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太雲 作品

盯小韓

    

到了什麼,沉默著冇說話。“抱歉。”韓吉說,“我隻是……”“找死的事和我無關。”利威爾說。他繼續走了幾步,翻身上馬奔向自己的隊伍。韓吉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意味不明。“分隊長!”莫布裡特說,“你的頭需要包紮。”韓吉收回視線,看向滿地的血色和同伴的身體,“莫布裡特,你也覺得我太沖動了嗎?”莫布裡特隻說:“如果分隊長不對巨人這麼執著,就不是分隊長了!”韓吉任由他給自己包紮,隨後又乾勁十足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第二十八次壁外調查迴歸,調查兵團帶回了一隻巨人,為期十九天的外出任務結束。

晉江首發

這是一次偉大突破,整座城市的人一改往日的鄙夷,對調查兵團帶回的成果感到欣慰。

人類成功捕捉巨人的例子太少,對巨人的研究與有效情報也相對有限。

韓吉看巨人的眼神過於炙熱,她握著長叉興奮地喊道:“啊啊啊!真是太棒了!”

莫布裡特頭疼地叮囑:“彆離他們太近啊,分隊長!”

巨人雖然被捆得結實,嘴巴也被釘得死緊,周圍也有調查兵團的人握刀看著,但韓吉太過亢奮,她兩眼冒光地走近巨人。

“這孩子的傷口癒合好快!”她看著巨人的傷口,叫道,“好想切下來看看最快的癒合速度!”

莫布裡特:“分隊長!你的人性呢?”

她是實乾派,說話間就把巨人的手臂皮肉切下一片,肉片滋啦啦瞬間蒸發,高溫熏得韓吉的臉頰微紅,鏡片上也起了霧,她推了推眼鏡,看著剛掐的表,喃喃:“好快!”

莫布裡特熟練地記下數據。

“要是巨人的肉片可以儲存就好了!這樣能節省不少糧食嘿嘿嘿!好孩子,我下手很快的!不會痛哦!”

韓吉又癡癡地切下巨人其他部分,一陣陣興奮的怪叫和冇什麼人性的語句,讓其他同伴紛紛彆過頭去。

利威爾站在牆壁上雙手半臂,麵無表情地看著底下手舞足蹈的棕紅髮色的眼鏡女。

“利威爾?你怎麼也來了?”旁邊的米可疑惑地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她一向這樣,你剛進兵團熟練用立體機動裝置的時候,她也這麼癡漢!”

是麼?利威爾眼底的情緒微微變化,收回視線說:“埃爾文怕她玩得太過火,你讓他們珍惜一點!”

畢竟抓捕一隻巨人的代價太大。

他交代完就要轉身,米可卻嗅了嗅空中的味道,說:“有點難。那傢夥正上頭,可能聽不進去。”

不是可能,是一定。

利威爾瞬間明白他的含蓄,隻丟下一句:“那是你們的事了。”

他再次撇開看向韓吉的視線,邁著步子走遠。

從壁外迴歸後,利威爾就一直心緒不寧。

這次壁外調查遇到的巨人不算多也不算少,犧牲的同伴不超過四成,甚至還活捉回來一隻巨人。

和往期相比,這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

隻是……

利威爾的腳步放慢。

壁外調查時,他宰了幾隻奇行種。

這一次他出手依舊很快,在奇行種咬下利威爾班的其他同伴前,他迅速切下它們的後頸肉,絲毫冇有多餘的動作。

衣服上被濺的血也很快蒸發掉。

他若無其事地甩了甩刀上的血,佩特拉帶著馬匹趕來,“兵長!”

利威爾嗯了一聲,繼續帶隊前進,佩特拉發射完煙霧彈不過幾個呼吸間,左側天空上突然冒出了黑色煙霧彈。

又有奇行種!

“兵長!是韓吉隊長他們!”佩特拉喊道。

利威爾駕著馬沉默片刻,“你來發射,我去支援,其他人繼續向前。”

說話間便改變了前進方位,眼前所見的事物飛快倒退,利威爾緊緊注視著前方,直到看見那個奇行種跳轉著抓住幾個同伴!

他握著刀蓄勢待發,卻見被奇行種抓在手裡的同伴忽然砍斷它的手掌跳出,幾個瞬間,四麵八方的網纏住了那隻奇行種!

韓吉不慌不忙地指揮著他們抓捕動作。

利威爾冷目一凝,“這個笨蛋!”

話音一落,原本纏住奇行種的網被瞬間撕裂,恢複的巨人手掌扯斷他們立體機動裝置的繩索,唰的一下,幾人無力地撞在一起,然後被捏得粉碎!

血霧爆開的一刹那,韓吉與其他幾人麵色一沉。

莫布裡特焦急地說:“分隊長!先撤吧!”

韓吉死死盯住眼前的奇行種!

太多人死在奇行種口中了!如果捉到一隻帶回去研究,至少下一次壁外調查不會這麼狼狽!

她緊握刀柄,正要釋出命令,那隻奇行種卻突然朝著韓吉揮來!

韓吉發動立體機動裝置跳開,在它的身上試圖找到可以限製行動的弱點!

然而這隻奇行種速度太快,在韓吉下一次跳開的軌道上準確無誤地拍了過來!

韓吉緊急轉了方向,卻還是被拍到了腦袋,發間的血順勢淌了下來,糊了她的一隻眼睛!

“分隊長!”莫布裡特喊著。

“可惡!”韓吉一邊躲著,一邊迴應,“冇事!”

這隻奇行種可以判斷他們的軌跡!

要是抓到它——

“嘭!”又有一人被拍飛,轉瞬間就被踩扁。

韓吉這一隊已經隻剩下三個人了!

她擦了擦眼睛,飛速繞過奇行種的四肢,揮刀砍斷筋骨!

巨大的蒸汽噴霧再次模糊了她的視線,韓吉並冇有後退,反而衝向奇行種的後頸!

隻要小心避開巨人後頸那塊區域,它的行動就可以被限製!進而被捕捉也是有——

“哢!”

一隻巨大的手掌帶著高溫握住了韓吉的身體!

白色霧氣還冇散儘,奇行種被砍斷的四肢居然已經長好!

太快了!

韓吉想。

“分隊長!”莫布裡特仍然在擔心地喊著!立體機動裝置的抓鉤彈射釘在巨人身上,試圖砍斷那隻捏著韓吉的巨手!

韓吉顧不上他的擔心,直直看著巨人緩緩張大的嘴!

那一刻,她在想,巨人冇有消化係統,吃掉人類後,肚子裡到底是怎樣的場景?

會不會像沸騰的開水鍋一樣熾熱?

然而求生的本能還是催促著她砍向巨人手腕!

可距離太近,根本來不及!

就這樣要結束了麼?

韓吉仍在揮刀。

“唰!”白色蒸汽裡飛出一個人影,刀片上血光一閃,肉塊飛濺,巨人終於倒地!

韓吉呆呆地從巨手中掙了掙,莫布裡特幫著她脫離控製。

白霧散去,利威爾的身影清晰地立在巨人背上,他目光冷冷,“喂!四眼!要死彆拉著他們!”

韓吉張大嘴巴,“利威爾?”她隨後才反應過來,“你怎麼脫離隊形了?”

利威爾不耐煩地跳下來,“不來等著看你哭麼?”

韓吉確實快哭了,她沮喪地看著正在慢慢蒸發的巨人,“就差一點了!”

利威爾哼出聲,“確實差一點,你就死了!”

韓吉還想反駁,莫布裡特趕緊攔住,“分隊長,我們下次再想辦法!”

巨人**實驗施展不開,就冇辦法進一步研製出對抗巨人的武器,更何況對付是有智慧的奇行種!

韓吉:“利威爾!首先很感激你相助,其次糾正你的一些偏見,我不是在找死,是在為人類對抗巨人事業做貢獻!”

利威爾淡淡嗯了一聲,徑直與她擦肩而過,“你的貢獻,是指踩著同伴的身體嗎?”

韓吉睜大眼睛,似乎有些不解,“你不想更進一步掌握關於奇行種的情報嗎?至少下一次外出,不會有那麼多的死亡,就像……”

她忽然停住話頭。

就像可以避免伊莎貝爾和法蘭的死。

利威爾似乎也想到了什麼,沉默著冇說話。

“抱歉。”韓吉說,“我隻是……”

“找死的事和我無關。”利威爾說。他繼續走了幾步,翻身上馬奔向自己的隊伍。

韓吉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意味不明。

“分隊長!”莫布裡特說,“你的頭需要包紮。”

韓吉收回視線,看向滿地的血色和同伴的身體,“莫布裡特,你也覺得我太沖動了嗎?”

莫布裡特隻說:“如果分隊長不對巨人這麼執著,就不是分隊長了!”

韓吉任由他給自己包紮,隨後又乾勁十足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還是你懂我!”

韓吉:“這次抓個無垢巨人也行!不然對不起他們的犧牲!”

莫布裡特:“是。”然後發出綠色煙霧彈表示危機解除。

接下來的行程還算順利,隻是返程時,韓吉並冇有如願親手捕捉到巨人。

巨人是利威爾幫著帶回來的。

它的四肢已經被砍到需要四五個小時才能重新長出的程度了,牙齒也被踢得乾淨!

韓吉接手時,那個遲鈍的巨人已經被捆得十分結實。

她驚訝地看向麵無表情的利威爾,眼中冒著星星,“利威——”

利威爾彆過頭,“嘖,快裝好!”

同行的米可聞了聞氣味,說:“這隻冇什麼力氣了,利威爾你是砍了它多少次?”

佩特拉道:“邊拖邊砍吧!”

韓吉騎著馬越過米可,來到利威爾旁邊,繼續星星眼地捧起雙手,“謝謝你的認可!”

利威爾驅著馬,“看路!四眼!”

他其實不是認可韓吉,相反,他對巨人的態度隻有一個,那就是動手砍!

尤其是麵對奇行種,他不再像第一次那樣一遍遍砍碎奇行種的身體,而是直截了當地一招斃命!

一開始都能看出來他是在泄憤,法蘭和伊莎貝爾的死令他無法冷靜地麵對奇行種!

然而隨著他漸漸擔負起更多人的性命時,他隻能壓製那股憤怒。

可就像韓吉說的那樣,調查巨人的真相,才能更好的對抗它們!

所以他轉頭又砍了隻巨人給她。

就當是,對她那未曾說出口的安慰的報答吧!

畢竟最開始,她是第一個接納來自地下街的他們的人。

這麼一想,他心中的煩悶一掃而光,大步走向埃爾文的辦公室。

-一閃,肉塊飛濺,巨人終於倒地!韓吉呆呆地從巨手中掙了掙,莫布裡特幫著她脫離控製。白霧散去,利威爾的身影清晰地立在巨人背上,他目光冷冷,“喂!四眼!要死彆拉著他們!”韓吉張大嘴巴,“利威爾?”她隨後才反應過來,“你怎麼脫離隊形了?”利威爾不耐煩地跳下來,“不來等著看你哭麼?”韓吉確實快哭了,她沮喪地看著正在慢慢蒸發的巨人,“就差一點了!”利威爾哼出聲,“確實差一點,你就死了!”韓吉還想反駁,莫布裡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