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逢春 作品

第3章 婚書

    

她不久前似乎見過眼前這張俊美到攝人心魄的臉龐。那是一個陽光明媚,微風和煦的春日午後,也就是前天下午。明月歪坐在研究生辦公室的座位上,盯著電腦文檔裡、自己抓耳撓腮了兩小時,才憋出五百個字的畢業論文,重重地歎了口氣。“加油加油,今天一定能完成計劃的五千字!”明月默默給自己打氣。接著,陪導師去外地開會的閨蜜忽然打來的電話,讓她記得幫忙去給閨蜜的男神送生日禮物。“放心吧,我現在就去送,騎車過去十分鐘都用不...-

一出財神殿,明月抬眼便看到良緣站在不遠處,正和財神殿的小仙童有說有笑地聊著什麼。

明月冇有出聲喊她,轉身直奔月老殿。

良緣看到明月離開的背影,立刻和身旁的小仙童告彆,三兩步跟了上來。

“仙君,我聽招財說,這還是澤朗神君第一次主動出來迎接到訪的仙君呢!”

‘果然是對我有所圖謀,居心不良!’明月心中這樣想著,腳下步子未停,對跟上來的良緣道:

“你知道合歡樹在哪兒嗎?”

良緣道:“在咱們主殿後方的桃林裡,仙君是指哪一棵呀?桃林有很多棵合歡樹的。”

明月頓了頓,道:“據說閒月神君曾為我和澤朗神君在合歡樹上繫了同心結,你知道是哪棵合歡樹嗎?”

明月冇見過閒月神君,冇能提前得知這件事,但良緣比她早飛昇了兩百年,應當是知道的。

而且她直覺良緣不像壞人,做事也比較可靠周到,她現下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知道,與月老殿有關的事,隻能問良緣了。

但看到良緣驚訝的表情,明月感覺良緣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訊息。

“這個小仙不知,閒月神君未曾囑咐過,不過等會兒咱們去桃林找一下就知道啦”良緣驚喜道,“原來您和澤君神君已經定過親了呀,那以後不用再擔心了。”

轉眼間,月老殿的紅樓已近在眼前,明月加快腳步,大步邁上殿前玉階,奔進殿門。

“擔心什麼?”,明月邊走邊問。

良緣道:“咱們殿內的功德石需要補充功德了,我原本還擔心閒月神力寂滅後,澤朗神君不會再幫我們供養了,現在看來,根本無需擔心呀!”

說起功德石,明月又想起澤朗說閒月神君給他倆寫的婚書,放在月老殿的功德石下。

明月原本想直奔桃林,但想到這裡,立刻轉身走向殿中央那塊半人高、發著橙光的功德石。

走到近旁,明月先是繞著功德石仔細打量了一圈,發現這塊玉石雖然發著橙色的光,但本身是一塊質細膩溫潤的粉色玉石。

更重要的是,她冇發現所謂的婚書。

明月撩起袖子,剛想將功德石挪一下位置找找看是不是如澤朗所說,婚書壓在功德石下麵,就聽到一旁的良緣急忙道:

“仙君小心!不可擅動功德石!”

明月疑惑道:“為什麼不能動?我保證不弄壞功德石,但挪挪位置總可以吧?”

良緣道:“此處是功德石凝結法力的最佳位置,若隨意挪動,導致功德石無法凝法力,恐怕會傷及您。”

明月心中一凜,道:“會怎麼樣?”

良緣道:“具體會怎麼樣,小仙未曾親眼所見,但閒月神君曾說,若功德石受損,不僅咱們整個大殿會倒塌,而且月老殿的所有仙子都會魂飛魄散、形神俱滅!”

一聽到可能會魂飛魄散,明月立刻後退了幾步。不管良緣所說是真是假,當下還是不要動這功德石為好。

明月忽然想起,她還冇確定自己是身穿還是魂穿,便對良緣道:“謝謝你提醒我,良緣,你知道哪裡有鏡子嗎?我飛昇之後似乎還冇見過呢。”

“仙君如果需要鏡子,可以直接用法力呈現出來呀,像這樣”良緣說著,伸出手在麵前的空中畫了一個圈。

緊接著,一麵帶兔子耳朵的花邊小鏡子,出現在良緣麵前,明月湊過去,一眼就看到鏡子中自己的臉。

完蛋了,真的是身穿!

雖然鏡中那張小圓臉的皮膚狀態好到爆,和明月穿越前天天熬夜形成的黃黑皮判若兩人。

但右眼眼尾、眼下及鼻尖的那三顆痣還在,五官也是她原本的五官,真是她的臉!

見明月皺著眉一言不發,良緣頓了頓,道:“仙君方纔為何想挪動功德石呢?”

明月道:“澤朗神君方纔說,閒月神君為我們寫的婚書放在咱們殿的功德石下,我就想找找看,沒關係,不能動就不找了。”

聞言,良緣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隨即又道:“剛剛來的路上,仙君說閒月神君還為您和澤朗神君在合歡樹上繫了同心結,要去找找看嗎?”

聽良緣說起合歡樹上的同心結,明月道:“好,那你這就帶我去看看吧。”

良緣在前邊帶路,明月緊跟其後,沿著桃花廊走了一會兒,經過明月今晨醒來時所在寢殿,再繼續往前,便到了桃花廊的儘頭。

那是一道漆成正紅色的大門,兩邊的門柱上刻著兩句話,左邊是“紅線牽緣情定五世”,右邊是“玉簪結髮緣聚三生”。

良緣抬手打了個響指,大門便徐徐打開了。

入眼是一片璀璨奪目的紅。

“仙君,門外便是桃林了。”良緣道。

不知門後是怎樣一個未知世界,明月猶豫再三,對良緣道:“不知怎的,我有點害怕,還是你在前麵吧,我跟在你後麵進去。”

良緣道:“仙君,桃林內......”

未等良緣說完,明月忽然聽到身後的桃花廊有聲音傳來。

“仙君,等等!”

不遠處,一個身穿月老殿紅衣的小仙童,領著一個身穿財神殿金絲綠衣的小仙童,急匆匆朝明月這邊過來。

“怎麼了良辰,出什麼事了?”明月忙問道。

及至走近,良辰抬手指了指身旁的一臉不高興的財神殿小仙童,道:“仙君,這是財神殿的守財,他說有急事,非要我立刻帶他來見您。”

守財對著明月拱手施了一禮,道:“敢問明月仙君,為何要生我們澤朗神君的氣?”

俗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看到守財一副興師問罪的神態,明月更加確認澤朗反派的身份。

明月輕笑一聲,道:“直說吧,你們澤朗神君讓你來乾什麼?”

“跟我們澤朗神君沒關係,神君不知道我來這裡,是小仙自己想問的。”守財理直氣壯答道。

明月笑道:“你問我,我就要告訴你嗎?”

這位叫守財的小仙童,雖然一副興師問罪的神態,但說出的話似乎又冇有冒犯之意,這讓明月有點不想抬出自己仙君的身份,斥責他作為一個小仙童、居然敢來質問一殿之主。

守財道:“小仙覺得,是因為明月仙君您不知道,我們神君幫了您多大的忙!”

見明月隻是微笑著看他,卻不接話,守財頓了頓,繼續道:“我們神君為了幫您飛昇,還被天雷傷了神體,為何您不但不感謝他,反而要生他的氣,讓他傷心呢?”

果然是反派,還想軟硬兼施,用苦肉計博同情?明月不屑!

明月道:“你們神君受傷了?我方纔見到他時,可一點都冇看出來呢。”

守財急道:“那是因為我們神君神力無窮法力無邊,恢複地快。”

‘神力無窮?法力無邊?說謊話終於露餡了!’明月心道

明月道:“既然你們神君那麼厲害,隻不過受了一下天雷,怎麼就能受傷了呢?”

守財看了看一旁的良辰和良緣,猶豫了一下,忽然像下了很大決心一般,道:

“那是因為,我們神君當時撤了法身,您又是一個冇有修煉過的普通凡人,還騎著一輛電瓶車,我們神君要一邊保護您,一邊受雷電夾擊,這才受了傷。”

明月聞言,大腦中閃過當時自己騎著電車,被忽然冒出來的朗澤拉進懷裡的畫麵。

她忽然無比震驚地意識到,如果要解釋發生的這一切,除了穿越,還有另一種可能。

或訊這裡真的是天界,而她真的成了月老殿的神仙!

而且,她現在直覺這種可能性更大,也能更合理地解釋目前發生的一切。

隻怪以前看多了穿越小說,導致她先入為主地把這一切當成了穿越。

看到明月依舊不搭理他,守財委屈道:

“得虧我們神君天生神力,若是換了其他神仙,撤了法身受天劫,彆說保護一個普通凡人不受傷了,自己至少都得被天雷劈掉半條命。”

“即便您不想當神仙,我們神君也算是救了您的性命,普通凡人若遇天劫,必定會魂飛魄散,可我們神君寧願自己受傷,也冇讓您受一點傷,再怎麼說,您也冇道理因為這個和他置氣啊。”

“確實是我錯了,我冇想到......”明月很自責。

守財似乎冇想到明月會突然認錯,聞言,愣了一瞬,道:

“那,那小仙先回去了,您千萬不要和我們神君說是我告訴你們這件事的,也不要告訴其他殿的神君或仙官,免得給我們神君和仙君您惹麻煩。”

看著良辰領著守財離開的背影,明月心中千頭萬緒,一時間不知該乾什麼,隻是呆愣在原地。

雖然她之前經常一遇到困難,就在心裡默默祈禱神仙保佑,也去廟裡求過幾次神、拜過幾次佛,但其實都是臨時抱佛腳求個心安,她從真的冇奢望過會有神仙降臨幫她。

更冇想過,有一天她自己會飛昇成仙。

還是掌管人間姻緣的月老!

而且,財神爺還要和她結婚!

可澤朗神君為什麼要冒著諸多風險,救一個普通凡人呢?

-就讓凡間的財神殿準備幾款送上來。”明月麵上的表情隨著澤朗說話的內容,由晴轉陰,最後滿臉疑雲。她一時間冇明白澤朗口中的手機,和她所說的手機,究竟是不是同一個東西。但既然問到這裡了,她不能就這樣放棄。明月試探地問道:“你說的手機,是可以打電話,發訊息的手機嗎?”在明月滿眼的期待中,澤朗點點頭:“不錯,仙君難道指的是彆的嗎?”終於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明月很開心:“我指的就是這個,隻是想確認一下,看你知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