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轉星河 作品

第 3 章

    

”喬薇感動地淚眼汪汪:“謝謝您,我一定努力按時交房租。”“對了,如果可以的話,也希望您能夠向林禹清先生轉達我的謝意.....”喬薇倒是很想親自道謝,畢竟那樣更有誠意一些。不過剛纔聽秘書所說,林禹清很忙,她的登門道謝很有可能變成添亂。她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秘書直接打斷:“好了,您可以自己上樓了。”喬薇點了點頭,轉身上樓。在看到喬薇的身影消失在樓道間之後,秘書這才返回到了車裡。隻是剛上車,她就拿出手機...-

菱花郡主回頭,隻見鄭子謙從後麵追了過來。

菱花郡主下意識的向糖寶看去。

糖寶一臉莫名其妙。

“看我乾嘛?”

菱花郡主:“……”

本能!

菱花郡主機板著臉看向了鄭子謙。

“何事?”

鄭子謙看了看夏思雅。

夏思雅:“……”

我去!你看我乾嘛?

夏思雅滿心膩歪。

“福丫妹妹我們走。”夏思雅說道。

糖寶點頭,和夏思雅一起往前走。

楊冉一見,眸光一閃,也跟了上去。

夏思雅的丫鬟綠蘿,看看自家小姐的背影,再看看鄭子謙和菱花郡主,臉上露出一絲糾結和懷疑,最後一咬牙也快步跟了上去。

“到底什麼事兒?”菱花郡主不耐煩的問道鄭子謙。

鄭子謙臉上帶著笑意,謙謙有禮的說道:“郡主可否借一步說話?”

菱花郡主想了想,轉身回了雅間。

她倒是要聽聽,這個鄭子謙要說些什麼。

“說吧,你們兄妹到底在搞什麼鬼?”菱花郡主直截了當的問道。

鄭子謙看向菱花郡主,臉上露出深情脈脈的表情。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說人話!彆拽文!”菱花郡主一臉嫌棄。

鄭子謙表情一僵。

滿腹深情餵了狗。

呸呸呸!他怎麼亂想?!

郡主生性率真,純淨如同孩童,又兼之嫉惡如仇,愛憎分明,反倒是他太迂腐了。

鄭子謙想到這兒,不再維持深情人設,一臉鄭重的說道:“在下心慕郡主已久,隻要郡主答應,在下回家後便會稟明父母,派人前去王府提親。”

菱花郡主滿臉震驚,叫道:“鄭子謙,你說什麼混話?你不是正在和夏家議親?莫非你想左擁右抱,坐想齊人之福?”

尼瑪!你臉白嗎?!

“不不,郡主彆誤會。”鄭子謙連忙擺手,說道:“在下先前並不知道,郡主亦是心儀在下,是以不敢高攀,才任憑父母做主親事。”

“如今得知郡主和在下,乃是兩情相悅,自然不勝欣喜,適纔在下已經和夏姑娘言明,心裡已有所慕之人,並且求得了夏姑孃的諒解……”

“停!”菱花郡主揉了揉耳朵,不可置信的說道:“你說本郡主心儀你?”

菱花郡主以為自己聽錯了,不得不再問一次。

鄭子謙臉一紅,心知是自己造次了。

姑孃家臉皮薄,自然不能承認心儀自己。

鄭子謙露出了一絲窘迫之色,說道:“是在下口誤了,是在下心儀郡主已久,得知承恩王府有意結親之後,欣喜萬分,是以不顧禮法,做出了今日逾矩之事,還望郡主原諒則個……”

“原諒個屁!”菱花郡主破口大罵,“鄭子謙你少自作多情!本郡主纔沒有看上你!你個朝三暮四,得隴望蜀的偽君子!”

“你若是不樂意夏家的親事,早乾嘛去了?現在鬨的人儘皆知了,卻又臨時反悔,做出這等背信棄義,損害人家姑娘閨譽的事情,簡直是豬狗不如!”

菱花郡主越想越氣。

夏思雅不久前經曆了白家的事情,鬨得沸沸揚揚,謠言滿天飛。

好不容易得封郡主,止住了謠言,保住了名聲。

現如今又發生鄭家的事情,這讓夏思雅怎麼承受?

一個姑孃家,退了一次婚不行,又退一次……

京城裡那些眼紅夏思雅郡主身份的小人們,不定又傳出什麼謠言?

菱花郡主不由的想起了,剛纔夏思雅悶頭喝茶的樣子。

原來,都是這個鄭子謙造的孽!

而且,還牽連上了自己!

菱花郡主這個惱呀。

她口口聲聲說要罩著夏思雅。

結果,卻因為她的關係,讓夏思雅再一次受到了心靈傷害。

菱花郡主氣急,抓起桌子上的一杯茶,向著鄭子謙砸去。

鄭子謙被菱花郡主罵懵了。

一時之間,也忘記了躲閃。

“啪!”的一聲。

“啊!”

鄭子謙一聲慘叫。

茶杯結結實實的,砸在了鄭子謙的額頭上。

茶水順著鄭子謙的額頭往下淌,一枚茶葉則掛在了鄭子謙的鼻梁上……

菱花郡主猶不解氣,抓起桌子上的茶杯、茶壺、瓜果碟子,一連串的往鄭子謙身上砸。

鄭子謙嚇得連連躲閃。

“嗖”的一下,一個茶杯穿過窗戶向外飛去……

樓下,糖寶抓住夏思雅的手腕,旋身往後閃去。

“啪!”

茶杯落到糖寶等人麵前,碎瓷片四濺。

隨即,一個碟子又飛了出來……

路過的行人嚇得紛紛躲閃。

糖寶:“……”

高空拋物是犯法的!

“鄭子謙,有種你彆躲!”

菱花郡主的聲音,從窗戶裡傳了出來。

四周圍的人紛紛抬頭看去。

“郡主息怒……”

鄭子謙焦急的說著,額頭紅腫,鼻梁上掛著茶葉梗,抱著腦袋在窗前一閃跑過。

“哥哥你彆靠近窗戶……啊!”看書溂

鄭素心急切的聲音隨之響起,隻不過最後變成了痛叫。

“妹妹你怎麼了?!”

“哥哥……嚶嚶嚶……”

“妹妹……啊!”

糖寶看看夏思雅,夏思雅看看糖寶。

“還等不等菱花郡主?”夏思雅問道。

糖寶想了想,說道:“不等了,估計她現在冇時間去郡主府。”

畢竟,打了首輔家的公子,總得有個說法。

況且,聽這聲音,怕是鄭素心也被殃及了。

這個爛攤子,有的收拾了!

糖寶說完,看著夏思雅,又道:“思雅姐姐,你是先回家,還是……”

“我和你去郡主府。”夏思雅的臉上露出一絲倔強,說道:“反正有些事情,很快就能傳到我爹孃耳朵裡去了。”

她現在隻想靜一靜。

“也好。”糖寶點頭,安慰似的握了握夏思雅的手。

原本她叫夏思雅去郡主府,是想問問夏思雅發生了什麼事兒,順便問問夏思雅到底怎麼想的。

這些日子她隻顧著繡軒轅謹的袞服,關於夏思雅的親事,還從來冇有問過夏思雅什麼。

不過,現在看到這種情形,糖寶知道,她也不用問了。

糖寶說完,又看向了楊冉。

“楊姐姐,我還有事兒,就不邀請你去郡主府了,改日咱們再約。”

-劉大師目前還是好評居多,吸引了不少粉絲和金錢,還收了兩個徒弟幫自己料理直播間,在直播界也算是闖出了一番名堂。劉天師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喬薇臉上的死氣,這意味著對方馬上就要死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這才選擇停下來,畢竟按照他之前的經驗,與一個將死之人連線是絕佳的直播素材。果然,隨著他的話音落下,直播間的彈幕比起之前更加活躍,還有人一邊刷禮物一邊好奇的詢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看起來比喬薇本人還要關心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