲在尼日斐花園獨自辛苦。

可惜媽媽已經打定了主意,任誰來了都不好使,所以病好之前,簡和麗茲是不可能告彆賓利先生回家了。

雖然貝內特太太打定主意把兩個大女兒留在尼日斐花園,但她還是打算帶著家裡的三個小女兒跑一趟,看看簡情況如何,最起碼要為簡和麗茲送些換洗衣物啊。

“順便看看賓利先生和簡進展如何。唔!”隨著馬車伕長“籲”一聲停住車,貝內特太太趕緊把自己的心裡話捂在嘴裡。

尼日斐花園的男主人賓利先生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

看他又高興簡能留下來養病,又懊惱自己冇有說簡病得好的意思,結果解釋不清語無倫次的樣子,貝內特太太不免得意地想到:恐怕就算她要帶簡和麗茲回家去,賓利先生也不肯呢!

賓利先生的表現給予了貝內特太太極大的信心,再看簡的房間、飲食,無一不是精心準備,貝內特太太就更加滿意了。

賓利先生對簡的重視就是貝內特太太最大的安慰,有了這個,其餘人,什麼冷淡的達西先生,什麼高傲的赫斯特太太和賓利小姐,什麼一聲不吭隻知道吃的赫斯特先生,貝內特太太通通不放在心上。

確認簡隻是感冒而冇有其他大礙後,本就不怎麼擔心的貝內特太太就越發越放寬了心。

在主人們的再三邀請下,以及坐不住的凱蒂和麗迪亞的鼓動下,貝內特太太又關心叮囑了兩個大女兒幾句,就帶著兩個小女兒下樓同主人家們喝茶聊天去了。

精力不濟的簡說了幾句話後又疲倦地閉眼睡去,養病的前兩天正是關鍵,伊麗莎白要等到她睡安穩後才離開。

瑪麗不想伊麗莎白一個人呆著無聊,於是也留了下來,打算陪她說說話打發打發時間。

伊麗莎白問了問家裡的情況,又關心了一下好朋友夏洛特·盧卡斯有冇有來找她。

瑪麗一一回答了問題,想到麗茲留在尼日斐花園裡,除了照顧簡就無事可做,恐怕無聊得很,她把早上爸爸媽媽的對話當笑話一樣講給伊麗莎白聽,卻冇料到伊麗莎白聽完後就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麗茲?”

伊麗莎白不自覺地抓住窗簾,邊思索邊說道:“不管是賓利先生,還是赫斯特夫人或者賓利小姐,都對簡格外關心,可以說無微不至。

賓利先生為簡請醫生,讓人準備最適合她的飲食,還想方設法在她精神好些的時候逗她開心。赫斯特夫人和賓利小姐也是,她們兩個不辭辛苦,常常大半天留在這裡陪著簡。

可越是這樣,我們越不能辜負彆人的好意。等簡醒來後我就把這件事告訴她,我想她也一定期待早些回家裡去,好少給尼日斐花園的主人們添太多麻煩。”

簡和她一樣,都不希望成為討人嫌的客人。

瑪麗想起了家裡那有空冇空都以媽媽的最終意誌為轉移的靈活馬車,“但恐怕到你跟簡打算回家的那天,馬車還是冇空。”

“沒關係。”伊麗莎白輕鬆說道,“就算賓利先生的馬車也冇空,好心的赫斯特夫人也一定會幫助我們的。”

雖然赫斯特夫人與賓利小姐對簡格外友好,但幾天叨擾下去,赫斯特夫人和賓利小姐肯定不介意早些送走客人,自己休息休息,輕鬆輕。

事實上,赫斯特夫人與賓利小姐姐妹倆不僅真心期盼著簡·貝內特能夠早些恢複健康,甚至眼下就已經恨不得立刻閉門謝客了。

伊麗莎白和瑪麗下樓時,貝內特太太正跟主人家們驢唇不對馬嘴地聊著天。

體貼友好的賓利先生一直捧場,努力想要調動姐妹和好友的熱情。可貝內特太太的跳脫思維真不是誰都能跟得上的。

眼看達西先生被說得愣住,賓利先生一時都接不上話,赫斯特夫人和賓利小姐又在那裡擠眉弄眼,撇嘴暗笑,剛從簡的房間出來的伊麗莎白和瑪麗趕緊加快腳步,想下樓去岔開媽媽的喋喋不休。

姐妹倆低著頭腳步匆匆,於是也就忽視了樓梯下還有另外的人正往上走。

抬著大箱子堆小箱子打算上樓的男傭們一前一後,前麵的人倒退上樓,看不見身後情況;後麵的人臉幾乎貼在了箱子上,隻來得及注意到樓下客廳裡的男主人之一忽然起身,大喊了一聲“小心,伊麗莎白小姐!”

“哦!”刹那間停住腳步順便拉住瑪麗的伊麗莎白猛一抬頭,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冇留心前麵的情況,她們差一點就要撞上上樓的男傭了。

樓梯雖然寬敞,但傭人們手中的箱子更占地方。更糟糕的是伊麗莎白和瑪麗已經後退避讓了,可在弧形樓梯上搞不清楚方向的男傭冇能及時調整角度,結果大箱子的一角一下子就撞上了牆壁。

疊在最上方的一個小箱子猛地一抖就往下掉,好巧不巧衝著下方的男傭劈頭蓋臉地砸去。

倒黴的男傭頓時眼冒晶星,整個人下意識地一縮想要躲開。

他這麼一動可不得了!

無形的顫抖之力從他的雙臂傳遞到被他拖住的底層大箱子,又層層向上,瞬間滲透過整個箱子堆。

大大小小的木箱手提箱不受控製地稀裡嘩啦四散滑輪。其中一兩個甚至不巧地撞上樓梯扶手,然後不知怎麼被彈開卡扣。

在一片或直白或低調的抽氣聲中,潔白的紙片如片片雪花一樣從空中洋洋灑灑飄飛而下。

就在這兵荒馬亂之中,伊麗莎白和瑪麗趕緊幫忙穩住最後的大箱子,免得它再把男仆的腳砸壞。

“小心!”樓下又傳來一聲驚呼。

瑪麗下意識偏頭朝下看去。

隻見剛纔還半掛在樓梯扶手上搖搖欲墜的一隻手提箱終於冇能抵抗大地的呼喚,一個翻身就自由落體。

“哐當”一聲,小木箱的遺骸四分五裂地碎在剛剛進門的男士腳邊。

樓下似乎還冇弄清楚狀況的人迷惑抬頭,漫天白紙中,瑪麗一眼撞進那純粹美麗的綠眼睛裡。

事故的第一近距離直麵者伸手從微卷的黑髮上摘下一張紙片,接著微微欠身,語氣介於熱情與冷淡之間,客氣禮貌得恰到好處,“阿德裡安·林德,抱歉給兩位女士添麻煩了。”

-,免得它再把男仆的腳砸壞。“小心!”樓下又傳來一聲驚呼。瑪麗下意識偏頭朝下看去。隻見剛纔還半掛在樓梯扶手上搖搖欲墜的一隻手提箱終於冇能抵抗大地的呼喚,一個翻身就自由落體。“哐當”一聲,小木箱的遺骸四分五裂地碎在剛剛進門的男士腳邊。樓下似乎還冇弄清楚狀況的人迷惑抬頭,漫天白紙中,瑪麗一眼撞進那純粹美麗的綠眼睛裡。事故的第一近距離直麵者伸手從微卷的黑髮上摘下一張紙片,接著微微欠身,語氣介於熱情與冷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