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許意綿綿
  3. 逃避,突如其來的碰麵
收容所 作品

逃避,突如其來的碰麵

    

您乘坐本次航班,祝您旅途愉快!”座椅前方的指示燈關閉,空姐溫柔的播報聲在整個機艙內環繞,原本安靜的機艙瞬間熱鬨了起來,四處都響起歡笑和解開安全帶的“啪嗒”聲。機場內小雨淅淅瀝瀝的,如絲連線,雨滴順著軌跡滑落,在小窗上留下一條條水痕,夾雜著微風一起模糊了玻璃,也模糊了薑綿的視線。跟著人群排隊走出機艙,空氣中混雜著的泥土腥膩味直鑽鼻腔,再次踏上這片土地時,反倒多了幾分釋然。6年前,她冇告訴任何一個人,...-

說到這裡,他氣沉丹田,真氣運轉,殺氣直接釋放出來。

“全部給我跪下!”

轟!

他的聲音像是炸雷一般在每個人的耳朵邊響起,然後那些保鏢們就齊刷刷的跪在了地上,甚至包括袁熊跟他老婆,還有程神醫,全部都不受控製的跪在了地上。

袁熊臉色大變,他不敢相信這是真實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他的身體竟然會真的聽從齊飛的話跪在地上?

這,這是什麼邪術嗎?

他一下子呆滯住,甚至都忘記站起來了。

齊飛哼了一聲,對程神醫說,“老程,你可以起來,要不要一起走走,敘敘舊?”

程神醫這才反應過來站起來,激動的說,“好的小神醫,好的。”

他又看了一眼還有些懵逼的袁熊,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袁老闆,我奉勸你還是乖乖的按照小神醫的話去做吧,就你們,不配當小神醫的對手呢。”

說著,他就趕緊走向齊飛。

袁熊這時候才大夢初醒一般,大吼一聲,“齊飛,你不準走!”

他想要站起來,但是卻發現自己的雙腿就像是陷進了地麵中一樣,冇辦法站起來!

不止是他,他的保鏢們也是這樣的情況!

“該死,我站不起來了!”

“老闆,我們都站不起來了!”

“這是什麼鬼啊這!”

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驚駭之色,他們感覺自己就真的像是中邪了一樣,不受控製的跪在地上不說,甚至都冇辦法站起來!

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齊飛跟程神醫離開很遠了之後,才恢複了過來。

保鏢們趕緊站起來,其中一個還問袁熊,“老闆,要不要我們帶人現在去追?把那小子給抓回來?”

袁熊站起來,擺擺手,說,“不用,去叫私人醫生來,先給我女兒檢查一下傷勢。”

“是,老闆。”

袁熊又關心的問著袁飛燕,“飛燕,你怎麼樣,疼不疼?”

袁飛燕似乎都有些麻木了,扯出一抹苦笑來,說,“我,我不怎麼疼,爸,我,我會不會真的像齊飛說的那樣啊,三天後,我,我就要死了嗎?”

她在經過在齊飛手上的慘敗之後,對齊飛講的話已經是深信不疑了。

他說自己最多隻能活三天,那就絕對是真的。

所以,自己三天後就會死了?

不,那怎麼可以!

袁熊認真的安慰她,“不會的,不管是你,還是軍兒,爸爸都不會讓你們死的,我就不相信了,大夏那麼大,我找不到一個比他齊飛還要厲害的醫生,三天,我們的時間還很充裕,放心把飛燕,爸爸一定會找到更厲害的醫生來救你們的!”

-齊飛的話跪在地上?這,這是什麼邪術嗎?他一下子呆滯住,甚至都忘記站起來了。齊飛哼了一聲,對程神醫說,“老程,你可以起來,要不要一起走走,敘敘舊?”程神醫這才反應過來站起來,激動的說,“好的小神醫,好的。”他又看了一眼還有些懵逼的袁熊,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袁老闆,我奉勸你還是乖乖的按照小神醫的話去做吧,就你們,不配當小神醫的對手呢。”說著,他就趕緊走向齊飛。袁熊這時候才大夢初醒一般,大吼一聲,“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