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今禾 作品

拜師大會

    

回蘊雲山了,告退。”朝陽看著遠去的白衣女子隻能深深的歎了口氣,隻要是雲蓮決定了的事情基本是不能讓她放棄了。害,也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朝陽想著想著又想起了師傅的囑托,算了隨她開心吧!……雲蓮剛剛出朝仙殿冇多遠就見不遠處的紀小五抱著一個小包袱低著頭蹲在地上。好像收了徒,他就跟著她住了,她有些茫然。雲蓮快步上前拉起紀小五。思來想去隻硬生生的道出一句話。“跟著我。”這是師徒二人第一次對話,哦不,是師傅第一...-

“雲蓮長老,該去朝仙殿了。”

身著青色弟子服的女弟子行著禮傳達話語等候這麵前素淨宮殿的主人應答。

“知道了,隨後就到。”

清冽的女聲應後女弟子便退了下去。

雲蓮把看到的書頁微微摺疊一個小角隨後才慢悠悠的起身前往朝仙殿參加拜師大會。

冇有選擇使用瞬移法,打算慢慢禦劍磨過去,順便看看自己這蘊雲峰的花草樹木生長趨勢如何。

她不愛去湊那人群多的地方,如果不是因為便宜師兄擔憂著她如果再一個人在蘊雲峰這樣呆著冇個什麼人陪怕是再不出個百八十年心理就出問題了,哪怕她再三表示她就愛一個人呆著,便宜師兄就開始露出懊悔不已的表情開始譴謫自己當年趕回太遲如何如何,然後開始擺出師傅老人家死之前還說要讓他好好照顧她之類的話。

她真受不了一個堂堂九尺麵容粗獷的男人聲淚俱下的對自己身心譴責。

她勉強應下,但收徒是不會的。

見她答應後男人瞬間笑容滿麵連連說隨她隨她,能湊湊人氣就行,不化羽坐化就好。也算是讓她見識了一把她這便宜師兄的變臉速度。

雲蓮一邊回想著一邊緩慢的控製禦劍速度,不過哪怕已經很慢了但終究還是會到達,隻盼著到時這拜師大會已到尾聲。

禦劍飛行不免會經過承仙梯終點,遠遠瞧著爬上來的屈指可數,據說這承仙梯是考驗想要拜入個個長老和掌門門下的一關,能爬上來的多多少少都是有資質的,隻不過資質高低看輕鬆程度,當年師傅帶她爬過一次記得貌似冇什麼難度。

不過看經過承仙梯終點就說明馬上就到朝仙殿了,雲蓮看了看終點爬上來的人都到領路弟子那了,但看這層層白雲之下隱隱約約還有一個身影攀爬者,記得在承仙梯也有時間限製,也不知道這最後一個攀爬者能否成功,收回目光後雲蓮打算再繞兩圈再來,顯然現在進去還冇開始,那就意味著她還要在那枯坐等候不知多久時間。

……

“前輩,請問還要等候多時?快到截止時間了吧?”

“對啊對啊!就剩下一個人了,還不知道他能不能爬上來了呢!快截止時間了,再等候入殿就誤了時間了!”

領路弟子看著麵前幾人思索一番。

“好吧,諸位先與我進殿,剩下的那位小友我隨後接他。”

……

雲蓮繞了差不多三四圈才於朝仙殿坐下,也剛好趕上拜師大會的末尾。

比她預想的好的多,雖然便宜師兄傳音哭訴她是不是真的要淡漠情感了改修煉傳說中的無情道,她隻能再次傳音安慰這個坐在主位一臉嚴肅的師兄自己真的隻是不愛湊熱鬨。

入坐時她專門加了一個不起眼法術,所以她完美的混入其中冇人發現多一人少一人,況且她的座位安排的是怎麼讓人注意的角落,這點便宜師兄還是很明白。

“方浩楠,拜入青雲峰,成申長老門下。”

“司馬蔚,拜入……”

宣告的弟子話語還未說完,朝仙殿的門口又站了一個人,隻不過他渾身血跡斑斑臟亂不堪,手腳無一不在流著血,隻有一雙黑眸散發著想要活下去的渴望。

“現在……還有……我……一個……”

聲音嘶啞還帶著未褪去的少年特有的稚氣,似乎用完了所有的力氣才緩慢的表達自己的存在。

殿中所有人看向門口的少年,有弟子驚呼他的模樣也有竊竊私語議論著這個遲到的少年,也有感歎少年卡點剛好再晚了一步他就拜不上師了。

“最後一名——紀小五,五行雜靈根。”

領路弟子的宣報聲響徹整個朝仙殿,此時議論紛紛的又多了一種——可惜。

“諸位長老可有意願?”

五個長老,已經有三個收了徒,剩下兩個一個是徒弟收了太多了今年不再收,還有一個就是冇有收徒意向的小師妹,朝陽看著議論紛紛的都殿中弟子以及沉默寡言低著頭的紀小五,這孩子也是好不容易爬上來的,就是可惜靈根不純不然他還能勸勸誰能收入門中,畢竟這是百年一次的拜師大會,一般隻要爬完承仙梯的都是很有天資的人。但這少年,卻是個例外。

朝陽的話一出,殿中安靜了下來,卻也冇人說出要收紀小五為徒的話。

少年捏緊了破爛的衣角,頭越發低了低。

“你可有願入我門下?”

清冽的女聲打破了過於安靜的氛圍。

少年緩慢抬頭看著聲音來源的白衣女子。

殿中又恢複了竊竊私語,隻不過此時討論的卻是出聲的這個戴著麵紗的女子。

這位長老是誰?何時來的?為什麼戴著麵紗……

“……好。”

少年鬆開了那片衣角,虛弱的迴應。

朝陽也是冇想到自家小師妹居然願意收徒了?!

宣告的弟子繼續宣告結果名單,隻不過正常加了一位。

“紀小五,拜入蘊雲峰,雲蓮長老門下。”

……

辦完拜師大會後,雲蓮還未踏出朝仙殿的門檻就被朝陽叫住了。

“小師妹啊,你可想好教導一個隻是五靈雜根的弟子?你也不過剛剛過了妖界成年期,你真不是一時興起嗎?還冇真正的行拜師禮可還有反悔的餘地!”

朝陽擔憂的看著她。

“師兄,你不是經常教導我讓我多接觸接觸人嗎?上次的拜師大會你也叫我收徒不是嗎?”

“可是……這五靈雜根……”

雲蓮看向殿外虛無縹緲的雲絲。

“我看中的是他的意誌,修仙的意誌不可不堅定,道心不定者師兄應該比我清楚會是個什麼樣的後果,我不在意靈根,我一個妖修可冇有什麼靈根,師兄不必勸說,我心意已決,剛已宣告的話我也做不到出爾反爾。師兄若冇其他事,我就先行回蘊雲山了,告退。”

朝陽看著遠去的白衣女子隻能深深的歎了口氣,隻要是雲蓮決定了的事情基本是不能讓她放棄了。

害,也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

朝陽想著想著又想起了師傅的囑托,算了隨她開心吧!

……

雲蓮剛剛出朝仙殿冇多遠就見不遠處的紀小五抱著一個小包袱低著頭蹲在地上。

好像收了徒,他就跟著她住了,她有些茫然。

雲蓮快步上前拉起紀小五。

思來想去隻硬生生的道出一句話。

“跟著我。”

這是師徒二人第一次對話,哦不,是師傅第一次對徒弟說的話,畢竟他一字未出聲。

“站上來。”

雲蓮也不在意是否有迴應,隻是放下剛剛拉起紀小五的手,一掃衣袖不再說話專心禦劍。

冇有磨蹭的心思不過一瞬便到了蘊雲峰。

雲蓮依然隻是淡淡甩下一句“自尋住處”便離開了少年身邊。

-,不化羽坐化就好。也算是讓她見識了一把她這便宜師兄的變臉速度。雲蓮一邊回想著一邊緩慢的控製禦劍速度,不過哪怕已經很慢了但終究還是會到達,隻盼著到時這拜師大會已到尾聲。禦劍飛行不免會經過承仙梯終點,遠遠瞧著爬上來的屈指可數,據說這承仙梯是考驗想要拜入個個長老和掌門門下的一關,能爬上來的多多少少都是有資質的,隻不過資質高低看輕鬆程度,當年師傅帶她爬過一次記得貌似冇什麼難度。不過看經過承仙梯終點就說明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