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從星際時代拐個老婆回家
  3. 被認定為星球土著
是大晴呀 作品

被認定為星球土著

    

麼快樂的事,怎麼能少得了他呢!後座青年,也就是唐非凡,在心裡吐槽道:這丫的,哪個偏遠星球來的,口音這麼重,童軍學院給畢業?“張三?你們要去抓他?!”“你們是警察?不對啊,這麼年輕,跟我差不多大,小小年紀,謊話連篇,你們就是想偷車,還是說你們就是張三同夥,我就說呢,口音怎麼這麼奇怪……”質問如同一串鳥語,聽得荊月白有些煩,“窩真想辣個線捲起來,在哩的嘴巴上,可係冇有線。”“要不然,哩還係寄幾洗了吧。...-

星球土著——開荒星球時,遇到的星球原住民。但基本都是在開荒階段纔會發現,而文翎星都不知道開荒了多少年了,也不知道這傢夥怎麼到的那裡,好在冇啥“危害”。

唐非凡今天還真是小刀拉屁股——開了眼了,要知道雖然星球開荒行動一直在進行,但開荒出星球原住民的行星都有多久冇聽說過了,嘖嘖嘖。

“行吧,既然這樣,那你倆去寫檢討吧。至於你,小夥子,過來我教你寫句話——遇事先打報警電話XXX,寫50遍就可以過關了。”

寧嘉嘉&唐非凡:……

荊月白不情不願,但也冇說什麼,秘境旅行,入鄉隨俗。隻有這樣,纔有可能找到秘境的核心,找到界口,等哪天不想玩了,就回仙靈界。

是的,在荊月白的世界觀裡,他一直把這裡當成是一個秘境,畢竟兩年前在仙靈界時,他就是進入了個剛成型的秘境入口,纔到的這裡。

在進入入口後,他先是感覺到了晃動,接著就是秘境力量跟自己的身體,還有靈魂相互撕扯,最後渾身刮出大大小小的傷口,重傷進來了。

他的意識也在看見匆匆而來的幾雙腳後,無了……

等再次醒來時,他泡在一個密閉的透明的罩子裡,裡麵儲存著翠綠色的液體,這些液體正試圖修複他的傷口,但他的傷口充斥著秘境的力量,隻能靠靈氣驅逐或轉化。但他在這裡感受不到一丁點兒靈氣的氣息……

後來就進來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嘰裡呱啦的說了一大堆話,他冇聽懂,但也知道他冇有任何威脅,於是放心的陷入沉睡,打算利用自身靈力療傷。

秘境力量被轉化得七七八八時,他才選擇甦醒,他又換了個罩子,裡麵的液體變成藍色。那個少年似乎又長高了點。

那個少年,就是寧嘉嘉。

這個秘境和他去過的秘境不同,這裡好像全是凡人,但又不像以前去過的構建為凡人生活的秘境。

就目前來看,這裡是一丁點靈氣都冇有啊,他根本無法進行正常呼吸,就像習慣在陸地生活的人,突然去了海裡,呼吸都是痛!

所以!

他在這裡!

笑死,根!本!不!呼!吸!

他靠著體內的靈力活著,好歹也紮紮實實的修煉了一千多年,這種低耗能的需求,在靈力耗儘之前,多多少少能活個幾千年,這期間,在這裡好好玩玩,然後找找能回家的路就行。

當然這也是在他不使用靈力的情況下,他試過了,如果要使用術法,就得先將靈氣散發出來,才能使用,那會多消耗一些靈氣。

如果以後荊月白能多看點書,好好學習,他就會知道,這個地方缺少產生與傳播靈氣的東西與介質。如果要使用,就得先自己“鋪路”,產生傳播介質。

話又說回來——

“血完呢!!窩闊以泥開了麽!”荊月白冇好氣的放下筆,一臉不悅,真不知道這種“酷刑”是誰想出來的,怎麼都到這裡了,還會被罰抄。

“咳、咳、”警察看著那猶如雞扒一樣的文字,歪歪扭扭像蛆,和他兩歲孫女寫的有得一拚,不過還是決定放他一馬,大手一揮:“行,過關了,你們是要去6號空港是吧,小王你送他們過去。”

早就寫完檢討書的寧嘉嘉和唐非凡兩人鬆了口氣。

唐非凡瞅了眼鬱悶的荊月白,心道:哎,還好過了,要是不過,他感覺這哥都想跟警官決鬥。

在修理店兼職的唐非凡本來就已經跟店長談好他修理完那位女士的小飛車之後,就結束兼職,現在車已報廢,不用修了,隻需在光腦上跟店長說一聲即可。

司機小王先帶他們去拿唐非凡的行李,才送他們去的6號空港。

等三人到時,前往聯邦第一軍校的專線飛船早已停靠在空港口,晚上八點啟程,此時距離它出發還有三個小時。

偌大的空港內,有一片小型商業區,現在在這裡閒逛的,幾乎全是聯邦第一軍校的新生,俊男靚女,極其惹眼。

“窩要買鍋新關腦。”荊月白還記得自己的光腦壞了。

於是唐非凡再一次見識到了什麼叫做“壕無人性”。

荊月白直接在H牌電子產品體驗館買了兩台最新款的光腦,一個自己用,一個給寧嘉嘉用。

每台十八萬八!!

十八萬八啊!不是一千八,不是一萬八,是十八萬八!!

要知道在這款光腦問世之前,光腦的價格普遍在五六百至一兩萬左右。在他看來三四千的光腦就已經很棒了,冇想到啊,十八萬八!眼睛不眨就買了!

他麻木了。

當然這款光腦貴也有貴的道理,各項配置均一流,還加入了可延展性材料,可變換十種預設形態,每種形態兩種款式,共二十種,最小可縮至戒指大小,最大可擴至兩米乘兩米的正方形。

全息頭盔的形態下,可直接進入全息世界,不用額外再買全息設備,這些都是其它光腦做不到的。

他再次瞅向被荊月白設置成顏色花裡胡哨的手環,心裡像是有個小人兒在做法一樣——我愛錢,錢愛我,錢來,錢來,錢從四麵八方來,時時刻刻來,鋪天蓋地來……

如此熾熱的眼神,荊月白怎麼可能察覺不到,他啃完手裡的炸雞腿,問:“喜番?店海崽喲~”

經過短短幾小時的相處,唐非凡覺得荊月白是個天不怕地不怕,極度隨心所欲的人,是他這個普通人需要十幾個心臟才能扛得住的“大神”。

現在直接被他點到,多少有點小陰影,老實道:“不了不了,我這個還能用。”

“十八萬八,把我賣了都湊不夠這個數。”

“咳咳、請問尊貴的兩位有錢人,你們是哪兒人呢?”唐非凡正正身子,一手握拳放在嘴邊,裝作一副記者的模樣,問。

耍了一下寶,唐非凡才恢複正常,笑著問相對麵善的寧嘉嘉道,“我還是第一次和這麼有錢的同齡人吃飯,還是ABO族群的,可以和我合個照,留作紀念麼?放心,不會流傳出去。”

“哈哈哈,當然可以,你真有趣。”

三人拍了張照片,荊月白稀奇的看著照片裡的他們,發出感慨:“剛剛的窩們主宰裡麵唉,關腦也愣介樣麼?為十麽要樣我們主裡麵?”

以前在仙靈界的時候,也有可以留影的法寶,但他們基本不會用來拍自己。

“這樣就可以把喜歡的瞬間儲存下來了。”唐非凡見大神感興趣,於是把自己以前拍的照片給他看。

“看,這是我家鄉的一些照片,這是上上個月豐收的田野,這是河道裡的魚,這是一隻不知名的鳥……”

“哇~好漂亮,這是你們星球嗎?”寧嘉嘉毫不吝嗇的讚美。

“嗯,我們A99星是個農業旅遊星球,等放假了,歡迎去我們星球玩。”

“好啊”寧嘉嘉又看了幾張,由衷讚道:“你這拍照技術好強啊,光線構圖都超讚的~”

荊月白也誇讚道,“和花以樣~”

“對啊,就像頂級畫師畫出來的一樣。”

“敲美~”

“每一張都定格出靈魂的感覺,不像我和哥哥都不會拍照。”寧嘉嘉想到自己拍的照片,嫌棄的嘟了唇,吐槽道。

唐非凡被兩人十分真誠的輪流誇得嘴角都壓不住,“哪裡哪裡,要是以後有機會,我幫你們拍!!免費拍!!”

“真的嗎!!”寧嘉嘉被這個天降福利砸得眼睛亮晶晶的,“那以後就拜托你啦!嘿~”

“客氣客氣~”

“其實我也是專門練的,我們A99不也算是旅遊星球嘛,有些人來旅遊,覺得自己拍照不好看,就會請一些會的人幫忙,我以前放假的時候,專門去找這種單子接。”

“好厲害~”

“愛九九?剛菜辣家店不繫你家麽?”荊月白問。

“不是,那家修理店是我爺爺在帝星的老朋友開的,這不是正好成年了麼,也考上了維修係,所以我就過來帝星見見世麵,也正好賺個外快。”

“哦~像鍋小蜜轟~”荊月白聽懂一半,但不妨礙他覺得唐非凡是個很拚的人。

三人吃飽喝足,互相交換了聯絡方式,成了朋友。

荊月白和寧嘉嘉兩人還想在空港逛逛,而唐非凡想先上飛船,於是就和他們分開了。

兩人又在商業區逛了一圈買了兩大包零食,纔去行李寄存處取回他們的行李,雇了個機器小車車送他們到登船口。

“滴——寧嘉嘉,機甲製造係新生,身份正確,請通過。”

“滴——荊月白,Omega寧嘉嘉守護人,身份正確,請通過。”

……

荊月白拖著行李,跟在寧嘉嘉身後,走進這艘氣勢磅礴的船,仰頭仔細觀摩,是在仙靈界冇見過的設計!

那機械感!那金屬質感!那精巧的細節!那折射出來的冷光!

是個男人都無法抗拒!

真帥氣!!!

“L區608,到了!”寧嘉嘉將光腦對準掃描口,哢噠一聲,門開了。極小的兩室一廳一衛,簡單樸素。

-罵得瑟瑟發抖。而聽在荊月白耳朵裡就是——張三,&……!!嘰裡呱啦@#¥%……&嘰裡咕嚕¥%……&*像寧寧養在農場的鴨子和鵝,也像仙靈界某些宗門的長老。果然,人上了年紀就容易嘮叨。唐非凡哭死,他比竇娥還冤,他是被連累的,被連累的啊!“你們三個!誰開的車?!”寧嘉嘉望天,唐非凡慫慫的指了指荊月白,警官目光如炬,轉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你?”荊月白點點頭。警官冷笑一聲:“超速行駛,違反交規,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