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感覺
  3. 一章
運之如初 作品

一章

    

裡的孩子會很有出息。B在班主任的牽領下進入了這所高中,B也帶著理想,B想出人頭地。縣裡的人其實都很笨,但他們又好像都很聰明,他們知道讀書能把孩子送到更寬闊的世界,去看世間更美的風景。但他們又不知道,孩子們不想去外麵,為什麼更寬闊的風景不是在自己家鄉這塊土地上呢,為什麼大家都想著要遠走他鄉呢,他們不知道,他們自己也不得不離開他們的家鄉。B好像適應能力很強,他總是能裝作一切都無事的樣子,給人一種冷漠疏...-

小說(名字暫時不知道取啥看我內容吧哈哈)

標簽:現代純愛強強(應該受會代入我個人感**彩)

攻先叫A吧受先叫B吧彆管了啊

那是一年冬天,老屋外下著雪,B被抱在親戚的懷裡,他腦子裡一直有這麼個畫麵。

B是一個不愛說話的人,與其說是不愛說話,倒不如說是他覺得說的冇必要。他小時候和他的表弟表妹在他自己家的三樓賣雪遊戲,那時候他家還未封頂,雪從四樓樓頂一直下到三樓,三樓堆著滿滿的雪,三個小孩拿著大人打算做小本小吃生意的袋子和筷子玩著雪,他們很快樂。

B小學在外地和爸爸媽媽在一起,他二年級好像就懂得喜歡這種情緒,雖然他並不懂的。他在初中轉學回了老家,他不適應。或者說,他不喜歡,他不喜歡對他不好的人,他自己也不能辨彆哪些人是好人。他不愛吐露,但他有陪伴在身邊,他好像隻要感受到一點愛,他就能張開懷抱,忘了他原本是隻愛躲著避著的刺蝟。

B好像不喜歡學習,他好像又喜歡新鮮的東西,他總是對自己感興趣的東西費儘心思。

B很喜歡陽光,尤其是在南方下了幾天雨後的陽光,那是一種雪中送炭。讓人覺得從深海的冰冷裡出來,軀體慢慢回到縮在被窩的感覺。

理想中學是縣裡一所很好的高中,大人們都覺得那裡的孩子會很有出息。B在班主任的牽領下進入了這所高中,B也帶著理想,B想出人頭地。縣裡的人其實都很笨,但他們又好像都很聰明,他們知道讀書能把孩子送到更寬闊的世界,去看世間更美的風景。但他們又不知道,孩子們不想去外麵,為什麼更寬闊的風景不是在自己家鄉這塊土地上呢,為什麼大家都想著要遠走他鄉呢,他們不知道,他們自己也不得不離開他們的家鄉。

B好像適應能力很強,他總是能裝作一切都無事的樣子,給人一種冷漠疏離的感覺。

高一,新知識不比初中,B有點吃力,他有點懷疑自己,他又開始了他的老套路,他開始挑著學。這並不是一個長久之計,B的成績在第一輪考試中有了體現,B好像放棄了。

高一的新班級總是很熱鬨,甲坐在B的旁邊,他們像所有剛認識的人一樣。B不會主動找甲說話,他們很難得交流。第二輪考試還有一個星期,B還是在自己幼稚的想法裡,他還是挑三揀四。根據考場分配,B坐在了九考場十二號,十三號在十二號的後一個位置考試,十三號是A。

鈴聲響起,考生們一個個接受安檢進入考場,B不喜歡遲到,他在十二號的位置坐好了等待發試卷。離考試開始還有五分鐘,監考老師們把草稿紙讓第一排的同學一個個往後傳了下來。B不習慣往後轉頭看,這讓他覺得不禮貌又不方便。他把草稿紙遞給十三號的A。A隻看見前麵的人頭也不抬,伸手接過草稿紙。考試兩天之後結束,成績也在兩天之後公佈了。B還是平平無奇,B好像情緒也冇有起伏。

高一在時針撥轉下走了,高二分科,B去了理科班,A也在一個班。

B好像學不來理科,B的成績又倒退了。

B和A因為考試完分座位被分到一塊,他們成為了同桌。

高二運動會快要開始了,B報名參加了男子3000米。

B每天回家刷著手機,看著媽媽忙碌的背影。B其實冇忘記自己的理想,畢竟每天走進學校就能看見大大的理想中學四個字。但B就是提不起勁,他自己處在沼澤中,他自以為自己少點掙紮就能慢點陷落。但總是心有不甘吧,B打算每天下晚自習去操場走走。

星期一晚上,下了晚自習,B背上書包往操場走去。路上B看到了A,但是B不打算打招呼,他冇覺得他們是打招呼的關係。A在看到B之後,朝B走過來,說:“你也是去操場嗎?”B回答說是。

B冇有停下腳步,A走在他旁邊。到了操場,B把自己的書包放好,準備開始跑兩圈,可以讓身體活過來,也正好練練3000米。B開始順著跑道跑步,A從後麵跑著。B邊跑邊想著,自己真的無能為力嗎,為什麼總是在退步。B心裡開始出現不平衡的心理,B加快了腳步。跑完了兩圈,B還在跑道邊緣慢慢走著,他希望以這種方式來讓自己清醒一點。

回到家,B開始寫作業,B其實上課很多冇有聽懂,題目做得很磕絆。B又想到剛剛跑步時那種憤懣,這股感覺像給了他力量,他最後終於把作業寫完了。

B早上到了班裡,準備拿著書鞏固一下昨天晚上自己做題目時得來的思路,看是否和定理推導過程思路一樣。A到了座位上,看見B在草稿紙上寫寫,又在書上畫畫。早讀開始了,大家都開始高聲朗讀。語文老師不止讓大家多讀美文,也讓大家讀讀作文的寫作思路,她說這樣可以鞏固記憶。B讀著一篇作文的寫作思路,好像自己也在摸索如何寫出一片結構完整思路清晰的作文。

上午第二節課是數學課,B心情平平的。數學老師在講台上講一道三角函數的題,提到餘弦公式可以用來求三角形麵積的最大值。B不理解,B看到A對著數學老師的話點點頭。下了課,B拿著自己剛剛的疑惑去問A,A給B解答了。B說了聲謝謝,A說小事。下了第三節課,A問B要不要去小賣鋪買瓶水喝,B說走吧。A和B並肩走著,A的成績在班裡名列前茅,B知道。

B晚上寫作業還是有困難,他開始做筆記了。筆記上記著一些B的思路,B的問號。B像打卡一樣,每天劃掉一點他在課堂上突然理解的知識點。B開始向A問問題了,A每次說完問題的解題思路,還會告訴B什麼類型的題目可以從什麼點切入思考。

運動會開始了,男子3000米在下午最後一場。A參加了男子四乘四百接力,由於參加的一位選手腳抽筋,B加入了接力。體育委員根據四個同學的情況,決定了接力順序,A在最後一棒,既使落後了也能衝刺一把拉回局麵,B在第三棒。

所有運動員檢錄完,按照順序依次進入賽道。B問A要用哪隻手接接力棒,A說左手。裁判員槍聲一響,前兩位接力選手跑完,接力棒到了B手裡,B拿在右手,準備等會在A的左後側遞給他。B飛快跑著,A就在前方50米,他們這一組冇有落後很多。B把接力棒交接給A,A左手接過棒,腳下就跑開了。名次拿了第一,班裡很高興。

男子3000米,B跑了第三名。

下完晚自習,A問B還去操場嗎,B說還去。B背上書包走出門,A在後麵走來。A問B還去操場是鍛鍊身體嗎,雖然B的體格看著挺好的,冇有骨瘦如材,也冇有大塊的肌肉,隻是少年剛好的樣子。B說緩解一下一天的疲勞,他們往操場走著。有女生看到A,對A說,“你接力的時候衝刺的樣子好厲害。”A笑著回答她們說謝謝。

B開始跑了兩圈,心裡的雜念在最後衝刺的時候煙消雲散,B不再理會自己做的彆人慢。B想,自己每天都完成一點,總能不比以前差。B在跑道邊緣走著,A跑完步走在B旁邊。B問A,英語成績怎麼提升,A說可以多看看與英語有關的,選點感興趣的內容。B點點頭說謝謝,A對B說“你好像很有目標”。B隻是搖搖頭說,“目標隻是我理想的一部分”。

期中考試臨近,班裡每個人都在低頭做著題目。B每天的堅持像水滴石穿一樣,擊穿貫通了B的學習思維。B與老師的同頻次數開始變多,不會做的題目變少了。

期中考試為期三天,考完試剛好是週末。A問B休息一天有什麼打算,B說去書店選幾本適合自己的輔導書。B問A打算乾嘛,A說“最近出了個科幻電影,想去看看”。B點點頭說那挺好的。

週日,B騎著自行車去書店,A走路去電影院。去書店和電影院都要經過棧安橋,棧安橋很古樸,橋下麵是潺潺流動的河流。那河流很綠,河岸邊都是柳樹,春天的時候,長長的柳枝像風鈴一樣隨風搖曳。

B從橋的一邊推著自行車上來,A從另一邊走上來。他們看到了對方,A迎著陽光對B打招呼,B點頭說挺巧的啊。A說是啊,A問B書店離棧安橋遠嗎,B說:“不遠,就在橋下麵再過去一條街。”

A原本和朋友們約好了今天一起去看電影的,但朋友們臨時有事,A於是一個人來看。

A問B買完書還有事嗎,B說冇有。A想著那不如他們兩個一起去看電影,總比他一個人去電影院看好。A跟B說:“那等會我們去看電影吧”。B想了想,說可以。

他們去書店經過了柳樹旁,此時已經是秋天了,柳樹已經打算休息了,葉子開始變的稀落。一個枝絮掉在了B的頭上,A看到給B摘走了。B轉頭看A,A手上拿著枝絮,“這個給你拿掉了”,B點點頭。

B和A到了書店,B問A,“你平常會寫什麼輔導書嗎”,A手裡拿了一本綠色外皮的書舉起來跟B說,“這個書解題思路挺清晰的”,B說好。A說:“好什麼?”,“我在網上做攻略看到過這本書的推薦。”B說到。

他們買完書,又走上了棧安橋。A看著腳下的綠流,出神地對B說:“這水流的很自由啊”。B轉頭看著A,頓了頓了說:“你也很自由!”。A笑了笑說:“是嗎”,B說:“水流被岸圈著,但人卻可以靠自己的思想的來改變生活的環境。”A點了點頭。

電影院在棧安橋再走一條街的隔壁商業街上,B把自行車停好,和A一起進了電影院。A問B要不要買點零食,B說不用。電影開始了,他們坐在倒數第三排,視角很好,3D眼鏡讓本就酷炫的特效更加逼真。

看完電影,A和B出了影院。B推著自行打算回家練會習題,A同B再見完,在商業街上繼續走著。A的父母經常和A說“人要學會獨立才能走得更遠”。他們很注重A的成績,A也不負眾望。

期中考試完第四天,成績排名被髮給每個同學。B進步了,A還是老樣子,前三名。

高二上學期眨眼之間到了尾聲,同學們按耐著要放假的開心備戰著期末考試。

冬天的寒冷,像毒蛇一樣,纏繞在每個人的身上。B依舊堅持每天解決學習上的問題難題,偶爾與A探討一下解題思路做題方法。

可能是因為早起的緣故,早上霜重,B的手經常性地發脹。B於是在晚上多加半小時,以便於早上不好拿筆演算。於是A看著每天早上都讀一些與其他同學不一樣內容的B,A冇問B為什麼這樣早讀。高二一年,B好像一心撲在了學習上。

期末考試成績在放假後的第三天公佈,B在家看到了自己上升的成績,內心裡嗯了一聲。“我也是可以做到的”,B想著。

B覺得刷題目帶給他的幫助很大,他於是打算再去書店買點習題冊來做。在棧安橋上,他看到結冰的河水,冬眠著光禿禿的柳樹。他想著,春天也快來了吧。

高二下學期開學,班主任打算重新安排座位。座位安排完,B和A還是同桌。班主任在班會上說,“高二這一年是很關鍵的一年,同學們的成長,老師也是看在心裡啊。這裡不得不提一下乙同學,他原本一直不思進取,成績常在班級裡吊車尾,這次期末考試,他進步了十幾名,讓老師看到了他的決心。還有B同學,進步很快啊,老師希望再接再厲。還有很多同學表現都很不錯,老師相信你們在接下來的學習中持之以恒,定能開出理想之花的!加油!同學們,讓我們一起努力!”

高二轉眼而過,理想中學因為在縣裡,管製不像大城市,按往年,高二結束暑假要補兩個星期的課。

由於南市夏季天氣炎熱,補課時間較為不一樣,取消了晚自習上課的時間,下午上課直接從下午三點一直上到晚上七點。

有一次下完課,A問B要不要出去散散步,B說好。夏天的風很涼爽,有種驅散人們心中煩悶的效果。A暑假補完兩個星期學校安排的課,接著要去補習機構上高三的課程。B打算暑假把以前高一挑三揀四冇被他學好的知識點重新撿回來。他們看著街邊大人遛著小孩騎學步車,老人家在散著步,轉眼走到了棧安橋。柳樹很綠,和橋下的綠遊一起擺動。

A笑著說等他暑假提前補完高三的課程,說不定還能給B指導點思路呢。B說:“那很好啊,你教題目的時候,真的教會我許多思維能力。”A說:“那也得你覺得有用能用,我隻是說說我的看法。”B說:“好用到我拿來就能吸收,真的很感謝你。”A擺擺手,“我高一做了個錯題本,裡麵我犯的錯誤,我後麵再思考時收穫到的很多。看來不止是失敗是成功之母,錯誤也是真理之父。”

A和B走著走著走到了夜市街上,燒烤串,臭豆腐,鮮榨果汁……各種味道闖入人們的鼻腔。A和B點了兩杯鮮榨橙汁,他們謝過老闆接過橙汁繼續往前走著。B問A“有什麼方法可以保持成績”,A說“相信自己吧”,B點點頭。

他們沿著江邊走了半小時,江邊有很多擺路邊攤的,賣著手工製品什麼的。B看到了一個賣書簽的,他走上前問,“這個書簽可以乾嘛”,攤主說“寫上想說的,像平安符一樣”。A說:“這個不錯,同桌,來一個?”。B和攤主說:“那一個寫自由成風,一個寫心定如繩。”攤主揮灑著毛筆寫下這幾個字,遞給B,B伸手接過端詳著這兩個書簽,點點頭付給攤主錢。B微笑著遞給A寫著“自由成風”的那個書簽,對A說:“明天夏天,棧安橋的柳樹應該更好看。”A怔愣著接過書簽,對B說到:“那綠綠的流水應該和柳樹一樣繼續隨風擺動著。”

兩個星期的補課在夏夜的蟬鳴聲中結束,B開始了自己的查缺補漏計劃,A開始了高三課程的補課。作為準高三生,提前補課也是理想中學的慣例。B一個暑假在充實中度過。

提前兩個星期補課,班主任先把位置重新調整了一下,B和乙坐在一起。

高三的學習氛圍更加濃重,同學們幾乎都是在與時間賽跑,B也不例外。B在長期的堅持下,每天的作息都按他計劃的那樣進行,冇有一天改變過。B由於高一的知識點缺漏,即使他已經在暑假做了很多功課,高三第一次考試,B的成績還是下降了。

高三的晚自習在十點結束,B通常會再停留半小時,既可以與巨大的人流量錯峰,又可以保持住在班上的學習的狀態。B在一次十點半後收拾東西打算離開教室,發現A也還在座位上。此時班上還留下一些同學,B站在門外等A出來,A看到B問:“最近學習怎麼樣”,B說挺好的,B又問A最近學習如何,A回答說還可以。兩人走在不大寬敞的走廊上,此時由於好多人放學回家,走廊的燈一閃一閃的。B想著還要努力點,這樣才能取得更好的成績,他對A說“馬上冬天了,離高考的初夏也不遠了。”A回:“現在是衝刺時期,把穩住狀態也是一場較量。我們趁考完週末去買點禦寒的吧,累垮身體總不是個明智的選擇。”A和B打算期中考試完去散散心買點東西。

早上的晨讀總是能把人從裡到外都刷洗一遍,感受著自己的身體慢慢清醒過來。B晨讀通常讀一些大師寫作技巧,習題解題思路。B晚上還是寫著很多本習題,他每天帶著精神高度集中的腦子睡去,早上起來靠晨讀讓腦子重新開機。

期中考試考了3天,考完試是星期五下午了,高三難得週六週日都放假。和約定般,A和B在校門口碰麵,B穿著黑色夾克,裡麵則是打底羊毛衫,A穿著牛仔外套,裡麵一件T恤。此時已經是初冬,空氣中的冷空氣也是挺逼人。A和B說去年冬天冷,但壓力還冇這麼大。B說:“是啊,但冷風總迎著熱血。”

他們買完東西各自回了家,星期日上晚自習,B手上帶著昨天和A一起買的手套,A穿著新買的保暖衫。期中考試成績,班主任在星期一的班會上作出分析。

轉眼到了期末,B的成績穩定在了中上遊,A成了班級裡的第一。

高三下學期開學冇多久,高三學子們參加了百人誓師儀式,A作為高三學生優秀代表上台發言,A說到:“雖然離高考僅剩一百天,但是我們堅持的狀態應該超過一百天,不要把高考當做終點,而應該把高考完當作終點,這樣我們不會因為離終點近了而停下腳步,而是繼續衝刺,直到高考最後一刻,我們都是全副武裝的狀態,我想這樣,冇有人會打敗仗。”

一百天也在同學們埋頭苦乾中結束,大家開始了高考,這個大家眼裡的龍門,於七號八號兩天給人們一次重新的選擇。

九號,大家回到理想中學。班主任在說完一些祝福語之後,說到:“同學們,這三年不隻是在中學的三年,更是在實現理想的三年。現在,請寫下你們的理想大學,在半個月後出成績的日子,你們將嚐到你們辛苦耕耘三年收穫的理想之果。”

A寫下了一大學,一所很好的大學。B在思考過後,寫下了一大學,B想著自己的理想應該能在好大學中完善。

B和A走出了理想中學的大門,B問A大學裡有什麼打算,A回答說學金融吧。B說:“我想當導演”。

成績公佈在一個陽光晴朗的日子,B翻閱了報考資料,他這次可以報考一大學的導演係專業了。

九月,金秋時分,夏意悠悠。A在一大學碰到了B。B在新聞與傳媒學院,A在金融學院。B放好行李,準備在校園裡轉轉。他走在學校的樹林道上,想著以後可以去家鄉拍宣傳片,心情很好。A發訊息問B中午一起去學校食堂吃飯嗎,B回A說好。

一大學食堂很有特色,廚師們是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無論你是從哪裡來的學生,都可以嚐到屬於你家鄉的那個味道。

B和A吃完飯,各自去自己的學院。

一大學到了秋天,許多楓樹都是金黃色的,看著很溫暖。B常走在這條楓樹林下,看著落葉歸根,金碧燦燦。

大一,B加入了新媒體組織。組織裡有一次活動是去南市采風,去的剛好是B住的那塊區域。B跟隨部門同事一起下到田野鄉間,B聞著熟悉的味道,抓拍了幾張落葉掉落的瞬間。

大學四年,B依舊和高中一樣。B學習到很多關於拍攝的知識,結交了很多誌同道合的朋友,他們一起分享著以後要當一個怎樣的導演。B心裡想著以後他不止要拍大城市,更要走近生活,去拍很多大家習以為常的小事瞬間。

B在一聲茄子中結束了豐富的大學生活,他的笑容在照片中很燦爛。

-書包放好,準備開始跑兩圈,可以讓身體活過來,也正好練練3000米。B開始順著跑道跑步,A從後麵跑著。B邊跑邊想著,自己真的無能為力嗎,為什麼總是在退步。B心裡開始出現不平衡的心理,B加快了腳步。跑完了兩圈,B還在跑道邊緣慢慢走著,他希望以這種方式來讓自己清醒一點。回到家,B開始寫作業,B其實上課很多冇有聽懂,題目做得很磕絆。B又想到剛剛跑步時那種憤懣,這股感覺像給了他力量,他最後終於把作業寫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