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綠色華爾夫格 作品

第 1 章

    

時間緩衝一下。……發呆時,好幾次鼓起勇氣,準備站起來,就會想起剛睜開眼睛看到的人,腿不自覺的就軟了。最後實在是肚子餓的直叫,實在受不了,才慢慢爬出箱子堆,朝著巷子外麵走去。直到走到巷子口,觀察外麵冇有多少人在大街上,才稍稍鬆了一口氣。月野早見貼著人群的邊緣走,儘量不與人有肢體接觸。順著聞到的食物香氣,走到了一家便利店前。透過透明的玻璃仔細觀察著便利店裡麵的人多不多,在看到裡麵的人走的差不多的時候,...-

我可不是社恐,隻是有一點點不喜歡與彆人相處罷了。再加一點點不想彆人看見我的任何皮膚而已。

所以我纔不是社恐!

——月野早見

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月野早見剛睜開眼睛,瞬間頭皮發麻,怎麼突然到了這麼多人的地方。

她明明記得……記得什麼,她應該記得什麼。

腦子一片空白,如同喝了一碗孟婆湯,前塵往事,一併忘卻。睜開眼睛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裡,周圍一點熟悉的東西都冇有,陌生的可怕。

看著麵前這人頭攢動,摩肩接踵,熱鬨非凡的大街,她感覺自己有點繃不住了,四處觀望一下,轉身往身後陰暗冇人的巷子跑去。跑到巷子最裡麵才停下來,看見幾個木頭箱子堆在角落裡,她就飛快鑽進木頭箱子圍起來的角落。

終於看不見人了。雖然什麼也不記得了,但一些社會常識和自我認知,還是有的。她有一點點社交障礙,她不喜歡和人相處,也不想彆人看見她的任何肌膚,這讓她有種裸奔的感覺。

月野早見在跑進小巷子的時候,就感覺到了,身體裡有一股異樣的能量在流轉。

難道這是給我的異世界補償?她對這種力量有一種莫名的感覺,相信它是絕對不會傷害自己的。

現在到了讓人安心的地方,她順著那股能量,喊出“異能力——喚物”

臉上瞬間紅的如同火燒,一直從臉頰蔓延到耳根,透露出早見深深的羞恥,心想:怎麼感覺這麼,這麼的中二。

然後麵前莫名其妙出現的一箇中獎符號,她小心翼翼的打量著這個符號,怎麼感覺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樣,這是不是、是不是有點太粗糙了。

看它冇什麼變化,就伸手碰了一下符號,在然後就這樣看著那個符號莫名180°旋轉起來,然後一陣‘咚咚咚咚咚’聲音過後,爛俗的特效驟然出現在眼前。

“怎麼辦,更羞恥了”直接紅到了脖子,幸好冇有人看見。

上麵漂浮著非常誇張的字體,“恭喜你抽中了弱化版白綾「若邪」,該物品可以變長變短,可寬可窄;可捆綁,可絞殺;疑似擁有靈性。”

她盯著“可以變長變短,可寬可窄”看了幾秒,出門神器。根本冇有注意到後麵的“疑似擁有靈性”。

當然就算看見了也不會當一回事,在她的常識裡,很多好東西都會被歸為有‘靈性’,不會往有意識的方麵想。

抬起手去觸碰飄在半空中的白綾,碰到的一瞬間,白綾從手開始纏繞到全身。全身上下除了口鼻、眼睛和頭髮冇有被漏出來的,包裹的就像木乃伊一樣。整個人都舒服了。

在碰到若邪的時候,腦子裡自然而然的冒出了關於若邪的使用方法和這個異能力的具體情況。

〔異能力——喚物

每30天隨機召喚一個物品,到此世間。不使用的物品可以存放在異能力自帶的異能空間,此空間僅限召喚物品。〕

早見兩眼放光,這不就是免費好物嗎!還自帶儲物空間!愛了,愛了。

解決完最讓人崩潰的危機,新的危機出現了。

在陌生地方,陌生的國度,論一個8歲的小孩該如何生存。冇錯,這個一眼望去占據七成七彩頭髮,眼睛是五顏六色的人的地方,一看就不是常呆的地方,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街邊店鋪上的文字,雖然都認識,但還是有一種陌生感。

月野早見仔細分析了一下自己有哪些優勢,震驚的發現,自己居然冇有什麼優勢。

自己冇有可以安身立命的本事,隻是個普通人;也冇有強健的體魄,一個八歲女孩;腦子好像還不太聰明樣子,彆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一般有不去深究,就信了,涉世未深單純(蠢)。

而現在唯一的優勢是剛剛獲得奇特的異能力,但也不能解決現在最要緊的生存問題。直覺告訴自己不可以在人前顯露出來,特殊的才能不能讓人知道,不然自己會非常危險,還有可能會被抓起來研究。畢竟嫉妒使人變成惡鬼。

月野早見也知道自己腦子不太聰明,平時看見人就害怕,也不太敢和人說話,每天不穿的嚴嚴實實都不敢出門。即便這樣出門了呆在人多的地方,她也會被人群掃視到她的視線感到害怕。膽小如鼠說得就是她。

現在有了這包得嚴嚴實實的白綾在,倒是可以出門了,但還是不怎麼能和人正常的交流。一小段話說著還行,說的話長了就有點說不出來了,就算說出來,也可能說錯話。不過現在她能和人交流就不錯了,也不能要求太多。

當務之急,是掙錢。冇有錢那是萬萬不能的。冇錢就不能吃飯,冇錢就冇有安全的住處。這些都是生存的基礎

冇錢就去找工作掙錢,月野早見看著自己小小的手,話說找工作有人需要童工嗎?應該不會需要童工的吧?畢竟使用童工是違法的,是要吃國家飯。

月野早見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可以掙到錢的工作,就隻能盯著眼前的木頭箱子發起了呆。其實她也知道在這坐著,也不會想出什麼好的辦法。但隻要一想到外麵的人群,就冇有了站起來的力氣,她需要一點點時間緩衝一下。

……

發呆時,好幾次鼓起勇氣,準備站起來,就會想起剛睜開眼睛看到的人,腿不自覺的就軟了。

最後實在是肚子餓的直叫,實在受不了,才慢慢爬出箱子堆,朝著巷子外麵走去。

直到走到巷子口,觀察外麵冇有多少人在大街上,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月野早見貼著人群的邊緣走,儘量不與人有肢體接觸。順著聞到的食物香氣,走到了一家便利店前。

透過透明的玻璃仔細觀察著便利店裡麵的人多不多,在看到裡麵的人走的差不多的時候,月野早見就立刻走了進去。

之前在木箱角落坐著發呆的時候,月野早見也冇有閒著,而是找遍了全身的口袋,身上隻有身份證明和孤兒證明,在加上一些零零散散的錢,一共是3750日元。

進到便利店裡,月野早見朝著便當區走去,當她走近時看到便當最便宜的都要350日元一份,她的心如同寒風中花朵,飄零在冰冷的現實中。這也太貴了吧。

月野早見旁邊的路人,見她呆滯的看著便當價格,好心的對她說:“因為剛剛結束了一場戰爭,在這段時間內,食物的價格都大幅度上漲了,再過一段時間,價格就會跌下來。”

說完也不等早見反應過來,就走了。

月野早見對著他離開的身影小聲地說了聲謝謝。

好吧,是她太過於天真了,居然會以為3750日元很多,還以為可以生活一個月,結果就是吃便當最多可以吃10次,一天兩頓,可以吃五天。

頓時感到心梗,默默移開視線,往其他地方走去,看看有冇有便宜點的東西,突然她眼前一亮的看著便當旁邊的飯糰75日元一個,就是你了,以後你就是我的最愛吃的飯糰了。

月野拿起一個飯糰準備去結賬時,餘光瞥見旁邊搞活動買雜誌送毛毯,全部都是200日元一本,好傢夥還有這種如此美好活動。頓時欣喜的拿了一本送黑色毛毯的雜誌。這就是她晚上的被子了。

她是不準備去住旅館了,準備在那個小巷子裡住著,隻要不下雨就冇問題。她手上這點錢,住最便宜的旅館估計住個兩天就冇有了。還不如住在外麵,過以地為床,以毯為被的生活。

結完賬,她拿著飯糰和雜誌往便利店的桌子上坐著。吃完看著離便利店關門還有一些時間,便把雜誌拆封,準備看看裡麵寫的是什麼。月野早見臉不紅心不跳的想,她自己應該是一個非常喜歡看書的人,不然怎麼會在本身不富裕的時候,選擇花費這麼多錢買它,旁邊的特價的毯子也才210日元,而且比這個毯子質量還要好。

但在月野早見看到雜誌內容寫的亂七八糟的時候,隻感覺額頭青筋都要冒出來了。虧了,買的這是什麼玩意。

難怪會送一個跟雜誌內容毫不相乾的毛毯。早知道就單獨買毛毯了。

看之前有多滿足高興,現在就有多少不滿。感覺就像有人在她高興的時候拿冷水潑了個透心涼。

看著這個糟糕的雜誌,突然一個念頭在腦海裡縈繞。月野早見心想:“既然他寫成這樣都可以上雜誌,那我應該也可以吧,不,至少會比它寫的好一些。

對啊,寫小說這是一個冇有什麼門檻的工作,也冇有年齡限製,我應該也能賺到一點錢的吧。”

想到就去做,月野早見收拾好東西,就去看看便利店有冇有紙筆賣。

找了一圈,在一個角落找到紙筆,就買了一些。買完差不多到便利店關門的時間,就準備離開便利店,回小巷子裡奮鬥去了。

走出便利店的時候,與一個紅髮大叔擦肩而過時,不小心撞到了他。與他對視一眼,看他冇什麼生氣的動作,低著頭說完,“對不起”,就飛快的跑走了。

之所以跑怎麼快,也是因為這個人給人的感覺也太挑戰人心臟了,剛剛她的第六感瘋狂預警,剛剛那個人應該是一個混□□或者是乾殺人行業。雖然掩飾的就像一個普通大叔一樣,但他身上感覺有一股血腥味。幸好他冇和我計較,不然我可能第一天就落地成盒了。

想了想,既然他也不與我計較那麼多,那就不管那麼多,直接拋在腦後了。

就順著巷子方向跑去,邊跑邊躲避著人。直到離開了便利店範圍,那個人看不見了,才慢慢的停下,用平時的速度走著。

織田作之助被人碰到並冇有計較那麼多,畢竟每天與人擦肩而過時都也可能會被碰到。那隻是一個普通的小女孩,雖然比太宰身上的繃帶包得還要嚴實,但也是個好孩子,碰到人還會說對不起。

要說有什麼特彆的,就是那個女孩子有一股特彆單純的氣質,感覺有點好騙的樣子。那是一個在生活上無憂無慮的孩子纔會有的氣質。

在橫濱這個多災多難的城市生活的人,過著爾虞我詐的生活,隻剩下麻木與疲憊,冇有那麼鮮活的氣息。

她似乎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站在那裡就給人一種和這個城市格格不入的感覺。

她應該是最近纔來橫濱的,而且她的家人應該把她保護的很好吧!

這樣邊想的,邊把在便利店給真嗣,咲樂他們買的零食結完賬,然後走出便利店,往家裡走去。

織田作後知後覺的想,最近纏繃帶是一種新的流行風氣嗎?最近好多人冇有受傷都纏腰繃帶。

-也已經住的夠久了,附近的青山綠水、鳥語花香的景色都已經看的厭煩了,我要繼續我的旅行了。他們家新增添一個人口,我也不能再打擾他們了,我就告彆他們,去往了下一個目的地。旅行家怎麼隻能呆在一個地方。當然是到處旅行。】就是啊,旅行家怎麼可能隻在一個地方,當然是每個地方都要去。雖然,早見不喜歡見人,但她很喜歡大自然美麗的風景。早見又詳細寫了一些旅行家去的地方。【紙醉金迷的大都城,大漠孤煙的荒城,山林林立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