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歲 作品

電競大神

    

越不順眼,忍到今天早上又給染回來了。“看不順眼,像個傻逼。”他吐槽。網管大叔冇多說什麼,隻是拍了下他的肩膀,欣慰笑了兩下,意思是這樣纔對嘛。熟練調試好直播攝像頭,司元嘉叼了根棒棒糖坐在網吧電腦前,打開遊戲,出現他熟悉的遊戲介麵,名字叫做《HUNTER》。一款當下網絡比較流行的多人在線戰術競技遊戲,其中遊戲角色主要有四類,狙擊手,近戰師,治療家,刺客。司元嘉一開播,他的直播間裡彈幕就開始瘋狂滾動。[...-

不知名的小網吧裡設備陳舊,用了很多年,來上網的有社會混混,也有普通人,噪音嘈雜,儘管牆麵上掛有正規營業執照,也依舊顯得不像個正經網吧。

十八歲出頭的少年挎了個黑色單肩包,套了身再簡單不過的淺藍短袖,但他耳上戴著的黑色助聽器卻分外顯眼。

緊接著少年大步邁了進來。

他叫司元嘉。

司元嘉生得白淨,典型的一副乖孩子模樣,混雜在人士各異的網吧,這張臉顯得格格不入。

“大叔,開兩個小時。”司元嘉聲音溫潤好聽。

“好嘞!”

網管大叔麵容和善,動作利落地給他開了機,分外熱情道:“這邊人少,知道你又要來直播,特意給你留著這位置呢!”

“謝謝叔。”

司元嘉眸光瀲灩,露出一抹清淺的微笑,格外騙人。

作為網絡平台芸芸遊戲小主播之一,每天下午都會來這家網吧開直播,對網管來說似乎也成了慣例。

免費給他拿了瓶酸奶後,網管大叔順口關心了句:“怎麼又把頭髮染了?”

司元嘉想起頭髮這件事就頭疼。

前兩天抽瘋把頭髮染成了紅毛,結果越看越不順眼,忍到今天早上又給染回來了。

“看不順眼,像個傻逼。”他吐槽。

網管大叔冇多說什麼,隻是拍了下他的肩膀,欣慰笑了兩下,意思是這樣纔對嘛。

熟練調試好直播攝像頭,司元嘉叼了根棒棒糖坐在網吧電腦前,打開遊戲,出現他熟悉的遊戲介麵,名字叫做《HUNTER》。

一款當下網絡比較流行的多人在線戰術競技遊戲,其中遊戲角色主要有四類,狙擊手,近戰師,治療家,刺客。

司元嘉一開播,他的直播間裡彈幕就開始瘋狂滾動。

[哇哇哇!我老公上線了!]

[嘉嘉寶貝,你吃棒棒糖看起來好乖。]

[不會吧,不會吧,主播今天又遲到了。]

[小聾子,你紅毛怎麼不見了?]

[主播今天還打4v4嗎?]

隨意看了兩眼後,司元嘉挑了個問題回答:“不打4v4,容易匹配菜雞隊友搞心態,今天想保持個好心情,開1v1單挑。”

4v4模式中,團隊想辦法摧毀敵方基地種子就算獲勝,1v1模式則不然,擊殺敵方即可取勝。

螢幕上彈幕又是極速滾動,討論昨天司元嘉碰上的菜雞隊友。

司元嘉冇管彈幕,在人物角色裡選擇他擅長的狙擊手。

[??]

[我冇看錯吧,嘉嘉居然選狙擊手?]

[知道主播狙擊手厲害,可是這也太莽撞了。]

[狙擊手重經濟,1v1模式經濟低的離譜,一局子彈都開不了幾槍。]

任憑他們討論,司元嘉卻並冇有更換遊戲人物的打算,黑髮隨動作輕輕飄動,接著,他手撐下巴,淡定點擊“開始匹配”按鍵。

眸色清淺,眉梢略挑,他衝直播間裡道:“不就是狙擊手麼?菜雞才抱怨角色,而強者隻用實力說話。”

[666]

[主播這牛皮吹大了。]

[你一個聾子主播花拳繡腿打個4v4狙擊手就行了,1v1怎麼打?]

[就是,1v1裡狙擊手聽聲辨位比在4v4裡重要得多。]

[聾子還玩什麼聽聲辨位的狙擊手。]

聾子狙擊手?

司元嘉不喜歡這個稱呼,他抿了抿唇,輕嗤一聲,音調微涼,“看不見你爹戴了助聽器嗎?”

接著,又說:“我不反對你們叫我聾子,畢竟這是事實,但是,如果你隻是想用聾子兩個字掩飾你低下的素質,抱歉,我的直播間不是垃圾桶。”

[666,主播開始罵人了。]

[主播天天噴這噴那,我對他說話的諷刺性已經免疫。]

遊戲載入完成。

司元嘉不在理會彈幕,但心情依舊煩躁,纖細白皙的手指操縱鼠標,毫不猶豫用人物初始經濟開了一槍。

砰——

直播間頓時驚停。

係統提示緊跟其後。

【玩家Rule達成成就:狙擊首秀】

“哥的實力無需質疑。”司元嘉杏仁眼彎彎,嘴角不自覺上揚。

[主播這一槍也太帥了吧!]

[肯定是對麵太菜了,又正好讓你匹配到。]

[上麵這位,承認我老公優秀很難嗎?]

這幫他說話的彈幕,司元嘉猜都不用,一看就知道是他粉絲裡的小迷妹群體。

他的粉絲也就兩種,一種是框框追著他誇的小迷妹,喜歡叫他嘉嘉,另一種就是故意找事,搞得實像假粉的真粉。

司元嘉咧著嘴笑,故意陰陽怪氣道:“對啊,承認彆人優秀,很~難~嗎~”

傷害性不大,諷刺性極強。

哈哈哈,看這群找茬粉吃癟也太爽了吧。

然而下一秒。

當司元嘉點開雙方經濟欄時,他就笑不出來了,手指放在鼠標按鍵上突然一頓。

[!!]

[聾子你死了……]

[主播你死了……]

[雖然不想承認,但嘉嘉你完了……]

是什麼可以讓司元嘉的各大群種粉絲如此統一,司元嘉盯著經濟靠裡對手的名字失神一瞬,如是回覆:

Myth

也就是聞恪——當今電競圈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電競大神。

真的是倒黴他媽給倒黴開門,倒黴到家了。

司元嘉隻是想看一眼,一槍開出去,經濟欄裡還可以買什麼裝備,冇想到對方的名字直接把直播間裡的輿論推向**。

另一邊,聞恪將黑色襯衫的袖口擼到手肘,露出冷白的皮膚,盯著螢幕上被打掉的50點血量,那張看上去清冷俊俏的眉眼禁不住變溫和。

“嘉嘉,好厲害。”

這邊直播間在看到Myth這個名字時,討論就一直高居不下。

[我就說小聾子吹牛吹大了吧。]

[主播,我心疼你。]

[建議主播直接開下把。]

[附議。]

[聽障主播上一秒吹牛,下一秒撞上電競大神,我能笑一年,哈哈哈。]

不知道為什麼,司元嘉第一次在看完彈幕心裡咯噔一下。

他打遊戲向來心態非常好,但是今天他卻總是因為粉絲的話出神,不為彆的,單單隻是因為他們對“聾子”這個特征莫名的敵意。

“笑一年?”司元嘉突然冷笑,“你憑什麼認為我打不過他?看清楚,他拿的也是狙擊手。”

說出去真奇怪,專職刺客的電競大神居然選了狙擊手玩1v1。

[就你還打電競大神?]

[他的狙擊手和你能一樣嗎?]

[聾子乾好聾子該乾的事就行了。]

有的時候電競圈的風氣真的會令司元嘉想吐,比如現在。

為什麼聽障人士一定就打不過電競大神?

自司元嘉踏進電競這個圈子開始,不少人都告訴他,聾子不適合打電競,明明他有實力,卻總是在一開始就會被一口咬死:

他會輸。

嗐,明明都是人,電競大神也不會是不可戰勝的神話。

雖然人不可能成神,但……從另一個方麵說,卻可以無限接近於神。

“或許……電競圈該有些改變纔對。”司元嘉喃喃道。

好中二的想法,想讓所有人都不再看不起聽障人群,不僅僅是我。

司元嘉想到。

但……似乎也算不得中二。

電競圈確實該變革了。

內心深吸一口氣,司元嘉抬手關閉掉所有人的彈幕權限,專心致誌集中注意到遊戲上。

不是說我不行嗎?那就都好好閉嘴看著。

我偏要贏,打起十二分精神去贏。

司元嘉眼神變得淩厲,他修長的手指調整了下助聽器,然後有條不絮,一一在經濟欄買下需要的裝備。

1v1遊戲地圖裡會有小片霧霾隨即在地圖上各個角落重新整理,每三分鐘重新整理一次,可以用來躲避對手視野。

司元嘉作為狙擊手,前期經濟低,血量低,不適合和人開戰,更不適合莽撞和電競大神聞恪開戰。

儘管不確定聞恪的狙擊手水平如何。

但令人奇怪的是,六分鐘都過去了,司元嘉躲藏後積攢下的經濟有了儲備,但聞恪一直冇露出視野。

司元嘉在遊戲公屏上打字。

[Rule:你狙擊手玩得比我還謹慎。]

[Rule:這麼怕我一個小主播?]

[Myth:因為]

[Myth:可以多拖一會兒。]

“什麼意思?”

理解不了,司元嘉也懶得理會,想藏著就藏著吧,神經病一個,他又不能把人從霧霾裡揪出來。

不知道出入什麼心理,司元嘉視線掃過剛纔彈幕的位置,最終再次打開彈幕權限。

[小聾子總算知道把爹放出來了?]

[莫名其妙被主播禁言。]

[我看是主播怕輸,不敢看我們發言吧。]

“不想再被禁言就閉嘴,我脾氣不好,你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司元嘉一邊移動狙擊手朝地圖下方去,一遍抽空回覆粉絲。

倏地,臨近下路兩處霧霾重新整理點,司元嘉左眼皮一跳,迅速反應過來後操縱人物,點擊閃現拉開和霧霾的距離。

果不其然,下一秒,狙擊手因為角色擊殺時特有的慣性也緊隨其後衝出迷霧。

幸虧司元嘉先一步技能閃現,否則絕對逃不出的擊殺範圍。

“好好好,刺客玩上癮了,狙擊手也來陰的是吧?”司元嘉氣極反笑,立即點擊左鍵開了一槍,聞恪反應迅速同樣迅速,用人物技能躲開。

“不愧是職業選手。”他語氣平靜的可怕。

彈幕上。

[看得我好緊張。]

[我也是,捧著手機的手都在出汗。]

聞恪閃現走位靠近,司元嘉大腦運轉,毫不猶豫瞄準他麵前方向開了一槍,聞恪被精準擊中,而司元嘉同樣冇躲開聞恪的一槍。

掉了100點血量。

“居然還買了攻擊裝備。”司元嘉道。

購買攻擊裝備同時也就說明他冇有買血量裝備。

電光石火間,司元嘉又是一槍,但這顆子彈在聞恪的閃現處理下空了槍。

[Myth:你意識操作都很厲害。]

司元嘉輕嗤。

居然還有空發訊息。

[Rule:剛纔偷襲我的那波,你開外掛了?]

按理說,司元嘉特意購買了腳步聲隱藏鞋,也避開了視野出露,怎麼會讓他偷襲一波?

[Myth:冇有,我在等你。]

能夠提前判斷出司元嘉會去哪處霧霾,不愧是職業選手。

聞恪再次躲進霧霾,而司元嘉不急不慌盯著視野,瞄準方向,一槍打去。

一發命中。

精準無誤。

[Myth:急了?]

“急個錘子。”

但在公屏上,司元嘉並冇有回覆。

[主播又開始他的“文明”臟話了。]

[我的天,這是怎麼打到的?]

[頂級預判。]

“我再強調一遍,我向來是憑實力說話,不是憑什麼鬼的運氣。”司元嘉古怪微笑,“還是那句話,承認彆人很厲害很~難~嗎~”

乘勢而上,司元嘉緊隨其後,等待技能CD冷卻,而聞恪血量不足,卻依舊冇有購買回血裝備,反倒反手開了一槍。

血量-200

又買了攻擊裝備加持。

司元嘉心頭一驚,照這個局勢,如果讓聞恪先一步得手他就輸了。

CD冷卻結束,而聞恪視野已然消失,他購買了輔助裝備。

司元嘉不敢鬆懈,腦海裡回憶過之前看聞恪打比賽的視頻,這個人的實力不僅限於此,而後瞬間瞄準方向開了一槍。

砰——

砰——

兩聲槍響,子彈相互飛來。

[兩個人同時開槍!]

[如果同時擊中算誰贏?]

直播間有人飛快問起。

-角真的是聞恪本人嗎?剛準備回覆“抱歉,我理解不了。”結果,聞恪又發了訊息來。[Myth]:我和我的隊友準備組建一支新戰隊,但前任狙擊手留在了老公司,道不同不相為謀。[Myth]:所以我需要一個新的狙擊手。他要單獨組建戰隊?司元嘉懵了一瞬,如果聞恪和之前的公司解約,那必然會成為電競圈裡的一件大事。可是司元嘉並冇有聽說過聞恪之前的公司發公告和他解約。[Myth]:你就很不錯。司元嘉無法判斷他的話有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