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鎮薯薯 作品

chapter 3

    

開了鍋。關於她的輿論風評還是偏較好的那方麵吹。她也就放了一百個心,把手機還給齊楠,繼續坐在椅子上,作畫,“楠楠,你不是想讓我教你畫畫,今天我剛好有空。”齊楠,她師父的女兒。忽然,她的電話鈴聲響起,她冷靜地接起電話,還未意識到會發生什麼事情,“芍煙,你,你,你出事了!”“什麼大事,不就是我精神病的事情被傳出去了而已。”她的好友何荷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許大美女,不是那件事,你被人詆譭說你的畫是抄襲,...-

“好你小子,不想告訴我是誰畫的也沒關係,冇必要編這麼個話來糊弄我!”白澍感覺被他耍了,並且也打擾了他的興致,於是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把白聆趕出書房,並且將他的畫也一同揣他懷裡,拱了出去。

白聆被攆出來,他回到了自己房裡,把畫掛起來,在牆麵。

第二天,她順利開始上班。

因為青石小學的美術老師本就冇幾個,有個是實習老師因為她有事所以又走了一個,許芍煙一下子要帶的班又多了。

許芍煙現在還冇到上課時間,她困得瞌睡起來,來個人都能看出她黑眼圈黑的濃重。但是這可不怪她熬夜,晚上她又犯病了,死活熬到淩晨三點多才肯睡覺。

坐到辦公室回想起她學生時代那會,像這些藝術課的老師,都是臨近上課纔來的學校,她才反應過來。

這個辦公室看得比較大,一間就放有六張桌子。

冇什麼事情乾,她乾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頭順勢垂在桌子上,倒頭就睡。她困得實在厲害,趴在桌子上就沉沉睡去。

“許小姐。”

“許小姐。”白聆叫了兩聲,許芍煙纔有動靜,睡的真沉,想不到她還是個夜貓子。

“怎麼了?”許芍煙好不容易睡了一次好覺的樣子,直起腰來舒展舒展,還順帶揉了揉迷糊的頭。

她冷靜三秒,意識終於清醒,被站在她眼前的人嚇一大跳,“白聆?!”

驚慌失措,她不小心脫口而出他的名字。

“您怎麼在這?”

“姐妹,你說他為什麼在這?因為你睡的是他的桌子啊。”吳雪莉有意無意地說道。

許芍煙看見忽然從電腦後麵探出的頭。

“白先生,不好意思。”,她腦子宕機兩秒鐘,迅速彈起來,像凳子上裝了彈簧一般。

一節課前,她見到這一幕本想把許芍煙叫起來,但是被當事人阻止了。

而那位當事人剛好第一節課也有課,所以也就繼續讓她睡。

許芍煙知道一定是是自己今天早上太迷糊了,走錯了桌子,看見桌麵上一疊醒目的數學卷子,她不清楚自己為什麼不看一眼。

然後她好奇地問,"這是你的位置?骨乾教師的位置不應該在彆的地方嗎?”

“你覺得應該在哪?”

話已至此,她也不瞞直說了,“在領導辦公室旁邊。”

“許小姐,話彆亂說。”白聆淡定地說。

*

兩人聊得有些上頭,全然冇注意到某個電腦螢幕後麵擋著一張還在吃瓜的臉。

“姐妹,你倆是不是認識?”

“我就說白老師有女朋友了吧,一堆人還不信,還死命追。”

什麼情況?

“不是,我不認識!”許燒煙驚慌不已。

許芍煙搞不懂旁邊這個人為什麼還一言不發,難不成他誠心的?

她正要發泄怒火,但是好在他終於說話了。

“吳老師,差不多行了,我和她不認識,她知道我名字也是看見了我桌上教案的名字。”

另外一個關鍵的人物都發話了,吳老師也不八卦了,“好吧,我猜錯了。”

看了他平日裡說的話可信度很高啊,許芍煙不自覺目光聚集到他身上。

“剛剛抱歉了,重新介紹一下,我是數學老師,我叫白聆。”白聆輕笑道。

什麼?他還是數學老師。許芍煙想不到,理工科男會有如此的藝術境界,還是美術科組長。

對於坐錯位子這種事,白聆不計較什麼,反而笑意溫存,“你要是喜歡這張辦公桌讓給你就是,就當是你給我畫的補償。”

吳雪莉震驚地說不出話,白老師的位子說讓出去就讓出去?當初有人想要他這個位子的時候,可不是現在這個拱手讓出去的態度。

白聆很熱情地給她介紹起旁邊的女老師:“這個是吳老師,全名吳雪莉。”

“吳老師教的是語文。”

“你好。”許芍煙也順著白聆的勢打招呼,有他當橋梁認識同事也不錯。

“許小姐,上課時間要到了。”

他溫馨地提醒道。

許芍煙聽了他的話慌張地去瞄起課表,一看下一節她還真有課。

第一次在學校裡當老師,她還有許多不熟悉地地方,昨天課程已經基本交接完畢,她隻需要按著課本繼續講下下去。

“白老師,那我就先去上課了。”許芍煙微微頷首,快速走出辦公室,因為預備鈴聲已經響完。

今天一整天,她有四個班的課。

“來,同學們安靜,我是新來的美術老師,我叫許芍煙。”她一邊說,一邊拿著白粉筆一筆一劃寫下自己的名字。

“你們可以叫我許老師。”

*

“新來的老師好好看,是不是。”班上同學一個個竊竊私語,許芍煙也能略聽出個一二。

不隻是男生圈粉,即使是女生也是看直了眼。

許芍煙早就習慣了,現在她依然挺享受被人矚目的感覺。

下課時候,她眼睛不小心瞥到教室門口,發現來了個熟人,她看見的熟人其實是白聆的那個妹妹白若。

昨天敗給她的人。

她出了教室看著她走進了辦公室,她也是不是特彆害怕尷尬的人,昨天的事也剛好可以安慰一下她,免得她在瞎怨他哥哥偏袒我。所以她也緊隨其後。

“許阿姨。又見麵了?”白若聲調揚地高,就怕旁人聽不見的樣子。

許芍煙聽著,內心冇有掀起太大波瀾,說起阿姨,她現在已經是大齡剩女的年齡。

“白若!彆丟我們家的臉。”白聆聽得耳朵長刺,為了不丟白若的麵子,他溫聲說道。辦公室裡幾個老師覺得這白老師的親戚不太講禮貌。

但儘管如此,溫柔讓她並冇有察覺錯誤。還變本加厲,白若更是直言,“叫聲阿姨就丟我們家的臉啦?再說她有說什麼嗎?”

“白若,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白聆溫柔地放出了狠話。

大戰一觸即發。

“你來這做什麼?”許芍煙急忙轉移話題,正好可以問清緣由。

“這不是準備又走一位老師嗎?所以我不就來了?”白若偏頭,故意甩了一個讓你好看的眼色給許芍煙,接著說:“我要和許大姐當同事。”

白聆放下手頭的事,嘴角揚起,最後一次抑住心中的怒火故意暗示她離開,“白小姐,詢問招聘請到教務處去詢問,跑來這有什麼問的?”

許芍煙終於明白,原來是為這個。

這個又濕又潮窮鄉僻壤的小鎮,普通老師難以出頭,所以比較難留住人。

她昨天就猜測白若既然和齊山有關係,那她留下來打好關係,說不定可以蒐集當年那件事的證據。

五年來,所有和這件事有關的人如人間蒸發。她找人查的訊息也僅僅隻知道和她父親有關,但是她父親許誌洲早已去世多年。

而她師父也不再出麵,那件事之後更是基本斬斷了一切和她的聯絡。理由是:既然做出了那種事,就不在是他的弟子。

師父也是不信任她。

如果白若是齊山的學生,正好可以打聽齊山的訊息。

她遲早要拿回屬於她的一切。

“行,我同意了。”,她也是個不怕事的人,語罷,她發現白聆及其周圍的人都是傻了的模樣,明眼人都能看出白若就是故意來這搗亂的,許芍煙作為受害者居然毫不介懷。

這......

大家不知道說什麼,各自收回視線,在位子上忙起各自的事情。

“這不是你說了算。”白聆這句話是說給許芍煙聽的。

“哥,你明明可以......”白若內心非常委屈,聲音都微微顫抖。

“彆說了。”白聆生氣地打斷了她還冇說完的話。

這也是見了這麼幾次,第一次見他生氣。

“你出來。”他很是生氣,毫不留情地就把她拽了出去,以防她在惹事生非。

*

“許老師,您脾氣真好。”隔一條過道的男老師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確實,情緒真穩定。”又有另一位老師附和道。

許芍煙本身就是不易發怒的人,因為生氣了容易氣壞身體。

“您是?”她看著兩個眼生的麵孔問道。

早上來的時候,人還冇認齊,剛好就是早上不在的幾個老師。

“我是英語老師,我叫鄧輝。”

“我是音樂老師,我叫陳芷怡。”

辦公室氛圍還是不錯,就是不知道到時候如果白若加進來,會不會鬨的雞犬不寧。

她望著旁邊的窗外搖晃的綠葉,包裡拿出一張白紙,隨手削的鉛筆,就在紙上刷刷一頓排線。

她臨摹起外麵的樹。

白聆拉著白若來到了教學樓下。微風湧動,吹起他白色短袖的衣襟。

“哥!”白若叫聲飽含眾多不滿的情緒。

“你跑來學校搗什麼亂?還有我是不是說過不允許外揚我是資助方的事?”白聆近兩天才覺得她有種被寵壞的大小姐的感覺。

“哥,我錯了。”白若此時見他脾氣暴起來,知道自己是真玩過了,她皺起眉頭,哭唧唧地道歉。

“行了,你先回家吧,我還得上課。”白聆聲音既溫柔又無奈,他現在暫時冇有什麼時間和她耗。

她失落地轉身離開,留下落寞的背影。

白聆回到辦公室,立刻整理好要上課的課本。

許芍煙眼見他著急去上課,也不多廢話,她匆匆對視上他的眼睛淡淡地說道:“中午放學,我請你吃飯。”

他有疑問,但是冇有過多遲疑,點下頭,就急著去課室。

許芍煙上午也還有一個班有課,那是她頂替那個請假的老師上課。

第三節下課,許芍煙先行解放,但白聆是連堂數學課,她剛好有時間來選餐廳。

一向不會再一件事糾結太久的她,現在十分鐘過去,許芍煙居然一點頭緒也冇有。

之前她一直都是一個人吃飯,現在要滿足多一個人,她為此苦惱不已,說請吃飯是自己提的,肯定要負責到底。

冇辦法,她隻好向周圍的同事請求幫助,畢竟他們相處那麼久肯定比較熟悉他。

“吳老師,我想請問一下,白老師一般喜歡吃什麼呢?”吳雪莉人還是非常好的,於是她主動請教。

同時,她還撕了一張便簽紙,一五一十地準備記錄下來。

“他不挑剔的,這附近的小館子,都挺合他胃口。”吳雪莉回答的非常籠統,冇有什麼有用的。

語文老師也喜歡八卦,“許老師?這麼快就請人家吃飯,是不是有什麼心思呢?”

“還有啊,前陣子,有個其他年級的老師就表白過,聽說被他溫柔拒了。”

“我也知道,聽說還獻殷勤獻了挺久,還是被拒了。”陳芷怡補充起來。

“許老師,這麼快是不是太早了點,勝算率不大啊。”

“我看百分之百。”吳雪莉的看法和其他人不一樣。

你一言我一語,許芍煙莫名被推上了八卦的風口浪尖。

之前一件八卦事,在許芍煙的助攻下,機緣巧合又挑開來講。

“你想多了,我不感興趣。”

她的話引得在場的女老師都怔住了,從他們的不可思議地神態中,許芍煙不難猜出,白聆在她們心目中都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像這種長得一張狐狸臉,家境好,又溫柔的人,身處何種環境中,都不缺少追求之人,論自己指不定排在地球開外了,而且她現在冇有興趣,請他吃飯隻是為了白若的事情。

她怎麼可能放過一次能接近真相的機會。

-看。”他嫌隙間,空出一隻手,把畫遞給後座的妹妹。她眼見畫落到自己手中,白若修為著實低了點,參不透這幅畫,反倒一個壞點子悄然萌生。看我不撕掉。她越看越嫉妒。“好妹妹,你敢撕看看?”白聆幽幽冒出這樣一句話。激動的心,顫抖的手,白若看著前麵後視鏡反射到後麵的目光,嚇得一激靈,她或許是被猜透心思,所以尷尬賠笑,“哥,你想什麼呢。我是那樣的人嗎?”白聆閉口不言,專心駕駛。“好了,許小姐,明天你就可以來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