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lence 作品

溫嶼藍

    

現都被石雨圖儘收眼底,加上係統的檢測判斷,石宛的確對自己的家鄉一無所知。偏偏她回憶起曾經之時也是這般真實。過去的那些記憶是真,現在的毫不知情也是真。那到底什麼纔是假的呢?石宛的家人、她身上的傷疤、還有錯誤的性彆……以及對“指導家”的影響。“嗯……”石雨圖放在桌上的手指開始輕輕摩挲,做出了決定。“既然這樣,我就當一次好人,送佛送到西。”他起身道,“就照著你說的梨花縣東邊,我們一路找過去。”“我就不信...-

在石雨圖眼中,石宛的記憶就像個謎。

說起那個不知真假的回憶,她表現地非常自然。

說到要回去那個家的時候,她恐懼地非常真實。

現在真走在回家的路上後,她猶豫地非常明顯。

因為石宛不記得自己的那個“家”在哪裡。

……

“你說你當初是從梨花縣的東邊過來的,但不記得自己家叫什麼名字?”

石宛遲疑一下,隨即點頭。

這小孩該不會是怕自己的謊言被拆穿才騙自己的吧?石雨圖有理由懷疑。

見他的眼神逐漸有異,石宛趕忙解釋道:“是真的!我從壞叔叔那裡逃掉後一直在跑,所以……”

沉默一會兒,她抿嘴說道:“……我本來就不知道婆婆住的地方叫什麼,跑掉後就更不清楚了。”

“你在那裡生活了這麼多年也冇想過瞭解自己是住在什麼地方嗎?”石雨圖覺得不可思議。

石宛說自己如今剛好八歲,滿打滿算已經在她口中的婆婆家生活了將近八年。

都到這地步了還不知道自己從小到大都在什麼地方長大?!

“那你除了記得是從東邊流浪過來,還記得什麼嗎?”他不死心舉例,“比如說那地方有什麼特產一類的東西?”

石宛搖頭,完全不知道。

雖然不想故意傷害小孩的心靈,石雨圖還是不禁脫口質疑道:“你連自己家叫什麼都不知道,要怎麼確保你現在腦子裡的那些記憶就冇有錯呢?”

“要是這樣,我就不得不懷疑你的出現是否彆有用心,畢竟我自認也算是個富裕的人。”

這些話對一個八歲小孩來說還是重了些,石宛下意識就想張口解釋,腦中空蕩蕩的事實又讓她發不出聲。

她委屈著臉低下了頭。

小孩的表現都被石雨圖儘收眼底,加上係統的檢測判斷,石宛的確對自己的家鄉一無所知。

偏偏她回憶起曾經之時也是這般真實。

過去的那些記憶是真,現在的毫不知情也是真。

那到底什麼纔是假的呢?

石宛的家人、她身上的傷疤、還有錯誤的性彆……以及對“指導家”的影響。

“嗯……”石雨圖放在桌上的手指開始輕輕摩挲,做出了決定。

“既然這樣,我就當一次好人,送佛送到西。”他起身道,“就照著你說的梨花縣東邊,我們一路找過去。”

“我就不信,這樣還找不到你說的那個‘家’!”

石雨圖說到做到,真就帶著換了一件新衣服的石宛從梨花縣開始朝東製定行程。

當然在此之前,他需要做一些準備。

……

“老闆,來一份地圖。”石雨圖朝著雜貨店老闆喊道,身後還緊緊跟著石宛。

既然要出門,最先需要做的無非就是熟悉路線。

在前往石宛口中最開始抵達的梨花縣姊妹橋前,來買一份地圖纔是首要前提。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從店鋪老闆手中接過地圖後打開一看,石雨圖眼皮一跳,回到店前。

“老闆,我說的是地圖,不是白紙。”他提醒道,“你給我的這張紙上什麼都冇有。”

“不可能!”帶著深重黑眼圈的店長不相信。

他讓石雨圖打開手中的“地圖”一看,當即反駁道:“這不就是你要的地圖嗎?!”

店長指著上麵某處說道:“這裡是咱們梨花縣。”

然後又指著另一處解釋道:“這裡是隔壁的落英縣。”

手指一揮又是一處,“這裡是另一邊的白坊縣。”

店長不明白,字跡線條都這麼清晰的圖,這個客人怎麼就是一副看不到東西的樣子。

“這就是你要的包括了咱們附近所有地方的地圖,看懂了嗎?”

何止是冇看懂,壓根就是冇看到。

石雨圖隻能看著店鋪老闆在一張大白紙上四處點點,根本看不見他口中的那些地方。

這怕不是來自這具身體的限製之一?

找不到其他解釋,隻能聯想到自己身上特殊之處的石雨圖麵無表情地詢問腦中的係統。

“2567,你能看到這上麵的東西嗎?”

“宿主,我能看到,但是這地圖上的標識好像不太一樣。”

“哪裡不一樣?”石雨圖好奇這地圖還能玩出什麼花樣。

係統看著石雨圖打開的地圖,總結出一個要點。

“宿主,這個地圖上好像隻有縣,冇有村,也冇有國。”2567補充道,“而且整個地圖都特彆小,除了那個老闆剛纔說的那些地方和梨花縣,剩下的隻有兩個地名。”

“黑眠山和驚眠海。”

聽完係統的解說,石雨圖問道:“梨花縣的東邊是什麼?”

“黑眠山。”

石雨圖又問:“那驚眠海在哪裡?”

係統看向圖上另一個地方,回道:“在梨花縣的西邊,跟黑眠山呈對角趨勢,可以說是相隔最遠的兩個地方了。”

石雨圖冇有再出聲,盯著手中空白的地圖不發一言。

沉默的姿態搭配上他的外貌,自帶一種風雨欲來的架勢,讓一旁的店長有些吃不消。

“這位客人,如果您對這份地圖還有彆的疑問的話,不如我再給您換一份?”店長小聲建議道。

“咱們換一份字更大的?”這話就差把石雨圖眼瞎這句話擺在麵前了。

“不用了。”

石雨圖不顧對方異樣的目光,拿著東西返頭就走,彷彿剛纔的一切都隻是一場誤會。

至少在他看來,隻是一場誤會。

既然係統可以從中獲取資訊,也就和石雨圖自己看到地圖冇什麼區彆。

這一次出門,石雨圖冇有騎上自己必備的自行車,他打算帶著石宛享受一把出租車的便利。

可他忘記了一個重要的事實。

這個世界的人幾乎都組成了小孩和成人的固定搭配,所謂的出行便利在這個世界並不存在。

“……好吧。”石雨圖歎氣道,“是我疏忽了,忘記了這一點。”

手邊的石宛保持了一路的沉默,對石雨圖表現出來的接二連三的失誤冇有任何怨言。

就在石雨圖打算帶著她回去拿自行車時,一輛恍若天神降臨般的小轎車忽然從拐角出現,停在了兩人麵前。

“喂,帥哥!”一個童聲響起。

“要去哪兒啊?”

-麼,跑掉後就更不清楚了。”“你在那裡生活了這麼多年也冇想過瞭解自己是住在什麼地方嗎?”石雨圖覺得不可思議。石宛說自己如今剛好八歲,滿打滿算已經在她口中的婆婆家生活了將近八年。都到這地步了還不知道自己從小到大都在什麼地方長大?!“那你除了記得是從東邊流浪過來,還記得什麼嗎?”他不死心舉例,“比如說那地方有什麼特產一類的東西?”石宛搖頭,完全不知道。雖然不想故意傷害小孩的心靈,石雨圖還是不禁脫口質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