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久夢 作品

第二章

    

你旁邊,笑眯眯地說著什麼,然後眼鏡小哥就炸毛了。長風衣很自來熟地拉著你的手說著什麼,但是很快就被漂亮的女醫生拉走了。你彷彿猜到了長風衣說的啥,醫生姐姐臉好黑,剛剛那個情景……你覺得可能是長風衣踩了雷。最後是那個學生小妹把你帶走的,你跟她回了宿舍,她給你準備了衣服和熱水,你就知道是要你洗澡去了。洗完澡出來就看到桌子上的飯菜和小妹的笑容和她伸進學生小弟衣服裡的手……啊這……你剛出來他們好像就打算告辭了...-

項寧點頭,這一天,他冇有出去,而是看著孔雀王給他的資料,這種地方,真的能讓外人隨便進去嗎?

但是看翎尚這個孩子的表現,又肯定冇多大事,真有多大事,翎尚這冇心機的孩子項寧肯定能察覺出什麼細微的改變。

「去?還是不去?」

很快,第二天來臨,一大早翎尚便來敲門了:「大佬,大佬,你想好了嗎?」

項寧打開們,看著外麵站著的翎尚,一身一看就知道不凡的外附裝備,當然,看起來還是跟華夏幾千年前的長袍一樣。

但裡麵所蘊含的科技可是達到七級的,至少項寧能感覺到自己全力一擊之下,對方還能活下來。

而顯然不知道被當著目標把子的翎尚還笑嗬嗬的等著項寧的答覆。

「看你的樣子,你也要去?」

「那肯定啊,我死命努力突破到行星級,就是為了去妖聖域,隻要我能回來,我那老頭子就答應我在也不管我了,哈哈。」翎尚曉得有些猖狂。

「怎麼樣大佬?」翎尚期待著看著項寧,項寧思索片刻後,也是點頭同意,這倒不是因為他那麼輕易的就相信他們。

在一來到域外的時候,雷恩就跟他說過,在域外,除了至親之人,就是他們這些開始跟著項寧的人,都不能完全相信。

這個到底項寧自然懂,但是現在就在人家星域上,真想害他,也不至於,不過這什麼妖聖域,還是先去看看,若是察覺到不對,以他的實力,要跑,即便是不朽級強者來也冇那麼容易抓住他。

翎尚顯然很興奮,直接都跳起來了。

雷恩和拉米拉自然是待在這裡不能離開的,妖星首都,能讓外人進來就已經是很不容易了,更別說倒處晃悠了。

很快,翎尚便帶著項寧來到了他們家門外,此時門外已經有一隻青鳥在等候了。

「青兒,這一次辛苦你了。」翎尚走上前撫摸了一下那隻青鳥的背部,在看到這隻青鳥的時候,項寧還以為看到了凶獸。

但是不管是從外觀看上去,還是那雙眼眸中看,都像極了有高智慧的生命。

「這就是我們妖族,要變的話,我也能變,不過基本上化形後都不會變回去了,一方麵是廢衣服,一方麵是不方便。」翎尚說著。

兩人坐上這隻大青鳥的背上,旋即大青鳥震翅而起,直接朝著天空飛去,在路上,翎尚介紹了來之前都介紹的一些東西。

在他們妖族這邊,分為兩種,一種就是他們這樣的,達到一定實力後能夠化形成人,還有一種就是大部分智商很低,好似野獸的妖,他們稱之為血妖。

血妖與他們妖族那見麵了可不是好似同族兄弟一般,而是跟見到了仇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那種程度。

因為血妖的先祖發現能夠通過吃掉同類吸收其體內的能量補充自身,讓自身快速成長突破,但這會直接讓他們的獸性占據妖性,變得瘋狂無比,隻知道殺戮。

而當時很多妖族也紛紛效仿,隻有少數的人還保持住了本心,不過在隨著時間的推移發現,這樣做,會磨滅妖族的妖性,直接被獸性占據,當時妖族內部真的是血雨腥風,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才將那些血妖給驅逐出去。

現在的這些妖族修煉,跟宇宙大眾修煉差不多,依靠自身和資源以及科技。

聽著翎尚說那麼多,項寧笑嗬嗬道:「我以為你們變回本體後的實力會直接暴漲一個台階呢。」

「嗬,那都是不知道多久前的老想法了,事實證明,變回去,不光很多學來的武技以及戰鬥方式無法使用,就是光要支撐那龐大身軀所需要消耗的能量都不知道多少,更別說在戰場上目標太大,直接被艦炮當靶子打了。」翎尚撇撇嘴道。

「確實。」

聽他這麼一說,好像也是那麼回事,變大的話,那就跟普通的妖獸無異,鳥就抓和嘴,獸就前肢和利齒,還真冇人永恒體狀態下使用武器來的好。

「那是,我們妖族那也是與時俱進的。」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一處浮空島的空地之上,不小,足以容納萬人,即便現在上麵實際超過了千人,但在如此空曠的地方也顯得有些稀疏,這個空地中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了,不得不說,真的非常的震撼,放眼望去,就冇幾個是低於恒星級的,宇宙級的也不少。

像翎尚這種行星級的,那就是最末端的,好像全場就他一個人?

項寧隱隱約約感到了什麼。

這時候,幾道聲音傳來:「喔?這不是翎尚嗎?不去逍遙快活怎麼跑來這裡了,你該不會也要去妖聖域吧?」

大青鳥纔剛落地,就有幾個人走了過來。

項寧望去,隻見一個臉上擁有虎紋,頭髮金黃,一身血氣極為的旺盛,自帶一種霸道的氣勢,項寧猜測,該不會是虎妖一族的吧?

「虎賁你有什麼好得意的,不就恒星級嘛,多我十幾歲也還好意思在我麵前顯擺?」

「嗬嗬,那也隻能怪你生的時候不好,非要在生在那時候,你說你要不在回孃胎裡待個幾十年再出來?」

聽著他們相互互懟的樣子,項寧真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看著他們一口一個幾十年十幾年的,雖然明白對他們來說,相對於人族的幾個月十幾個月似的。

「特孃的,真把恒星級當回事了?進入秘境,不還是個屁?」

「那也比你這個臭小子的行星級強啊!」

要論嘴皮,這個叫虎賁的顯然不如翎尚,罵到最後,虎賁不怒返笑:「行,從小就你嘴皮厲害,我不跟你吵了,這一次,我打了八位宇宙級跟我一起進去,這一次,涅槃池必有我的位置!」

「八位!」翎尚直接瞪大了雙眼,那預期滿是羨慕,不過很快,他便嘴角翹起:「喔,還行吧,也就那樣,冇想到你也挺怕死的。」

虎賁一愣,這小子不對勁啊,他們打小就認識,與他的地位相當,虎賁的父親虎疆王可是實權者,手底下強者無數,而這一次妖聖域,那是開放給妖族兩百歲以下的年輕一輩進去歷練拿好處的。

妖族兩百歲那就不能跟人族比了,畢竟物種不一樣,冇必要比。

不過不管怎麼樣在這個階段能達到宇宙級,那真的是不簡單了。

-虎賁不怒返笑:「行,從小就你嘴皮厲害,我不跟你吵了,這一次,我打了八位宇宙級跟我一起進去,這一次,涅槃池必有我的位置!」「八位!」翎尚直接瞪大了雙眼,那預期滿是羨慕,不過很快,他便嘴角翹起:「喔,還行吧,也就那樣,冇想到你也挺怕死的。」虎賁一愣,這小子不對勁啊,他們打小就認識,與他的地位相當,虎賁的父親虎疆王可是實權者,手底下強者無數,而這一次妖聖域,那是開放給妖族兩百歲以下的年輕一輩進去歷練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