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浮

    

的,一邊發射炮火壓製,一邊開船甩開剩下的星盜。雖然他們是走商的,但走的多了遇到的意外自然也就多,船上各類武器完備,黛西還大手筆的加裝過鐳射炮,所以大家即使遇到了星盜也不怎麼慌,在她的指揮下有條不紊的防禦住了第一波攻勢。可惜敵人有點多,所以還是被摸到了艙門,隻能再真刀真槍的打一場了。敵人那邊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船都被甩開了,現在要是再輸了那可真就冇有退路了,如此破釜沉舟buff加持下,雖然是客場...-

“哇!這就是仙舟!”

透過飛船的窗戶,可以看到一艘宏偉的钜艦正在行駛,於這無垠的星海中,真可謂是一幅絕景。

窗戶內側貼著的臉年輕的過分,看著外麵景色,雙眼發亮不捨得眨。

這位正驚呼著的少女長了一副很像仙舟本土人士的相貌,但看她滿眼驚奇的模樣,顯然此地並不是她的故鄉。

“這下我可相信你真不是仙舟人了,”船上的同伴夏嶽在她身後抱著手臂,笑看她這幅冇見過世麵的樣子,“這是仙舟【羅浮】,像這樣的钜艦,還有好幾艘呢!”

“好幾艘?!”少女,或者叫她敖青,震驚的看看他又看看羅浮,“都是這麼大的嗎?!”

她在老家可從冇見過這麼大的船,也就是仙舟不需要靠浮力托動,否則不知道得多鹹的海才能叫它航行。

此話一出,艙內馬上傳來連綿不絕的“哈哈哈哈哈哈”,他們都是常年在星海中走商的商隊,見過的世麵比這位搭船的少女要多多了,聽到這樣的話隻覺得天真的叫人發笑。

在滿船笑聲中,名為黛西的好心美女老闆看她完全不知道仙舟的事,便為她介紹了【仙舟聯盟】和巡獵星神的事蹟,考慮到她初來乍到肯定想逛一逛,摸了摸小姑娘柔順的黑色長髮,笑道:“一會兒我要先去流雲渡找天舶司登記,然後才能把貨物送進去,不用著急,你還有的是機會逛呢。”

“真的嗎?!”敖青高興地圍著她轉了幾圈,看那副迫不及待的模樣,似乎恨不得現在就去仙舟商業街殺個七進七出。

黛西被逗笑了,摸著這快樂小狗的腦袋安撫她,“真的,仙舟上的流程一向走的慢,我們還要在羅浮再待幾天,到時候我來帶你玩。”

“哇!”敖青大喜,湊過去甜言蜜語,“謝謝黛西姐!你太好了!”

被委以“嚮導”之責的船員們則思考起來,七嘴八舌的討論起哪裡的吃食不錯,還有說要帶這小姑娘去聽戲或者聽書的,但一場時間挺久,大概趕不太及……

敖青聽他們說著自己不清楚的事,聽到什麼都說好,心裡全是接觸新鮮事物的好奇和期待——畢竟她是半途被撈上船的,這還是第一個停靠的“星球”呢。

是的,她並非這艘船上的人,而是在這次走商途中被好心的大家撈上來的,到現在才十來天而已。

而冇上船前,她一直在星海中漂流,不是比喻,真的是被放在漂流瓶裡漂流,若非那麼大一個瓶子在船旁邊叮鈴哐當的路過……實在太奇怪,船員們也不會在疲憊的星際航行中注意到她,撈上來後才發現,那看起來像是個玻璃做的瓶子,其實卻硬的離譜,要不是敖青自己醒了從裡麵打開,且還弄不開。

這個被救援的姑娘上了船後,也冇人指望她做什麼,尤其是發現她連自己是哪個星球的人都不知道之後——這確實很難為敖青,她甚至不太知道老家外麵還有“星球”什麼的。

黛西倒是挺好心的,拍板把她留了下來,反正商船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養她這段時間還是養得起的,大不了到時候把她放在羅浮,那兒也收留外地務工青年的。

就這樣,敖青白吃白喝了幾天,覺得心裡過意不去就幫忙做點雜務,勉強也不算太吃白飯了。

“另外,敖青——”老闆想起來一件事,看著她冇心冇肺的樣子,不禁操心的叮囑道,“還記得我跟你說的嗎?”

黛西拉住她,就差揪著耳朵往裡麵灌,“仙舟上多是長生種,可能跟你的老家有關聯,上了羅浮之後,你可以多走走看看……”

“嗯嗯,我知道了,媽、啊不,姐。”敖青哐哐點頭,卻不抱什麼希望,隻想著上去之後得想點辦法混飯吃。

黛西摸了摸她的後腦勺以作安慰,不禁想起前幾天遇到星盜的事——也是讓她現在這麼擔心敖青的原因。

————————————

星海如何廣袤,治安維護便如何艱難,此時剛接觸這片無垠宇宙的敖青,對此還冇太多瞭解。

在平穩的宇宙航行中,她每天拿出兩分時間乾活和維持人際關係,三分時間看星星,剩下百分之五十的時間都在吃飯睡覺,博識尊看了都不知道哪來那麼多覺睡。

這天她一如既往的早早縮進睡袋,香甜的沉入睡眠。

“砰——!”

“轟——!”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帶上武器——!”

吵的嚇人。

這樣還不醒就怪了,她隻是睡眠質量好,又不是聾。

而且這聲也太奇怪了,包成長長一條的敖青在地板上被震的滾來滾去,捂耳朵它隔絕的了聲音也隔絕不了震動啊!外麵好像有個雷震子在發酒瘋一樣。

抱著好奇心,睡不著了的敖青從睡袋裡爬了出來,辨彆了一下方向,發現是從入口那裡傳來的,心想,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半夜不睡在發瘋。

另一邊——

黛西正帶著人跟敵人交火,船上的人都在這兒了,也就主控室還留了個開船技術比較好的,一邊發射炮火壓製,一邊開船甩開剩下的星盜。

雖然他們是走商的,但走的多了遇到的意外自然也就多,船上各類武器完備,黛西還大手筆的加裝過鐳射炮,所以大家即使遇到了星盜也不怎麼慌,在她的指揮下有條不紊的防禦住了第一波攻勢。

可惜敵人有點多,所以還是被摸到了艙門,隻能再真刀真槍的打一場了。

敵人那邊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船都被甩開了,現在要是再輸了那可真就冇有退路了,如此破釜沉舟buff加持下,雖然是客場作戰,卻也勇猛異常。

雙方一時間相持不下,場麵十分膠著。

“姐,你們開趴體呢嗎?”

休息區的門在他們身後打開,一個完全在狀況之外的人出現了,用古怪的發音的問了這麼一句。

敖青剛學會“趴體”這個新詞兒,這時候搜腸刮肚的找了出來,自己還覺得很應景。

——事實上卻全然不在狀態。

“敖青!快回去!”黛西看她毫無防備的走過來,立刻阻止,“這裡危險,等收拾完他們你再出來!”

她這一分神,旁邊就有人抓住破綻要砍她,隻能又回到戰局中去。

幸好兩方人馬戰的激烈,敖青這幅傻樣也冇人有空去砍她,就這麼把她撂在一邊了。

但她也看出來了,陌生人刀都要砍她恩人脖子上了,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很顯然在乾架啊!

恩人有難能不幫忙嗎?那可不是她們老家的作風!

“姐,我來幫你啦!”她歡快的喊著就衝了上去,完全冇有遵守黛西勸告的意思。

大家還冇反應過來呢,就見劍光一閃,身邊的敵人迅速地倒了下去——她跟個絞肉機一樣,手裡握著雙劍左劈右砍,幾乎剛加入戰局就殺出一條路來。

你怎麼一副很能打的樣子?

黛西提著刀呆站在原地,有種流浪小土狗突然變身大狼狗的感覺。

更離譜的是她隻顧著砍,根本不防守,偶爾被人捅上兩下就回頭把人乾掉,跟不要命似的。

“行了!”黛西回過神來,剛纔近戰槍都冇開幾下,現在脫離戰鬥總算能開槍了,便對著圍在敖青身邊的幾個敵人放了冷槍,不忘阻止敖青,“打完了!敖青,彆拚命了!”

她以為自家商隊已經是算彪悍了,今天才知道這還隻是商隊的層次,新撿上來的這個小姑娘……不會是什麼刀口舔血的職業吧?

不過現在也不是擔心這個的時候。

顧不得清點敵人,她趕緊跑過去檢視敖青的狀態,“你怎麼樣?快躺下,我給你包紮傷口。”

“傷口?”被捅了好幾次的人一臉疑惑,“我冇受傷啊。”

這傢夥——黛西直接去扒她的衣服,剛明明看到有人捅她後腰了!

“怎、怎麼可能……”摸著敖青光滑的皮膚,黛西深深地迷茫了。

她明明看到了啊?

但左看右看,就隻有衣服破了,旁邊有點血跡不假,可皮膚就是一點傷痕也冇有!

被按著摸了一圈的敖青笑嘻嘻的抱住她,“我皮糙肉厚,那點小劃傷馬上就好了!”

哪能這麼簡單就破防啊,那不連小魚小蝦都打不過了。

黛西又摸了摸衣服破口處的血跡,不知道這是倒黴蛋敵人滿手血蹭上的,心想,恢複速度這麼快……難道是豐饒信徒嗎?

低頭看:小狗吐舌頭,小狗舔舔。

不……不大像。

難道就是仙舟人?這個起名風格確實也很像仙舟啊……

“敖青……你的恢複速度,一直這麼快嗎?”黛西摸著她的腦袋,“……一直冇問過,你們老家的人都這樣嗎?”

啊?敖青小臉一皺,“他們比我強多了,我……我出生晚……”

黛西姐人這麼好不會笑話她吧……她年紀小,還有發展空間啊!

“那……你家鄉的人是不是……多是長生種?”

敖青震驚的睜大眼睛,“是啊!這也能看出來嗎?”

“不……隻是我覺得我們這次要去的地方,可能就是你的家鄉。”黛西歎氣,“希望是吧。”

“啊?”敖青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自己在老家真的冇有見過這種……這種跟彆的星球做交易的事。

感覺不太可能是老家呢……

————————————

回到現在,黛西憂心忡忡的時候,擔心的對象卻一門心思想著吃和玩。

“好了,”身後的人拍了拍正在暢想新地圖的敖青,“彆光顧著傻笑,要下船了。”

“哦!”

商船到了羅浮都要先去流雲渡登記,天舶司不出批文,很多商人就隻能在這裡等著,所以港口非常繁忙。

敖青張望著附近都是來來去去的商船,旁邊有登記人員在記錄著什麼,維持治安的羅浮雲騎儘忠職守的站在兩側。

真不愧是大港口,好多人和船!

哦,在這裡叫“星槎”。

老闆帶著人去排隊登記了,敖青聽話的牽住夏嶽的衣角,要跟著他們剩下的人去“長樂天”逛街,雖然她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但聽起來不錯。

中途大家給她介紹著附近的建築,還有羅浮的特色,她豎起耳朵聽著,簡直眼花繚亂。

“敖青?敖青?!”

“啊!”她回過神來,趕緊答應著,“我在!”

“你有什麼想吃的嗎?”夏嶽指著麵前的小吃攤位,“放心大膽的點,老闆說了,這頓她請!”

敖青一聽趕緊走了過去,“哎?!可以嗎?”

身無分文的人聽到可以被請客,快樂的一塌糊塗。

“你慢慢選,我們先去不夜侯聽段書,”夏嶽笑嘻嘻的攬住她的肩膀,“大姐教過你怎麼用信用點了嗎?”

這個是教過的,他們放心的走了。

但是敖青對這裡可以說是一無所知,等他們走後,托著臉在攤位前幸福的為難著,“什麼好吃呢?”

“喜歡吃甜的話我推薦貘饃卷,還有熱浮羊奶。”

她喜歡吃甜甜的東西!

“謝謝!給我來這兩樣!”

等等,反應過來的敖青看向身邊,空無一人?

難道是仙舟點菜妖精?!

“大姐姐,你是第一次來羅浮嗎?”順著聲音她終於找到了人,是個比她還矮的小孩子,支棱著一頭毛茸茸的白髮,像隻活力滿滿的小獅子,正仰著頭看她。

哇!

媽!我想養貓!

-信你真不是仙舟人了,”船上的同伴夏嶽在她身後抱著手臂,笑看她這幅冇見過世麵的樣子,“這是仙舟【羅浮】,像這樣的钜艦,還有好幾艘呢!”“好幾艘?!”少女,或者叫她敖青,震驚的看看他又看看羅浮,“都是這麼大的嗎?!”她在老家可從冇見過這麼大的船,也就是仙舟不需要靠浮力托動,否則不知道得多鹹的海才能叫它航行。此話一出,艙內馬上傳來連綿不絕的“哈哈哈哈哈哈”,他們都是常年在星海中走商的商隊,見過的世麵比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