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方間 作品

楔子

    

一手提著安挽風的後襟,一手提著曉青的後衣襟。隨著德武帝一起,飛身離開。尉遲晏塵分到了狗崽子。他抱起狗崽子,低聲嘟囔了一句,“第一次抱這麼重的狗,像抱了一隻豬,豬有這麼重嗎?”狗崽子:???你再說一遍?你這個人類,年紀輕輕的,就瞎了眼了!看清楚了,我是白狼大人!!纔不是豬!尉遲曦他們離開了,外麵守門的侍衛打了一個哈欠,冇發現。他們不會進去看,但是,若是德武帝等人出來,他們還是知道的。尉遲曦離開之前找...-

無啟國皇上不相信。

德武帝也不再多說,轉身離開,“你,好自為之

該說的,他都說了。

無啟國皇上看著他離開,蹙眉。

這是德武帝的新把戲?

為了讓他和他的大將軍產生分歧,才故意來這麼一句話?

可是,德武帝真的有這麼閒嗎?

德武帝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無啟國皇上思來想去,也想不明白,他到底是真的聽到了一些什麼,還是說,故意的挑撥?

無啟國皇上叫了奴纔來詢問,“今日,德武帝可有外出?”

“啟稟皇上,有的記住網址

“他帶著尉遲小公主出宮了

奴才低聲回答。

德武帝的一舉一動,他們都是知道的。

無啟國皇上:!!!

德武帝出去了,那麼有冇有一種可能,德武帝真的聽到了?

無啟國皇上現在是真的慌了,他剛想派人叫大臣進宮,又忽然想起來,他現在都不知道,金彥現在到底已經與多少人勾結在一起了……

不,他不能叫大臣進宮,不能打草驚蛇。

對,不能打草驚蛇!

橫豎現在離晚上還有幾個時辰,無啟國皇上屏退了奴才太監,“朕要在裡麵批改奏摺,誰也不允許來打擾

“記住,是誰來也不允許進來

奴纔有些詫異,“若是貴妃娘娘來了……”

“也不見

生死攸關的大事兒,無啟國皇上怎會兒女私情?

“是

太監和奴才退了出去,兩人站在門口,低聲議論,“皇上今兒個是怎麼了?怎麼突然這般奮發圖強?”

“可能是見德武帝那般努力,所以也想努力努力?”

“很有可能,哎,若是德武帝能早些來咱們國家就好了,還能刺激刺激咱們皇上努努力

“可不是嗎……”

“真羨慕元國的人,有個那麼上進的皇上

“是啊……”

無啟國皇上等他們關上門後,立馬跑到書架旁,摁了一下書架旁邊的一個機關,那機關一按下去,書架就凸出來往旁邊移開了,露出一個階梯來。

無啟國皇上走了進去,想了一下,又馬上折回來,將玉璽揣兜裡,拿了一塊布包了不少銀票和金銀珠寶,打包背在背上,匆匆走進暗道裡。

暗道兩邊的牆上有一個按鈕,他按了一下,那書架便又緩慢的挪了回來。

見書架在關了,他揣著東西往階梯下方走,這暗道裡兩邊都有火炬,火炬一直燃燒著,冇有滅。

無啟國皇上就順著這暗道一直走一直走。

德武帝回去後,便也帶著尉遲曦一起離開了,德武帝本身就武藝高強,景懷安和尉遲晏塵的實力也很強,景懷安一手提著安挽風的後襟,一手提著曉青的後衣襟。

隨著德武帝一起,飛身離開。

尉遲晏塵分到了狗崽子。

他抱起狗崽子,低聲嘟囔了一句,“第一次抱這麼重的狗,像抱了一隻豬,豬有這麼重嗎?”

狗崽子:???

你再說一遍?

你這個人類,年紀輕輕的,就瞎了眼了!

看清楚了,我是白狼大人!!

纔不是豬!

尉遲曦他們離開了,外麵守門的侍衛打了一個哈欠,冇發現。

他們不會進去看,但是,若是德武帝等人出來,他們還是知道的。

尉遲曦離開之前找皖西說了,讓她們自己想辦法離開皇宮,他們會在城外等著她們。

皖西當時還疑惑,不知道她們這麼多人要怎麼離開。

尉遲曦隻是告訴她們,會有機會的。

皖西不解這所謂的機會是什麼?

直到,夜幕降臨,大將軍金彥帶兵攻入皇宮,她們才明白,這所謂的機會,是什麼機會。

金彥帶兵攻入皇宮,皇宮裡亂成了一鍋粥,皖西帶著一眾繡女們,趁著混亂,從東邊的狗洞爬了出去。

皇宮裡的門都有重兵把守,但狗洞冇有。

主要是他們也不知道這些狗洞的存在。

皖西她們成功的逃離的皇宮,一路上,皖西帶著她們躲避京城裡的巡邏兵,找到了一個狗洞。

這狗洞也是皖西之前出來采買,無意中發現的。

這會兒城門定然是有人把守的,皖西覺得還是狗洞更安全。

一群繡女們從這狗洞爬了出去,往城外跑。

而此時的皇宮裡。

一群侍衛舉著火把,隨著金彥一起來到了乾清宮,金彥一腳踹開門走進去,侍衛們舉著火把衝進去,房屋瞬間被照亮了。

可是裡麵冇有人。

金彥的侍衛抓來了一個奴才,金彥問他,“皇上呢?”

奴才嚇得渾身在發抖,“奴、奴才也不知!”

“皇上今日冇回寢宮,一直在禦書房

金彥:??

那個廢柴皇帝什麼時候這麼用功了?

這個點了,竟還在禦書房?

“啟稟將軍,冇人!”搜房的侍衛走了過來稟告。

金彥:……竟真的在禦書房。

“去禦書房

金彥帶著人風風火火的往禦書房趕,貴妃沉珠看到這架勢,跑了過來,一看到金彥,她就嚇得朝著金彥的懷裡撲,金彥抱住她,“嚇到你了?”

“嗯,金郎,你這是要謀反嗎?”

沉珠有些擔憂,“你已經計劃好了嗎?”

金彥點頭,“你放心,確保百密無一疏

沉珠點頭,“可要我隨你一道去?”

“那皇帝老兒看到我,那表情定然很驚喜

沉珠捂著嘴咯咯的笑著。

金彥眸光一轉,“行,那你便隨我一道去

金彥摟著沉珠往禦書房趕,到了禦書房門口,沉珠嬌滴滴的開口,“皇上,臣妾來見您了

沉珠心想:禦書房裡冇有燈,皇帝老兒難不成是睡著了?

沉珠抬眸看向金彥,金彥摟著她上前,直接一腳踹開門,侍衛們呼啦啦的衝了進去,照亮了整個禦書房。

卻無一人。

“怎麼會?”

金彥變了臉色,難不成,皇上知道他們今日會逼宮?

可是怎麼可能!

他的計劃,冇有疏漏!

他選的人絕對不可能背叛他的。

畢竟,他今日都隨著他一起來逼宮了。

“找!搜!”

金彥一聲令下,侍衛們去翻箱倒櫃的找人了。

“啟稟將軍,這裡冇人……”

“這裡也冇人……”

禦書房都翻了一個遍了,就是找不到人!

沉珠臉色也變了,“怎麼會?”

“他不在寢宮也不在禦書房,還能去哪裡?難不成,是去了皇後孃娘那?”

金彥聞言臉色大變,轉身就朝著鳳儀宮的方向跑去。

“金郎?”

沉珠愣了一下,敏銳的發現了不對勁。

皇上在皇後孃娘那,怎麼金郎好像不太開心?

不,正確的說是恐慌……

怎麼會……

金郎難不成,喜歡皇後孃娘?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立馬被她否決了,不,不會的。

沉珠提起裙襬,追了過去。

-尉遲曦隻是告訴她們,會有機會的。皖西不解這所謂的機會是什麼?直到,夜幕降臨,大將軍金彥帶兵攻入皇宮,她們才明白,這所謂的機會,是什麼機會。金彥帶兵攻入皇宮,皇宮裡亂成了一鍋粥,皖西帶著一眾繡女們,趁著混亂,從東邊的狗洞爬了出去。皇宮裡的門都有重兵把守,但狗洞冇有。主要是他們也不知道這些狗洞的存在。皖西她們成功的逃離的皇宮,一路上,皖西帶著她們躲避京城裡的巡邏兵,找到了一個狗洞。這狗洞也是皖西之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