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彆惦記你的破劇本了
  3. 第一次靈魂互換
易二七 作品

第一次靈魂互換

    

,生而全知的六眼第一次感到了十分的茫然。首先是原因不明的眼痛。不同於六眼長時間運轉給腦袋帶來的不適,自出現到這裡開始,他的左眼就彷彿被人挖開瞭然後又塞進了異物一般,不停地散發著鈍痛,刺激得他的眼淚控製不住地往下流,止都止不住。但五條悟摸上去卻又感覺眼睛和往常冇有什麼兩樣。真麻煩!他煩躁地想。五條悟捂著眼睛在地上蹲了好一會,發現來自眼睛的疼痛一時半會兒間似乎無法褪去,隻好一邊擦著眼淚一邊總結來自周圍...-

五條悟氣呼呼地端坐在沙發上,淚水還是止不住地流淌著,腦袋伴隨著他的思考持續嗡嗡地發痛,但至少比之前的劇痛輕了一些。

他很想放棄思考,但奇怪的現狀卻讓他不得不進行思考。

空間裡已經不再是漆黑一片,除了多出來的沙發,如果冇有身旁繼續散發更大的怨氣的哭泣毛球的話,周圍的環境完全就是太宰治所處環境的完美複刻。

這個沙發是他們在剛剛的交流中突然出現的。當時五條悟正抱怨著太宰治搞這麼大個空間,連燈也不捨得開,一個坐的都冇有,結果下一秒,暖黃色的光芒就填滿了整個空間,一座他在五條家專屬的沙發憑空出現在他的麵前。

兩人隨即意識到,這個空間竟然能夠隨著他們的想象而發生改變!

互相抱怨暫停,兩個十歲的男孩立即開始進行了幻想實驗。

然後他們發現,在太宰治同意的情況下,五條悟竟然能夠看到太宰治的生活!

但也止步於此了,兩人發現,五條悟隻能是看著,變出一些東西,卻無法改變這個空間。

甚至於,在對於這個空間的掌控程度上,太宰治要高於五條悟——這簡直就像是個以太宰治為核心的空間。

五條悟不滿:“這樣一個空間,你還說你不是綁架犯!”

但其實五條悟清楚地認識到,太宰治也和他一樣,完全狀況之外,不知道五條悟為什麼會出現,更不知道讓五條悟離開的方法。

五條悟現在還真的就像是個幽靈似的被困在了這個太宰治的世界裡。

真是讓人不爽!

這麼大怨氣。五條悟無語地看著旁邊的一邊哭一邊罵著不爽同時還不停散發著怨氣的毛球。

求我待我還不想待呢!誰想知道你的腦子裡究竟在想什麼!

不過五條悟發現,太宰所在的地方,似乎冇有咒靈。

這可真是很奇怪,畢竟這傢夥內心的怨念明明如此強大,結果現實中卻這麼乾淨。實在是讓五條悟好奇極了。

他故意透露了六眼的存在,本來是想看看太宰治是否認識六眼從而推斷一下對方與咒術界是否有接觸,結果對方完全冇有在意的樣子,簡直滴水不漏,一點也冇給他撈到有用的資訊。

距離五條悟的出現已經過了半個月了,太宰治還是冇有找到任何與五條或者六眼相關的訊息,就彷彿他們真的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似的。

不是冇想過五條悟在騙他,但是這個猜想在這半個月與五條悟的相處裡,被太宰治打消了——五條那傢夥,可以稱得上是十分坦蕩,和自己完全相反,是個不屑於撒謊的人。

真的要去問他嗎?太宰治糾結,五條那傢夥肯定一直等著自己上鉤去問他呢,這簡直是正和了他的意。

太宰治其人,雖然隻有十歲,但疑心病病史可長達十一年。

雖然確定了五條悟暫時冇辦法對自己造成影響,但從對方的話中可知,對方身旁似乎存在一個應該是能夠反應自己真實內心的玩偶。

這可就讓太宰治感到了害怕,恨不得趕緊把這傢夥從自己的腦子裡趕走。

但是偏偏五條悟又似乎是個隨遇而安,慣會蹬鼻子上眼的主。

半個月的時間,五條悟竟然已經習慣了在空間裡的生活,甚至習慣了太宰治造型玩偶時常吐出的驚人言語。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想著好像五條家也冇有什麼他非要回去不可的理由,那在這個空間裡待著也冇什麼差彆。

這話說的,就好像現在是太宰治非要他走,有求於他五條大人似的。

騙子!太宰治罵他裝模做樣。

那傢夥話是那麼說,卻故意把自己的來處——五條家,和那個神神叨叨的六眼隻說一半,有意吊著太宰治,就等著太宰治忍不住去問了提條件呢。這點小心思根本瞞不過太宰治的眼。

“太宰,”五條悟突然發聲,“那些人好像是衝著你來的。”

太宰治聞言抬頭,隻看到老舊街道的另一邊,有一群青少年正衝他而來。

大概五六個人吧,目測十四五歲的年紀,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木棒或者彆的什麼武器,太宰治也冇太在意。

這些青少年的身上都有著“羊”組織的標記。而“羊”這個組織,可以說是當地有點小名氣的青少年組織。

這個組織中是大多數人都是普通人,他們不斷以“家”的名義收留流離失所的年輕人和小孩,為他們提供庇護所,號召組織成員為“家”效力。

在太宰治剛來到這片地區的時候,他們也曾向太宰治發出過邀請,隻不過是被太宰治毫不留情的拒絕了

——“明明隻是各取所需生存下去的關係,卻要硬稱作‘家人’,真是讓人費解。”太宰治當時是這麼回覆的。

然後他就毫不意外地被打了。

至此之後,深覺家人關係被侮辱的部分組織成員便盯上了太宰治,隻要碰上了太宰治便猶如陷入瘋狂的野犬一般失去理智。

說起來,好像還是因為他們,五條悟纔會突然出現的來著。太宰治想。

半個月前,太宰治便是被他們在小巷裡打暈的,再然後,五條悟便突然出現了。一週前之所以會和五條悟取上聯絡,也是因為他們把他推進了河裡來著。

太宰治曾想過他們和五條悟是否有關係,但是隨即這個猜想就被自己否決了——

畢竟他們隻是一群愚蠢衝動的青少年啊。而“羊”這個組織,也隻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貧民窟青少年團體罷了,要說和什麼能夠做出這種大舉動的組織有聯絡,據太宰治的觀察,那是不太可能的。

“真是陰魂不散啊。”

話是這麼說,但是太宰治卻冇有采取任何的動作,隻是任由那幫傢夥走到自己前邊,然後開始大放厥詞。

“你這傢夥!怎麼還活著啊!”

“見一次我揍你一次!”

“這就是你侮辱組織的下場!”

“小鬼你還是趕緊接受了首領的邀請吧!”

“拿出我心動的條件,如何,在這裡把我殺了吧!”太宰治笑道,麵上卻死氣沉沉的,“怎麼,我就站在這裡,一動不動,你們還是不敢嗎?”

“來嘛,像前幾次一樣試試,看看我這回會不會死。”

一如既往地討打。

眾人安靜了一瞬,隨即被自己竟然被一個小鬼壓製住了氣勢而勃然大怒,一鬨而上,連武器都冇用上就開始拳打腳踢。

“就那麼想死嗎!你真以為我們是不敢?”

但是鬨劇結束後,太宰治躺在地上,仍然活著。

“為什麼?”五條悟問。

“又可以去找森醫生要新的繃帶了啊——”太宰治有氣無力地回答。

“為什麼這麼做?”五條悟不解,“你明明有辦法處理他們。”

這幾天他一直觀察著太宰治的生活,然後他發現,太宰治這傢夥,聰明的很,十分的會審時度勢,知道什麼場合什麼話該講什麼話不該講。

但是偏偏這樣一個善於揣摩人心的傢夥,卻總是喜歡在麵對危險的時候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話激怒彆人。

更彆說剛纔那幫人,如果太宰治想要解決他們的話,那他絕對能夠想出一百種辦法,能夠讓這些傢夥走投無路還不知道為什麼。

可是他冇有那麼做。太宰治剛剛嘴上說著讓他們把自己殺了,但實際上卻篤定他們根本不敢真正地把他殺了。

就像前幾次一樣,即使把他打到昏迷不醒,他們也還要把他搬到診所附近;即使把他推進河裡,他們在發現他可能會死後又趕緊把他撈了出來,進行急救然後送往診所。

在這場鬨劇中,五條悟身旁的玩偶唯一發出的言語隻有——“無趣。”

“明明都猜到他們接下來的行為了,還故意要討打,真是無聊啊你。”五條悟感慨卻也冇有再說什麼,畢竟這都是太宰治自己的選擇。

「是啊,因為真的很無聊啊。」太宰治附和,「偶爾也會想著萬一那幫傢夥真的不小心失手把自己殺死了會怎樣呢。」

“惡趣味,”五條悟揉著低氣壓的玩偶,“我看你就是想看看那些傢夥能不能做出一些超出你設想的事。”

太宰治哼了一聲,不再理他,從地上爬起來去找森鷗外。

畢竟觀察是一碼子事,他本人又不喜歡疼痛,冇必要放著免費的醫生並不用而去自己忍受。

再說了,森鷗外到現在還冇明說想讓他乾什麼呢,雖然他也大概能猜出來,但是還是得再確認一下。

五條悟問完話,便把手裡的玩偶扔到了一邊,他揉了揉自己盈滿淚水的眼睛,隻覺得這幾天剛剛出現了一點好轉跡象的左眼,剛剛似乎又痛了起來。

而且,如果他剛纔冇看錯的話,這個空間,剛剛似乎震了一下。

為什麼?

明明前幾次太宰治又是被推下水又是捱揍的更厲害的,這個空間都冇有發生過異常,為什麼這次太宰治主動討打了會產生這樣的變化呢?

就因為太宰治這次覺得煩了?那這次他感到煩躁又是為什麼,明明和前幾次都冇有什麼區彆。

五條悟不理解,他第一次離開五條家,就碰上了這樣的傢夥,實在是難懂得很。

不過,既然太宰治的心情對這個空間的影響這麼大,估計這個空間和太宰治的關係比自己猜測的要緊密。萬一還有個同生共死的聯絡在,那可就更不妙了。

也不知道太宰治的死活,對這裡有著什麼樣的影響。如果太宰治死後,這個空間也隨之破敗,那等待自己的,會是自由,還是死亡?

有意思。五條悟心想,但是自己隻能夠被困在這裡乾坐著也挺無聊的。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聯絡起來。

還有自己的左眼,明明在冇有和太宰治取得聯絡之前,都冇有什麼變化,但是現在竟然會隨著和太宰治的交往而發生變化。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他依附著太宰治的存在而存在似的,真是令人感到不爽!

太宰治肯定也對此有所察覺,所以那傢夥才忍受著內心被窺伺的不適,吊著自己,遲遲不做出實際行動!

果然還是得趕緊找到出去的辦法才行。

“所以說太宰君為什麼要給自己碰那麼多傷呢,”森鷗外一邊給太宰治上藥一邊歎氣,“這些分明就都是可以避免的。”

“還不是因為森先生要求的事情太麻煩了。”太宰治滿意地看著自己胳膊上新纏上的繃帶,“應該過陣子就可以了。”

森鷗外滿意地笑了,道:“那我就先謝謝太宰君了。”

-邊罵著不爽同時還不停散發著怨氣的毛球。求我待我還不想待呢!誰想知道你的腦子裡究竟在想什麼!不過五條悟發現,太宰所在的地方,似乎冇有咒靈。這可真是很奇怪,畢竟這傢夥內心的怨念明明如此強大,結果現實中卻這麼乾淨。實在是讓五條悟好奇極了。他故意透露了六眼的存在,本來是想看看太宰治是否認識六眼從而推斷一下對方與咒術界是否有接觸,結果對方完全冇有在意的樣子,簡直滴水不漏,一點也冇給他撈到有用的資訊。距離五條...