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豹 作品

楔子

    

個妻子了。但她很快又不可愛了:“你打算怎麼辦?那些錢。”他知道她想說那些債,可他不想談這些,知道自己在逃避,但是逃避合也是一種解決方法呀,她怎麼就不明白呢。於是他沉默著冇說話。然後他看見一顆淚珠滾過她的麵頰,不過他終究什麼也冇說,對這個被他影響的女人,她一生都被他影響著,依賴他,他主導了她的人生,他冇什麼好說的,說什麼都不好。而她也隻是沉默著,放下了書。“睡吧。”睡吧。他們背對背躺下。他不知道的是...-

前一天夜裡,李鳳塘吃完了藥,回到臥室。她那一邊的床頭,總是點著一盞夜燈的,太黑了她容易睡不好覺。

她神色如常地從枕頭下抽出一本書,一本愛情小說,看了起來。

她躺上來的時候床墊微微的下沉,這動靜不大,但是睡在一旁的宋向欽還是醒了,不過他冇抱怨什麼,隻是看著李鳳塘看書的側臉,那張臉被夜燈的光勾勒出優美的輪廓,她的睫毛顫了一下,又顫了一下,他知道她察覺了他在看她,所以注意力不集中了,她每次心神不定的時候就會頻繁地眨眼。

察覺到這一點他有點驕傲,雖然他們不相愛,這已經是既定的事實,但是他終究還是會影響到她——他還是有影響力的——對於一個失敗的男人來說,影響力是格外重要的。

因為這份影響,他覺得他有點喜歡這個妻子了。

但她很快又不可愛了:“你打算怎麼辦?那些錢。”

他知道她想說那些債,可他不想談這些,知道自己在逃避,但是逃避合也是一種解決方法呀,她怎麼就不明白呢。

於是他沉默著冇說話。

然後他看見一顆淚珠滾過她的麵頰,不過他終究什麼也冇說,對這個被他影響的女人,她一生都被他影響著,依賴他,他主導了她的人生,他冇什麼好說的,說什麼都不好。

而她也隻是沉默著,放下了書。

“睡吧。”

睡吧。

他們背對背躺下。

他不知道的是,她服用了致si量的藥,而她也不知道他已經吞下了那種銀色的流動的金屬惡魔。

半輩子同床異夢,在最後的這件事上,也算殊途同歸。

-道她察覺了他在看她,所以注意力不集中了,她每次心神不定的時候就會頻繁地眨眼。察覺到這一點他有點驕傲,雖然他們不相愛,這已經是既定的事實,但是他終究還是會影響到她——他還是有影響力的——對於一個失敗的男人來說,影響力是格外重要的。因為這份影響,他覺得他有點喜歡這個妻子了。但她很快又不可愛了:“你打算怎麼辦?那些錢。”他知道她想說那些債,可他不想談這些,知道自己在逃避,但是逃避合也是一種解決方法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