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姬佬肉 作品

命比中藥苦

    

出來,得到的滿足感已經讓她不知疲倦,大家都叫她拚命三娘。長時間的緊繃狀態突然放鬆,睏意席捲而來,徐萊打了個車回到家,躺在床上,工作手機劈裡啪啦的想著,不用看也知道大家都在議論今天弗倫發瘋的事。將工作手機關機,開始醞釀睡意,兩個小時後,徐萊瞪著眼睛望著天花板。費解,居然睡不著?徐萊打開私人手機,準備來一場說走就走的的旅行,來療愈自己在工作上的非人折磨。十大宜居城鎮,景淮鎮排位略微靠後,但是生活節奏很...-

人生初體驗,剛上班就下班,徐萊走出辦公樓感覺天氣都變晴朗了,雖然眼皮還是疲倦的睜不開。

自從來到動感多肉,她就像打了雞血一樣,憑藉自己全能的廣告策劃風格,深得cherry寵愛。冇日冇夜的工作讓她幾乎每天就睡四五個小時,上班帶薪工作,下班義務貢獻出自己的靈魂。

看到自己的idea被創造出來,得到的滿足感已經讓她不知疲倦,大家都叫她拚命三娘。

長時間的緊繃狀態突然放鬆,睏意席捲而來,徐萊打了個車回到家,躺在床上,工作手機劈裡啪啦的想著,不用看也知道大家都在議論今天弗倫發瘋的事。

將工作手機關機,開始醞釀睡意,兩個小時後,徐萊瞪著眼睛望著天花板。

費解,居然睡不著?徐萊打開私人手機,準備來一場說走就走的的旅行,來療愈自己在工作上的非人折磨。

十大宜居城鎮,景淮鎮排位略微靠後,但是生活節奏很慢,還是保留的很好的古鎮。

圖片裡微波盪漾的湖水,靜謐不規則的磚道,看著就適合一個人走累了睡覺。

淩晨徐萊才勉強入睡,四五個小時候準時睜開眼睛,拖著行李箱直奔高鐵站。

五個小時的聒噪高鐵環境,終於安穩落腳,徐萊躺在陌生城鎮的酒店裡,佈滿紅血絲的雙眼,和快要散架的痠疼骨頭讓她意識到,她還是睡不著。

冇有對新環境的新奇興奮,心裡都是被開除的的憤懣,越想平心靜氣,腦子裡越是亂成一團,要命的工作,濫情瀟灑的媽,不安的存款和破碎的她。

晚上五點,徐萊吹著小橋流水的風,沿著河邊的磚道漫無目的的行走,古鎮保留的確實好,隻是裡麵鮮少有住戶,都是商販。

這個時間昏黃的燈光發出的光芒隻是一個個光點,湛藍的天空釋放的自然光纔是主角。

一排的低矮房簷穿插了一個兩層小閣樓,在往前看依舊是低矮的房簷,這棟建築有一種遺世獨立的錯落感。

徐萊在門口駐足,抬頭看著上麵的匾額,木牌金漆,四個大字‘淮德醫館’

大門敞開著,裡麵三麵牆擺滿了寫著藥材名的紅木抽屜,寬敞的正中央擺著一盒盒奇形怪狀的藥材。

儘管冇進去,還是聞得到中藥的味道,猶豫了一下徐萊走了進去,形如枯槁的她和街上所有朝氣蓬勃,滿麵紅光的小鎮人完全不一樣。

前台的小姐姐一看到徐萊先是錯愕,很快調整好表情。

“您好,您需要什麼?”

前台有一麵大鏡子,徐萊看到裡麵的自己想一具喪屍,把自己也嚇了一跳,年紀輕輕未免也太冇有精氣神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進來乾嘛,中藥的氣味苦澀,卻讓她聞得有點上癮。

徐萊:“隨便看看。”

有氣無力的語氣讓前台的小姐姐不自然的打量了她一下,然後小心翼翼的開口:“二樓有診室,您要不要去看看?”

一副病入膏肓的樣子,也不怪人家講了,徐萊狐疑的看著她說道:“老中醫?”

對方遲疑了一下,點點頭。

徐萊踩著黑木台階,‘咯吱’作響,走了幾步就已經感覺有點喘了,樓梯陡的厲害,狹窄的過道隻有一扇門。

不假思索的敲敲門,冇等到裡麵有迴應,她就好奇的摁動門把手走了進去。

“等一下”

開門的一瞬間,聽到一聲清澈急促的聲音,但是為時已晚。

徐萊的麵前站著一位驚慌失措的少女,粉嫩的臉頰有點惱怒的轉過頭看向自己,下半身休閒的黑褲子,上半身隻有一件黑色的內衣,背對著自己。

柔軟白嫩的細腰映入眼簾,窄細的肩膀一覽無遺,看的徐萊心一驚,趕緊進來把門關上。

對方驚恐的看著她,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嚇得一把將桌上的白大褂撈起來披在身上,細長的手指慌亂的繫著釦子,越忙越亂,手指交疊像在打結一樣。

惱羞成怒的少女音響起:“你...倒是...等我穿好衣服再進來啊...”

聽到她的聲音,徐萊纔回過神,移開視線。

剛剛應該直接關上門的,怎麼把自己關進來了,這要是說不是故意的未免有點牽強。徐萊尷尬的說不出話,想著都是女孩子應該冇什麼關係。

等少女坐好,表情也冇那麼生氣了,溫和的目光落在侷促不安的徐萊身上。

“你過來吧...我好了....”

徐萊:“嗯....”

悶悶的應了一聲,腦子裡忍不住回想剛剛動人心魄的一幕,心裡感歎一定是身材太好了,所以她纔會不由自主。

徐萊將手放在布質的袋子上,夕陽的光正好落下來,打在少女的背後,對著徐萊的那半張臉金燦燦的發著光,細膩的光澤讓她肌膚上的絨毛都清晰可見。

深棕色的長捲髮披在背後,抬手骨節分明的白皙手指搭在徐萊的脈搏上,深色的瞳孔微微轉動,像是在深切的感受徐萊的靈魂。

淺色的唇瓣輕顫,少女轉過頭,對上了徐萊注視的雙眸。

一時間兩個人同時移開眼神。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徐萊感覺她的聲音都有一點不自然。

“你是不是經常熬夜啊....腸胃有什麼不舒服麼?”

睏意襲來,徐萊晃了晃神,睜不開眼睛,抬手揉起眼睛,含糊不清的說:“嗯...我已經很久冇睡個好覺了,不管多困都睡不著,醫生我還有救麼?”

隱約透過指縫,看到少女微微翹起的唇角,鼻梁高挺,側顏勾人心魄,讓她更抬不起眼皮。

“嗯.....”

對方拉長語調,聲音帶著一點俏皮:“想吃什麼吃點什麼吧....”

徐萊猛的放下手,睜大雙眼:“什麼!我才25歲啊!我不想死!”

看清醫生臉上的輕笑,徐萊意識到自己被對方耍到了。

注意到徐萊的目光帶著一點不高興,她趕緊正色說道:“你心火比較重,想太多了,注意飲食規律,月經會比較痛吧...彆熬夜了,早點調整好作息....”

聽到這些徐萊覺得很無趣,扭過頭乾巴巴的說道:“有冇有什麼藥吃了就能睡覺的?”

對方聽的一愣,沉思了一會說到:“中藥要堅持喝,比較苦,慢調,你能接受麼?”

徐萊閉著眼睛皺眉說道:“有我的命苦麼?”

-建築有一種遺世獨立的錯落感。徐萊在門口駐足,抬頭看著上麵的匾額,木牌金漆,四個大字‘淮德醫館’大門敞開著,裡麵三麵牆擺滿了寫著藥材名的紅木抽屜,寬敞的正中央擺著一盒盒奇形怪狀的藥材。儘管冇進去,還是聞得到中藥的味道,猶豫了一下徐萊走了進去,形如枯槁的她和街上所有朝氣蓬勃,滿麵紅光的小鎮人完全不一樣。前台的小姐姐一看到徐萊先是錯愕,很快調整好表情。“您好,您需要什麼?”前台有一麵大鏡子,徐萊看到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