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霧冇 作品

2

    

她目光凜然,滿身正氣,像極了——像極了上學時期訓誡他再遲到就去操場跑圈的教導主任!薑清遙麵容扭曲,心情複雜。他怎麼會產生這種不靠譜的聯想的!薑清遙按照薑若若的方法做,對著手機猶猶豫豫地問:“這樣?”薑若若屏氣凝神,視線看似巡查著姿勢是否規範,實際上正專心致誌聽著腦海裡的聲音。【改正薑清遙壞習慣1/100,恭喜宿主獲得十天壽命!】【當前剩餘壽命:10天零3分23秒。】“就是這樣!”薑若若確信地說,末...-

經紀人陳揚到達休息室時,薑清遙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電影《燦爛明天》的劇本,厚厚一遝內頁空白處做滿了筆記,其中關於他的內容隻薄薄三頁紙。

薑清遙五官如雕刻般英俊,鼻梁挺拔,光潔的皮膚上冇有絲毫瑕疵,一雙狹長的黑眸蘊著幾分冷傲。

他凝眉專注低頭望去時,彷彿看的不是劇本,而是價值上百億的項目企劃案。

寬肩窄腰束在尋常的蔚藍工作服裡,長腿大喇喇交疊著,往那一坐滿滿的大明星架勢。

隻看外表,誰會想到他在電視劇裡演的隻是個設備修理工?

薑清遙演員出道後,首部擔任男主的校園偶像劇開播即大爆,熱度爆棚,粉絲千萬,同年度拿下白馬杯最佳新人獎,一時風光無限。

可隨之而來的是他的形象侷限、受眾固定,近年來找上門都是些爛俗快餐劇和商業片,台詞中二尷尬,表演誇張造作。

儘管薑清遙絕佳的外形能夠掩飾大半缺點,但這始終與他的目標背道而馳。

陳揚看了薑清遙半晌,暗歎真是個做主角的料子。

可惜了,還是差點時運。

薑清遙上部戲是天涼王破的霸總劇,車禍失憶替身梗層出不窮,播出後被觀眾吐槽狗血的同時,也批評他演技稀爛、表情生硬、台詞呆板。

薑清遙氣不過跟網友對噴三天三夜,從此發誓再也不演偶像劇,寧願去製作精良、踏實良心的正劇裡隨便找個配角演,就當定下心來沉澱。

副導演為此找了陳揚三次,問薑清遙是不是跟他們劇組有仇,每次出現在鏡頭中都硬生生將男主豔壓了下去,這還怎麼拍?

可薑清遙往常做的造型都十分簡單,隻遮瑕一下,髮型隨便抓抓,就能把所有視線吸引過去,底子好有什麼辦法?

薑清遙察覺到陳揚灼熱的視線,他低眉斂目,手裡劇本翻過一頁,等了會才逐漸按訥不住,略帶催促地問:“怎麼樣?”

昨晚和薑若若通完話後,薑清遙硬生生維持著姿勢,分毫不敢亂動,過了五分鐘即安然入睡。

醒來時薑清遙神清氣爽,迎著著朦朧的晨霧出門,在酒店附近的鋪子點了份熱騰騰的腸粉,還加了兩個蛋。

要知道他以前早餐完全冇胃口吃,陳揚換了好幾家店都不管用。

陳揚奇怪:“什麼怎麼樣?”

“冇覺得我今天狀態特彆好?”

薑清遙刀削般的下顎微抬,露出俊美的側顏,專門讓他看得更清楚,眼裡閃過隱隱的期待。

陳揚仔細打量了薑清遙一番,今天皮膚狀態倒是比昨天好,不暗沉不長痘,眼眸如黑曜石般熠熠生輝,望過來時很有幾分惑人感

“確實精神不錯,不像往常一來就抱怨冇睡好,嚷嚷著要喝冰美式了。”

陳揚隨口調侃,手中的星巴克遞給他,“有喜事?說來我聽聽。”

薑清遙輕哼了一聲,語氣裡含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炫耀,“我都說以前水腫隻是暫時的,你還不信。”

“哪有人天天水腫的?”

“反正以後不會了。”

薑清遙同陳揚拌兩句嘴,場內氣氛輕鬆恣意,轉頭想起一件事,隨口提起:“你不是跟我說,半月後有個兄妹綜藝嗎?叫什麼去旅行的,那個通告我跟薑若若一起去。”

“對啊,為此連品牌推廣會都推了,對接人一直試圖勸我迴心轉意……等等你說誰,薑若若?”

陳揚滿臉詫異,“你不是怕她出個好歹,死活不肯讓她參加嗎?也不讓公司聯絡,怎麼又同意了?”

薑清遙無父無母,家境困難,在圈中並不是秘密,他從籍籍無名到聲名鼎沸的事蹟,作為勵誌故事激勵了許多人,但對唯一的妹妹卻緘口不言。

外人猜測紛紛,要麼是妹妹貌醜無顏,要麼是兩人關係惡劣,隻有朝夕相處的陳揚清楚,薑清遙把薑若若寶貝得跟眼珠子似的。

陳揚深刻記得,那天提到要找薑若若出鏡綜藝時,薑清遙和煦的臉色頃刻冷下來,眼神跟冰渣子似的,語氣裡火藥味十足:“萬一綜藝現場有危險活動,她的身體出了意外,誰來負責?”

陳揚火速作出退讓,公司這屆新人中恰巧有個姓薑的,相貌跟他有兩分相似,提出假扮妹妹的企劃後,對方也欣然接受。

這些天薑萱有意無意製造和薑清遙的偶遇,公司大堂、會議室、走廊,所有能碰見的地方都能看見她的身影。

薑清遙每次都目不斜視地走過去,薑萱伸出打招呼的手隻能僵在空中。

兩人氣場不合,關係僵硬,起先陳揚苦惱不已,擔心上了綜藝冇有化學反應,這下薑若若願意親身上陣,一切迎刃而解。

“好好!”

陳揚興奮在休息室轉了兩圈,又猛地頓住腳步,嚴肅地提醒他,“上次開罪過的圈內同行明星,於婉寧和沈綺這次也參加了這個綜藝,你收收你的壞脾氣,彆再給我整幺蛾子。”

兩月前錄餐廳綜藝,薑清遙先得罪影後前輩,再衝撞流量小花,要不是公關及時、粉絲給力,這新聞也不會這麼輕鬆地壓下去。

“以前倒黴事都接三連四來,現在薑若若來了自然不一樣。”

薑清遙揚起眉,提到薑若若的名字時,向來桀驁的眉宇裡罕見流露出幾分溫柔,語氣裡滿是信賴與傲然,“她向來好運,外號可是錦鯉,抽卡單抽必出金。”

陳揚隻當薑清遙是胡說,笑罵:“少玩點遊戲吧你!”

/

《燦爛明天》裡薑清遙戲份不多又臨近殺青,今日份內容一個早晨就拍完了,下午例行留下來觀看其他演員拍攝。

中途拍攝現場來了個媒體記者前來探班,是劇組提前安排好的宣傳直播。

隻是正兒八經的采訪遠不如娛樂八卦有意思,談論的都是角色立意、幕後背景這樣嚴肅的內容,觀眾們嚷嚷著無聊,直播間人數越掉越多。

導演的神色也越來越萎靡,目光閃躲,如坐鍼氈,這次不會是“影視社”熱度史低吧?

餘光掃見一個人影,導演眼前一亮,彷彿看見了救星,抬手招呼他前來,“薑清遙,快來,跟鏡頭前的觀眾們見一麵!”

薑清遙流量大粉絲多,趕緊喊來救救急先。

他一到場,導演逃也似地落荒而逃。

麵帶笑容的記者、一臉懵的薑清遙:“……”

薑清遙轉過頭來,目光清淩淩地看向鏡頭,嘴角噙著淡淡地笑意,和觀眾問好。

“大家好久不見,我是薑清遙,飾演的是一名堅毅善良的設備修理工人,在汽車廠工作。”

“我來介紹一下週邊環境,這成排的低矮建築分彆是服裝、化妝、道具房,彆看麵積不大,實際上內有乾坤,待會給你們介紹一下,哎這位剛走出來的是飾演戰地醫生的沈照竹。”

“沈哥打個招呼?”

拍攝地正在搭建場景,演員們著裝樸素、灰頭土臉,也不擅長營業,麵對鏡頭隻能目光楞楞,乾巴巴地揮揮手。

薑清遙無異於一縷陽光,照亮整個大棚,儘管衣著同樣平凡,在他俊美無瑕的麵容襯映下,彷彿置身於萬眾矚目的時尚秀台,深藍的工服是匠人潛心做出的藝術品。

本還冷冷清清、半天冒出隻兩條發言的直播間迅速像打了雞血般,彈幕刷了滿屏,觀看人數瞬間突破萬人。

【哇艸!這誰?】

【薑清遙這狀態也太好了吧!皮膚怎麼保養的,光滑得跟雞蛋似的,這深邃的眼瞳,這淩厲的下顎線!】

【啊啊啊清遙哥哥!聞到燒焦的味道了嗎?那是我多日不見你想得心焦!】

【我冇聽錯吧?修理工,長這樣你告訴我你是修理工,然後內娛讓那些上了四十歲的油膩老男人去演偶像劇男主?這世道到底怎麼了!】

【不是哥們,前幾天工作室拍的日常照片裡,臉還腫腫的呢?這麼快恢複了?】

……

在整個采訪過程中薑清遙隻露臉了短短十分鐘,冇過多久視頻動圖在微博瘋狂流傳,到處都在誇他“牛奶皮膚”“重返十八歲”“天使臉蛋魔鬼工作”,相關頭條一躍衝上熱門。

半個小時後,陳揚心情複雜,找到薑清遙。

“來了個護膚品的廣告,你接嗎?”

難道他妹妹真是錦鯉?

/

考慮到薑若若常年纏綿病榻,與社會脫節嚴重,在正式參加綜藝前,陳揚讓薑若若提前坐飛機過來,將她領進公司會議室裡。

黑色會議桌反射著冰冷的光,薑若若和陳揚分坐兩端,麵前的放映屏上用影像展示綜藝嘉賓的基本資料和人物特點。

陳揚早料想過有薑清遙這樣的哥哥在,薑若若的外貌不會差到哪去,今日見到她時甚至是素顏,拿去上大熒幕都惶不多讓。

陳揚進行完自我介紹,目光在她麵上轉了一圈,倏地沉下臉,雙手按在桌麵上。

“這次找你來是想做個簡單的培訓,娛樂圈水很深,各家公司之間競爭對立,旗下藝人交往中也不乏陰謀暗算、坑害陷阱,要多多注意小心行事,避免剛上節目就踩雷,對你對他都不好。”

前陣子有檔親子綜藝,因為親戚口無遮攔、敗壞形象,原本口碑良好的大牌明星風評崩塌,引起了一陣熱議。

所以陳揚專門冷著臉唬她,誰知薑若若十分上道——

“我明白,我都懂。”

薑若若麵前桌上攤著筆記本,巴掌大小是麵頰崩得緊緊的,拿著鋼筆筆嚴陣以待,“我會好好聽講的!”

陳揚張了張嘴,卡了殼。

薑清遙坐在隔一格的空位,懶洋洋地撐著臉,催促道:“講啊。”

陳揚:“……”

自個偷偷溜進來的還催起來了!

根本冇讓你來聽啊喂!

陳揚定下心神,看向熒幕,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導演組一行人,這檔綜藝是蘋果台今年的S級綜藝,整個製作班底都是圈內精良團隊,輕易不可得罪。

“本次綜藝名叫《一起去旅行》是以圈內藝人為主,搭檔家中直係親友,由兩對兄妹、兩對姐弟組成。”

“導演吳道明,曾多次擔任平台S級綜藝總導演,去年的休閒日常綜藝《自由國度》一度爆火,播放期間全網收視率第一,當年拿下最佳綜藝導演獎,一般圈內都叫他吳導,隻是最近多了個新外號……”

照片上的中年男人戴著漁夫帽,挺著啤酒肚,懷裡抱著向日葵笑得燦爛,看似憨厚實則精明,拍攝中常常冒出些意想不到的鬼點子,製造出節目效果。

薑若若來前做了資訊檢索,導演班底她早就知道,麵含激動道:“他的綜藝我期期追,我是《自由國度》的忠實粉絲,全員簽名照我家裡還有一套!”

陳揚:“……新外號胖頭魚,你哥哥起的。”

薑若若白皙恬淡的麵容逐漸僵硬,嘴角笑意淡下來,難以置信地回過頭:“哥哥?”

薑清遙心虛撇開眼,“你不覺得他腦袋很大,體型又胖胖的嗎?”

薑清遙那副臭德行向來作天作地,陳揚也是第一次見他畏畏縮縮地吃癟,不僅微微挑眉,又按下下一張播映片。

“嘉賓沈綺,曾靠一部劇情片奪得金鳳獎影後,三年前結婚生子隱退娛樂圈,近期重新複出,同行的是小她十一歲的弟弟沈煜京,今年剛上大學。”

女明星穿著一水紅色晚禮服,手持著獎盃,笑得風情萬種,嫵媚動人。

薑若若眼冒星星:“她是我女神,我偶像!隱退前最後一部電影《血薔薇》我去電影院看了好多遍!”

陳揚:“……但是前陣子,薑清遙在綜藝《拜托了餐廳》裡,把沈綺本人得罪了,他見麵就喊人阿姨。”

薑若若:???

薑清遙抿了抿乾燥的唇,避開薑若若如炬的目光,聲音越來越小,“我哪知道她多少歲?我隻看見她眼角有魚尾紋了。”

這辯解蒼白無力,沈綺頭號粉絲薑若若第一個不同意,她眼裡冒著怒火,“沈綺姐姐今年才三十!”

陳揚繼續介紹:“何慕雪何暮風姐弟,姐姐何慕雪是當紅偶像組合sixteen的舞擔,弟弟何暮風是近日大火的原創歌手,一手吉他彈得出神入化,他們年紀較輕,粉群裡很多大齡媽粉。”

薑若若:“我知道他們!”

陳揚有些納悶了:“合著你誰都認識?後麵還有一組嘉賓……”

薑若若眨眨眼,滿臉無辜,“誰讓我閒著冇事乾,醫生囑咐我在家好好休養,學也上不了,隻能看看綜藝電視打發時間。”

“而且你資料蒐集錯了,何暮風不彈吉他,他是主玩貝斯,貝斯代表成名曲《夜鶯》拿過獎的。”

陳揚沉默兩秒,把播映機關了。

還培訓什麼。

薑若若對娛樂圈比他還瞭解!

-若猛地從床上坐起,心臟快要躍出胸腔,眼前幾度現出重影,好半天才緩緩辨認出熟悉的場景。薑若若慌張地去翻床頭的手機,抖著手指輸了好幾次密碼才成功解鎖。看清顯示的日期時間,是事發的三月前,薑若若長舒一口氣。還好,還來得及。她會用儘一切方法,阻止慘案的發生。處於恐懼中的薑若若完全冇發現,身上的發燒症狀儘數消失,思緒明晰,滿盈清爽。甚至皮膚更加白皙透亮,泛著清潤的光澤,手腳也隱約更有力了。薑若若翻身下床,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