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與為偶 作品

女兒國

    

,平日在車廂裡多裝了幾本破書,會寫幾本話本子嗎!”“我看他這彆叫什麼行書齋。”“改名女兒國得了。”他身旁的神策軍聞言若有所思的放下茶杯,從袖袋裡掏出一個錢袋,拉住同僚的手道:“你說的對,走,我們也去取取經。”同僚詫異的看著他:“……”那名神策軍看著他:“看什麼,走啊?”“彆忘了樞密使交待我們的任務。”“我們可是來盯著唐棣的。”“哦……”好像是的…………守門的侍衛定睛一看,上前的二位熟人,一手端著銅...-

感盤古開辟,三皇治世,五帝定倫,世界之間,有無數個平行小世界,其中之四分為四大部洲:曰東勝神洲,曰西牛賀洲,曰南贍部洲,曰北俱蘆洲。

這南贍部洲有一國土。

名曰:東土大唐。

……

東土大唐,長安城,萬年縣,平康坊內,樓閣林立,街道規整有序,寬寬窄窄,切成整齊化一的街道,如豆腐塊般交錯,連接著一座座精緻的院落。

“唐娘子們,快啊!”

“唐翰林又放職出宮來講話本子了!”

“今日講的是《大唐西域記》裡唐僧過女兒國。”

在平康坊的一座書齋前,此時有人大排長龍,被一腳下踩著一個大麻袋的高大赭色武服短披的侍衛攔在門外,隻見他手中端著一個銅缽,來一個人上前,就上下搖一下。

此時,輪到一位小娘子上前,侍衛見了當即搖了搖手中的銅缽,高聲喊道:“進門聽話本子的,五十文一人。”

“放心,今日我帶夠了錢!”

小娘子微微一笑,當即胸膛一挺,揚眉吐氣的從繡花手袋中取出一小塊金鋌,“叮噹”一聲投進銅缽裡。

然後拉著那守門的黑臉侍衛,湊近耳朵小聲說道:“這是一兩金鋌,五十文多餘的,就當娘子我今日賞你的,你給我安排個靠前點的位置,明白嗎?”

侍衛也雙眼一亮,用手上下墊了墊銅缽裡金子的重量,然後又拿出金子放在嘴中用力咬了咬,方纔揮手放人:“進去吧。”

“前排靠右,還有多餘的位置。”

“多謝郎君安排。”

話落,書齋的門扉輕啟,一座簡約而不失雅緻的書齋,坐落於影壁後的院落之中。屋頂的青瓦在陽光下閃爍著微光,與周圍的亭台樓閣相互映襯。

走入書齋,內部小橋流水,花樹繞舍,迴廊下整齊排列著一排排書架,上麵擺滿了各儒釋道法農各家書籍。迴廊正中間的一座大屋正是書齋,此時書齋的八扇木門從內齊刷刷拉開,然後齊聲落下一道道捲簾。

捲簾後方隱隱約約能看見一方講台。

一道青色身影正站在講台後。

那小娘子見此,當即提起裙襬,急步走進,門上刻著三個“行書齋”的狂草大字的書齋。

……

而書齋外,對麵街角的一座茶肆中,兩個吃茶的神策軍見此,指指點點道:“你瞧瞧,瞧瞧!……這唐棣堂堂一介翰林學士待詔,簡直傷風敗俗,有辱斯文!”

“這平康坊,明明是我們郎君花錢看娘子的地方;如今到成了娘子花錢看他這書生的地方。”

“他這裡都快趕上西街那頭寺廟門前搭的戲台子,香客盈門。”

“簡直聞所未聞!”

一神策軍大馬金刀坐在茶棚中,聞言摸著下巴,不解道:“也不知他有何妖術?”

“在宮裡上職,引得聖人天天和他,還有那道士趙歸真,三人鬼混在一起;下職出宮,又引得整個平康坊的官妓娘子爭相和他徹夜長談,就連幾位小公主也被他迷的時常出宮私訪。”

另一個出身寒門的同僚聞言不服道:“他不就是個行書癡!仗著他老子是莒國公的破落後人,平日在車廂裡多裝了幾本破書,會寫幾本話本子嗎!”

“我看他這彆叫什麼行書齋。”

“改名女兒國得了。”

他身旁的神策軍聞言若有所思的放下茶杯,從袖袋裡掏出一個錢袋,拉住同僚的手道:“你說的對,走,我們也去取取經。”

同僚詫異的看著他:“……”

那名神策軍看著他:“看什麼,走啊?”

“彆忘了樞密使交待我們的任務。”

“我們可是來盯著唐棣的。”

“哦……”好像是的……

……

守門的侍衛定睛一看,上前的二位熟人,一手端著銅缽上下拋擲著裡麵的銀子還有銅板,“叮叮噹噹”作響,奚落道:“喲!……我說今日這吹的是什麼風……陛下跟前的兩位神策中郎將不在宮門上執掌門戶,竟跑到我家郎君這來聽話本子?”

“看來最近很閒啦~”

跟著一群鶯鶯燕燕的娘子後麵,在門口侍衛的鄙視下,二位中郎將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惱色,他們會被髮配出來盯著唐棣,還不是因為最近聖人日前將他們神策軍皇廷禁軍的差事給奪了。

二人眼神閃爍,尷尬一笑,硬著頭皮,隨口編了個理由:“下官聽聞近日聖上被惡龍頻頻擾夢,風疾複發,頭疼難忍,還有人不識趣上奏,要彈劾已逝的揚州大都督。我們特意前來,想請教一下唐翰林,陛下今日頒佈的那道內製詔書有何深意?”

侍衛聽聞,卻是唇角微勾。

手臂一伸,故意攔住他們的去路。

“原來二位是來打探訊息的,不是來聽話本子的。不過嘛……不管二位是來問事的,還是聽話本子。”

“五十文一人。”

侍衛重重拍了拍門上掛著的“行書齋”三個字的木匾,強調道:“這是我們行書齋的規矩。”

“嘿嘿……”

“規矩,我們懂。”

那神策二將看了一眼門上的木牌,咬牙切齒的湊錢交了一百文銅錢:“諾……一錢銀子。”

“冇想到堂堂神策上將也這麼窮。”

侍衛一邊說著,一邊不慌不忙地掂了掂重量,皺起眉頭,滿臉嫌棄地嘀咕道:“連個多餘的小費也冇有。”

兩位出身寒門的神策中郎將聞言,更是麵紅耳熱,露出尷尬的笑容,心中卻暗恨,這唐棣的仆人比唐棣的嘴巴還毒。

他們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乾癟的口袋,又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幾分狼狽,實在湊不出多餘的小費,隻好苦笑抱拳道:“淩侍衛,你也知道……最近朝庭艱難,內外交憂……這去年的俸祿,戶部都未發下來,我二人也是囊中羞澀……”

“還請淩侍衛海涵一二……”

他們一麵給侍衛伏小做底,一麵忍不住心底罵道,他們又不是唐棣,除了月俸,還可以靠寫話本子賺女人的銀子貼補家用,時不時把皇上哄開心了,隨手賞賜幾粒極品仙丹,就算不吃,也能換來花不儘的銀子。

那侍衛看著他們縮頭縮腦的樣子,心中越發不屑,他揮了揮手,像趕蒼蠅一樣說道:“好了好了!……進去吧,後排倒數第一的位置。”

-衛的鄙視下,二位中郎將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惱色,他們會被髮配出來盯著唐棣,還不是因為最近聖人日前將他們神策軍皇廷禁軍的差事給奪了。二人眼神閃爍,尷尬一笑,硬著頭皮,隨口編了個理由:“下官聽聞近日聖上被惡龍頻頻擾夢,風疾複發,頭疼難忍,還有人不識趣上奏,要彈劾已逝的揚州大都督。我們特意前來,想請教一下唐翰林,陛下今日頒佈的那道內製詔書有何深意?”侍衛聽聞,卻是唇角微勾。手臂一伸,故意攔住他們的去路。“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