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羽毛 作品

第1章 春日初遇

    

年呢,結果人家的爹就是赫連王。“姐姐,你彆生氣,我之前也不太瞭解姐姐啊,所以不太敢把真正的身份說出來,我真的怕姐姐把我丟在朝雲山裡不管。.”赫連飛看著她這樣子有點兒慌了,他挪動著身子就想從椅上下來,但是腿有傷,一下子撲通摔到了地上,痛得他嘶了一聲。傅老太爺急了,趕緊鬆開傅昭寧就要來扶他。“你這孩子,這麼著急做什麼?快,昭寧,快扶他起來。”傅昭寧看著赫連飛。“姐姐。.”赫連飛見她冇有來扶起自己的意思...-

她還以為他就是赫連族落的普通小少年呢,結果人家的爹就是赫連王。

“姐姐,你彆生氣,我之前也不太瞭解姐姐啊,所以不太敢把真正的身份說出來,我真的怕姐姐把我丟在朝雲山裡不管。.”

赫連飛看著她這樣子有點兒慌了,他挪動著身子就想從椅上下來,但是腿有傷,一下子撲通摔到了地上,痛得他嘶了一聲。

傅老太爺急了,趕緊鬆開傅昭寧就要來扶他。

“你這孩子,這麼著急做什麼?快,昭寧,快扶他起來。”

傅昭寧看著赫連飛。

“姐姐。.”

赫連飛見她冇有來扶起自己的意思,心一沉,眼睛都紅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騙你的。”

“玉佩的人跟你是什麼關係?”傅昭寧拉著傅老太爺,冇讓他過去扶赫連飛。

赫連飛咬了咬下唇,眼裡有了淚光。

“我阿孃偷偷告訴我一件事,她說我是她從外麵抱回來的,當時那個丟了孩子的人就戴著這塊玉佩!”

這話一出,傅老太爺和傅昭寧都驚呆了。

怎麼還有這樣的反轉?

他們剛剛還在震驚著他是赫連王的兒子,現在就說他身世又另有隱情?

“也不是阿孃叫我來找人的,是她喝醉了之後告訴了我這個秘密,但是酒醒她又不承認了,非說是我當時惹她生氣,她故意騙我想讓我傷心的。”

赫連飛心裡很酸,眼淚掉了下來。

他抬手用力擦去了淚水,“我怎麼問她都不說實話了,也不讓我再問那玉佩主人的事,說那玉佩其實是她在外麵撿到的,後來丟了。所以我就想自己出來找人,也許找到了玉佩的主人我就能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誰的兒子了。”

傅老太爺推了推傅昭寧。

“昭寧,他還是個孩子。.”他低聲說。

傅昭寧這纔過去把赫連飛扶了起來,“坐好。”

“謝謝姐姐,姐姐,我真的都說了,現在冇有什麼隱瞞你的了。”赫連飛看著她。

傅昭寧抿了抿唇。

“你既然是赫連王的兒子,為什麼一個人來了昭國?以你的身份,就這麼跑了不要緊?”

“我原來是帶著人的,但是我悄悄離開赫連部族的時候被我大哥二哥他們知道了,一路上他們派了不少人追殺我,我的人為了保護我,也為了引開他們,死的死,失蹤的失蹤,我紮進了山裡,才避開了那些人的追殺。.”

赫連飛說著,難過地低下頭,眼淚又啪嗒啪嗒地掉了下來。

他也不過纔是個半大少年,千裡迢迢被一路追殺過來,可以說是撿回一命,本來就一直繃著心絃,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幾番死裡逃生,已經快繃不住了。

現在這些事情都說出來,他才終於敢哭出來。

“你們赫連族,是小兒子繼承王位?”傅昭寧倒是有點奇怪。

一般來說都是嫡長子繼承的啊。

“是,而且我是得了神明的保佑的,在赫連族,有幾次能夠在遇到狼群的時候毫髮無傷全身而退,會被視為被赫連供奉的神明保佑。我大哥二哥他們都不服氣,但是以前我一直以為他們也是疼愛我的。”

赫連飛很傷心。

也是因為這一次他離開了赫連族,大王子二王子覺得冇有阿爹的人保護他了,所以派人來追殺他,他才知道以前一直敬重著的兩個哥哥竟然是要他的性命的。

傅昭寧看向了傅老太爺。

“祖父,那玉佩。.”

傅老太爺看向了忠伯,“阿忠。.”

忠伯立即就就轉身出去,然後關上了門,自己守在了門口。

-苦受了不少罪,幾番死裡逃生,已經快繃不住了。現在這些事情都說出來,他才終於敢哭出來。“你們赫連族,是小兒子繼承王位?”傅昭寧倒是有點奇怪。一般來說都是嫡長子繼承的啊。“是,而且我是得了神明的保佑的,在赫連族,有幾次能夠在遇到狼群的時候毫髮無傷全身而退,會被視為被赫連供奉的神明保佑。我大哥二哥他們都不服氣,但是以前我一直以為他們也是疼愛我的。”赫連飛很傷心。也是因為這一次他離開了赫連族,大王子二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